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9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抬起头来看着琴姐,小声的答道,“琴姐的话,我记住了。”
  琴姐摸了摸我的头,“乖乖跟着琴姐,琴姐把你捧成花都的花魁。”说着,她突然显得欲言又止。

  跟琴姐相处了一个多月,虽然我还没学会察言观色,但是也已经摸到了皮毛,现在看着琴姐分明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的样子。
  我试探着问道,“琴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琴姐又吸了一口烟,似乎是无意的说,“青青,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看在你这个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
  我心里一沉,涌上一种不好的预感,“琴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昨天拍卖你初夜的钱傅少已经付了,但是拿钱却是被阿力给拿走了……”
  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原来琴姐要告诉我的只是这个,我扶着墙笑了笑,“琴姐,他……他是拿着钱去医院给我爸爸了,我知道的……”
  “青青,你年纪还小,很多事情你不懂的,就算是摔下来了,也用不着二十万那么多。”琴姐掐灭了自己的烟,叹了口气,“要我说,医药费你也可以自己交,阿力怎么老是不让你自己去医院?”
  我一听琴姐的话,忽然心里有些慌乱,难道我被阿力骗了?!

  我紧张的看着琴姐,“那怎么办?如果阿力拿了我的钱走了,我爸爸怎么办……”
  说着说着我已经带着哭腔。
  琴姐看见我这个样子摇了摇头,“你和阿力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在琴姐咄咄逼人的目光下,我将我家里的情况和怎么来到市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琴姐说了。
  听完了我的叙述之后琴姐眉头皱在一起,“算了,就当琴姐心疼你一回,看你年纪这么小也挺不容易的,我带你去医院看看你爸爸。”
  “真的吗?”一听琴姐要带我去医院看爸爸,我一扫之前的荫霾,高兴的忍不住想要冲上去握住琴姐的手,但是觉得这样太唐突了,只好作罢。
  琴姐点了点头,“不过要等我调查一下你爸爸在哪家医院。”
  得到了琴姐的肯定,我高兴的点了点头,只要知道爸爸现在的情况,那就算是我吃再多的苦也是值得的!
  一连几天,我都在等琴姐的消息,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三天的中午,琴姐却面色深沉的将我叫到了她的房间。
  琴姐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她拿了一叠照片递给我,看向我的神色有些心疼,“青青,我把你调查了,阿力确实是拿了这笔钱,但是他却拿着这笔钱花天酒地,这是我的人拍到的照片,你看看。”
  琴姐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样,我的大脑瞬间短路,阿力居然拿着我的卖身钱去花天酒地?他怎么能这样,那我爸爸呢?
  我嘴唇颤抖面色惨白的看了看琴姐,不敢去接那叠照片,努力让我的声音平静,“琴姐,您是什么意思?”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么?”琴姐勾了勾嘴角,“阿力并没有把钱交给医院。”
  听了琴姐的话我整个人都处于震惊当中,感觉到我的身体似乎在颤抖着,我只能紧紧的用指尖抠着自己的手心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是我知道我的眼神还是出卖了我,“琴……琴姐,那阿力现在在哪里?他拿了我的钱走了那我爸爸的住院费怎么办?我一定要找到阿力跟他问个清楚!”
  我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虽然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可是我还是不相信阿力居然能够拿着给我爸爸救命的钱去吃喝玩乐!

  看到我这副模样,琴姐眼中闪过了一抹痛色,烟雾缭绕中,琴姐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遍,最后站起身来将掐灭的烟蒂随手扔在桌上的烟灰缸里,手指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青青,你现在已经是我花都的人了,敢欺负你就是跟我过不去,这件事情我会帮你摆平的。”
  说着琴姐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我有点受宠若惊,随即抬起已经有些酸涩的眼睛望着她,她要怎么帮我摆平?
  似乎是察觉到我的疑惑,琴姐勾了勾一边唇角,戴着亮闪闪戒指的手抬了起来,只听“啪啪啪”的巴掌声,然后化妆间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身影高大的男人。
  我本能的往身后退了一步,现在是白天,花都的灯都关着,整个花都处于一种沉寂之中,化妆间也是除了我和琴姐之外也没有别人了,因为其他人现在应该在宿舍呼呼大睡。

  她们只有到晚上的时候才会活跃起来,我偷偷地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眼前男人的轮廓,就听到琴姐说,“这位是我们花都的安保总管赵云,赵云,这是新来的,青青。”
  “你好。”赵云淡淡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响起来。
  我连忙慌乱的鞠了个躬,有些局促地说,“您好。”
  “噗嗤——”琴姐被我恭敬的模样逗笑了,忍不住用手撑着下巴摇了摇头,“他是负责你们安全的,你不用这么怕他。”
  我尴尬的涨红了脸,有些局促的跟着笑着。

  琴姐却挑眉望向赵云,“你的人已经跟着阿力了吧?打个电话通知他们把阿力带过来。”
  听到琴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缩了缩肩膀,因为琴姐冰冷的口气让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只听赵云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在我们面前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没有想到琴姐的人办事效率居然这么高,不到半个小时,阿力就已经被带到了我们面前。
  他鼻青脸肿的跪在地上,眼中是深深的恐惧,手臂高高抬起护着自己的头,我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皱眉,他怎么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琴姐优雅的坐在真皮沙发上,她的背后是一众小姐们的化妆品,镜子里倒映出阿力惊恐的样子。
  “阿力,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从实招来吗?”琴姐却并未看阿力一眼,而是五指张开细细的观察自己染着红色指甲油的指甲盖,显得非常悠然自得。
  赵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下,立刻有人上去对着阿力又打又踢,“王八蛋,他妈的你在琴姐面前还不肯说是吗?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殴打的声音和赵云痛苦的吼叫声回荡着,我忍不住捏紧了拳头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听到了赵云的讨饶声,“我说我说!我全都说了,求求你们不要打了!”
  听到阿力的话,我刷的一下睁开眼睛,就看到阿力一边躲避着那人的拳头,一边双腿跪在地上往琴姐的方向蹭着,他的脸上血泪模糊,看得我胃里一阵反胃。
  琴姐听到这话也抬起眼睛,摆了摆手示意那人不要打了,让阿力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阿力说话中都带着哭腔,原来我爸爸在摔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掉了,阿力原本就是我后妈的姘头,在吞了我爸爸的赔偿款之后就回去找我后妈商量对策。
  在花都一个月的熏陶下,我已经理解了姘头是什么意思,听了阿力这些话我脸色惨白,身形一晃就要摔倒。
  还好距离我最近的赵云及时扶住了我,我脸上一片冰凉,后知后觉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