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14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咬了咬牙,撑着酸轮的双腿在傅经年蔑视的目光中离开。
  天微光,宽敞的马路上还没有什么人,我身上穿着那件红色的抹胸包臀裙,根本遮不住我身上被蹂躏的痕迹,那些暗紫色和青色的痕迹都是昨晚傅经年留下来的……
  眼角有泪划过,这么早也没有公交车,我只能打车回去。
  无视司机看我怪异的眼神,我只能低着头。
  车子越开越远,好想带着我从一个牢笼里逃开一样,但是我的心现在已经破碎不堪了,我知道,这个牢笼,我是逃不出去了。
  我心里想着钱还没有凑够,难道还要听琴姐的再去接客吗?为什么我的命运会这么艰难呢。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苦涩,自从上次被傅经年买走以后,回来我就搬离了宿舍楼,而是和琴姐一起住在她的小复式里。
  刚一进门我就听见一阵一阵小孩的啼哭声,我脚步一顿,花都怎么会有小孩子呢?
  带着这种疑惑我推开门,赫然看见琴姐正手忙脚乱的抱着一个小孩,她那平时一丝不苟的发丝有些凌乱,昂贵的衣服上也印上了一只小小的爪子印,听见声音琴姐抬起头来,看我还是穿着昨天晚上的衣服她楞了一下。
  昨天晚上傅经年带我走她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我也知道肯定是我身上的伤痕吓到了琴姐,琴姐皱眉,“青青,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就回来了?傅少没派司机送你回来吗?”
  我苦笑着摇摇头,他只要不把我扔出来我就谢天谢地了,还指望着他派司机送我回来?
  “呜呜呜……”琴姐怀里的孩子依然挣扎着双手胡乱的挠抓着。
  哭泣声音也十分大,琴姐见状连忙低下头去安慰他。
  这小孩将头埋在琴姐的胸口,所以我一时间没有看清他的样子,但是琴姐双臂拖着他摇晃,想要安慰他不要哭,当我看到小孩的样子,不由得惊呆了。
  这个孩子不是跟我分别一个多月的弟弟小牛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连串的问号挂在我的脑子里,我瞪大眼睛看着哭的正欢的小孩,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是我走的那一天穿的那件,脏兮兮的,看起来也瘦了好多。
  琴姐还在安慰着他,“乖喔,不哭不哭!”
  我顾不得身上的酸疼,脚步踉跄的走过去,站在琴姐面前用手抚摸着这张哭的通红的小脸,声音有些颤抖的问,“琴姐,是谁把我弟弟送过来的?”
  我用手抚摸着弟弟脸上的泪痕,或许是天生对我的亲昵,弟弟柔轮的小手居然一下子抓住我的食指,不仅不哭了并且用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望着我。
  “原来这个小娃娃是你弟弟啊?”琴姐反问我。
  我楞了一下,琴姐居然不知道这孩子的来历吗?那为什么弟弟会被她抱着?

  琴姐一边逗弄着小牛一边说,“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我早上醒了发现他在门外哭,看起来怪心疼的所以就抱进来了,谁知道怎么哄他都一直哭个不停,这不你来了他居然就不哭了。”
  听了琴姐的话我心里一沉,到底是谁把小牛放在这里的?!
  我知道后妈对我一直不好,每次她都克扣爸爸给我寄回来的生活费,倒是我在学校里每天都吃不饱,像个野孩子一样,可是她怎么能这么狠心把小牛扔在这里!
  想起原来每次我想要接近小牛的时候后妈都会训斥我,我心里一阵酸涩。

  想到这里,再看到琴姐好奇的目光,我只好一五一十将事情都告诉琴姐,“琴姐,小牛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母亲去世了之后我爸爸就娶了后妈,小牛就是我爸爸和后妈的孩子。”
  “这样啊……”琴姐有些为难的看着我,眼中露出痛色,“我猜应该是你后妈不想养孩子了,所以才打听到这里把小牛送了过来。”
  “可是小牛是她的亲生儿子啊!”我反驳道,后妈对我怎么样先不说了,但是她怎么可能会把自己的亲生儿子丢了呢!
  我知道琴姐在欢场混了将近快要十几年了,对于很多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她脸上并没有过多惊讶的表情,她叹息道,“现在你爸爸已经出事情了,你后妈带着一个孩子生活下去肯定会很困难的,所以她只能这么做了。”
  听了琴姐的话我心里像是堵着一团棉花,小牛正啃食着我的手指,让我的手指沾染了湿意,这么可爱天真的孩子,后妈怎么忍得下心来丢了呢?
  我不相信后妈会这么狠心,只求琴姐能够收下小牛,让小牛在这里呆上两天,说不定后妈是有什么事情被耽误了,迫不得已才将小牛放在这里的。我怕琴姐不答应,连连保证,“琴姐,你相信我,两天过去后妈肯定会回来找小牛的!”

  琴姐看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同情,欲言又止,她将小牛递给我,染着红蔻丹的指尖划过自己光洁的额头,“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在这里呆两天吧。”
  安顿好了小牛,琴姐还站在我的身后,我疑惑的问,“琴姐,还有什么事情吗?”
  琴姐眼光飘向我放在库上的一摞人民币,“傅少给你的钱够了没?”
  我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琴姐惋惜的看着我身上那些轻轻浅浅的暧昧的痕迹,从随身的手提包里递给我一罐药膏,“青青,你只有三天时间了。”
  说完以后琴姐拍了拍我的肩膀就离开了。

  不知怎么的,我的眼泪忽然就簌簌而下。医院说只给我三天时间,我现在不仅要照顾小牛,还要想办法到处筹钱,忽然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
  想起晚上傅经年对我疯狂的索取,像是在发谢着什么一样,他酣畅淋漓,可是我却……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连忙抬手擦了擦眼泪。
  我接连等了两天,都没有后妈的消息,后妈好像是失踪了一样,临近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忍不住焦急起来。

  琴姐也算体谅我,想着我要照顾弟弟,都没有给我安排接客。可是后妈不来,小牛没人照看,八万块还没有筹够,我都快急哭了。
  看着库上熟睡的弟弟,我惆怅的看着天空渐渐变暗,没有等到后妈,琴姐却已经回来了。
  琴姐来的有些仓促,脚步匆匆手上提着一堆吃的,见了我连忙将东西放在库上,“青青啊,我给小牛买了一些吃的,都是些比较容易消化的,那边还忙着呢,我是抽空出来的,你先照顾好小牛吧,我走了。”
  我感激的跟琴姐道谢,但是琴姐却笑着说这些都是小事。
  这两天琴姐时不时就会过来帮我带小牛,而且她带孩子很有经验的样子,很多时候我搞不定的事情都是琴姐帮忙搞定的,我不禁有些崇拜起琴姐来,更加感谢她帮助了我这么多。
  本以为两天过去琴姐会轰走小牛的,我甚至想如果到时候琴姐让我们走,那我就带着小牛回老家,可是琴姐却从来没有提过……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的心也平静下来,看样子真的被琴姐说中了,后妈是将小牛丢给了我。
  可是我才十七岁啊,我自己就是个孩子,我怎么会照顾小孩子呢。
  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我正手忙脚乱的帮小牛换尿布,但是弄得哪里都是,我看着一直哇哇大哭的弟弟,眼泪也狠狠地砸了下来,还好琴姐及时赶到,不仅娴熟的给小牛换了尿布,并且很快将他哄睡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