《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5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亚平说,原本咱们普安市的防洪堤坝加固工作整体做的还是很不错了,就偏偏有人,想要在一片好形势下弄出点不和谐的声音出来,为什么化工园区东边的堤坝加固的很好,西边的堤坝却丝毫没有加固,这完全是有人把市委市政府关于加固防洪堤坝的任务没有放在眼里。
  尽管我初到普安市时间不长,也听说了,老书记在位的时候,曾经说过,普安市的化工园区竟然是分东西两片管理的,东边是马成龙副市长负责,而西边由化工园区的秦书凯主任负责,现在西边的堤坝出现了险情,经过兄弟市领导的亲临现场才暂时的解决了隐患,度过了难关。
  在座的各位想一想,为了保住西边的堤坝,连湖州市的市委卢书记都出动了,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别人尚且把研究所的项目当成宝贝样的护着,偏偏咱们自己的干部却根本不拿跟人家合作的项目当回事,眼看着今年汛期是百年不遇的凶猛,他却依旧能稳坐钓鱼台,我就想问问,市里养着这帮不干事的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明白,眼下正是防汛抗洪工作的最关键时刻,我们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害群之马再留在普安市的干部队伍里,不干实事却还要拖后腿,希望大家好好的讨论一下,咱们到底该拿出什么样的处分决定来,针对这样的不作为官员,我相信,只要把这件事处理好,必定能在整个普安市的官员中树立一种扬正气,促团结,力争上游,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工作中来的好现象。
  胡亚平说着,还重重的用握紧的拳头捶了一下桌面,会议室里响起沉闷的“嗡”一声。
  胡亚平这番话一说完,在场的所有市委常委立马都明白了胡亚平今天开会的木,原来是把矛头直指秦书凯,想要给他一个处分。
  秦书凯的名号,市委常委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家见胡亚平一上马竟然就敢拿秦书凯开刀,倒是不由自主的先替胡亚平倒吸了一口凉气。
  想当初,老书记顾大海对秦书凯还要礼让三分,他可是在普安市盘根错节好多年的老市委书记了,你一个新来的领导就想要对秦书凯动手,实在是有些太胆大了些吧。
  胡亚平让大家展开讨论,所有常委却都面面相觑后,各自低下头,胡亚平想要跟秦书凯过不去,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可别把旁人给扯进去。***,得罪人的事情自己可不想做。
  坐在唐小平身边的金副市长跟唐小平对了个眼色,轻轻的点点头,主动开口说道,胡书记,有几句话想要跟大家解释一下。
  胡亚平原本以为自己一番话说完后,最先跳出来的必定是唐小平,毕竟诸多方面的信息反馈到他面前,都说唐小平跟秦书凯之间的关系是最为紧密的,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说话的却是金副市长。
  胡亚平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金副市长是分管研究所项目的,而秦书凯是研究所项目的负责人,也就是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金副市长才是秦书凯的直管领导。
  再说了,跟秦书凯相处这么长时间以来,金副市长对秦书凯的印象已经有了诸多改变,在她眼里,秦书凯根本就没什么明显的错误,就要被胡亚平冤枉受处分,她自然要站出来说几句。

  从私人感情角度说,就算是秦书凯真的犯了什么错误,她也会主动跳出来保护他。女人的情感,有时候真的很难用常言来解释,有些事情只能说,缘分这种东西,眼缘也好,姻缘也好,都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
  胡亚平见金副市长发言,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示意道,金副市长请讲。
  金副市长瞟了一眼在座的其他市委常委,不紧不慢的语气解释说,胡书记,您刚刚上任,对普安市化工园区的一些情况可能还没有完全了解,您刚才说的,老书记说过,把化工园区分为东西两片,东边给马成龙负责,西边给秦书凯负责。
  本意是说,东边宏图公司的项目交给马成龙副市长负责,而西边的研究所项目交给秦书凯主任负责,这所谓的负责,也只是针对两个项目的具体分工罢了,至于说,化工园区里头其他事务,一切还是由一把手书记马成龙副市长说了算,这是各地化工园区统一的惯例,普安市的化工园区也不例外。
  这次化工园区西边的堤坝没有加固完全是因为一把手马成龙把工作上的矛盾和私人之间的矛盾没有区分清楚,所以才会造成现如今这种被动的局面,要说到追究责任,我认为,首先应该追究的就是马成龙这个化工园区一把手的责任,怎么能让秦书凯这个根本就做不了什么决定的下属拉过来背黑锅呢。
  金副市长对此事的态度竟然如此明确的反对,倒是让胡亚平没想到的,在省城的时候,胡亚平就听说过一些关于金副市长跟省委某领导关系暧昧的传闻,因此当听到自己要来普安市当市委书记的时候,他还在心里叮嘱了自己几句,这普安市委常委里头,有谁是最好不要得罪的,其中一个就是金副市长。
  可是,金副市长明摆着不顺着自己的意思往下说,话里话外都有偏袒秦书凯的意思,这让胡亚平的心里不免有些为难,心说,这娘们,真够多事的,老子想要办了那个秦书凯,又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唐小平,你跳出来搅什么局呢。
  金副市长说完后,底下又是寂静一片,这件事跟在座的其他各位都没什么牵连,谁愿意出头说些得罪人的话呢。

  胡亚平见会议室里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似的,这会议还怎么进行下去,自己的目的还怎么达到,思来想去,他把眼神投向了市委常委江水根秘书长。
  江水根秘书长倒是接到了胡亚平的眼神,他冲着市委书记胡亚平微微的点头,那意思自己心里是明白的,正盘算着怎么开口,坐在金副市长身边的唐小平又抢先开口了。
  唐小平两眼看着胡亚平说道,胡书记,关于您刚才说的事情,我作为市长,对此事比任何人都清楚,刚才金副市长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当初顾大海老书记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也是在领导班子会议上提过几句,您要是想看的话,那会议记录里应该是有原文的。
  要说化工园区的西边堤坝没有加固到底是谁的责任,我倒是同意金副市长的看法,不管怎么说,咱们国家实行的是首长负责制,总不能一个单位里头工作上出现什么纰漏,一把手却一点责任都没有,反而把责任都推到下属的身上,这样的做法,显然是不服人心的嘛。
  再说了,秦书凯虽然是化工园区的主任,研究所的项目可是他一个人单枪匹马跟湖州市谈下来的,人家湖州市的卢书记之所以心甘情愿的跟咱们合作开发建设盐矿,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秦书凯这个化工园区的主任。
  日期:2016-12-21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