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4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了,郁副市长的宴请华子建也没有办法来拒绝,这个副市长从华子建到新屏市之后,就一直默默无闻的支持着华子建的工作,不管是华子建在做副市长的时候,还是华子建当上市长之后,他总是华子建最放心,最信赖的一个人。
  当然了,还有王稼祥,武平等等人的送别,这些人都已经在华子建的感情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每一个人的身上,华子建都能找寻到很多难以忘怀的故事,而每一个故事,都会对华子建整个人生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对这些感情和故事中的人物,华子建有着无限的留恋,他怎么能一声不响的离开新屏市呢?不能,肯定是不能的。
  就像此刻的华子建一样,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凤梦涵,好一会都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凤梦涵也握着一个透明的高脚杯,旋转着里面红色的酒,默默无言,在这个安静的酒吧中,或许也只有他们两人是这样的冷静。
  凤梦涵她的皮肤更白,双目更亮,美艳自带一股高雅。
  她喝红酒,她的姿势是迷人的,华子建觉得她与一般女人不一样,她太自然,她太可爱,她太突出,认为她美的,不只他一人,全酒吧的客人都朝她看。

  但是她没有笑,她垂着眼,睫毛重得很的样子,她抬起头来,看他一眼,不语,从头发中凝视他,脸上有一种静寂的哀容。
  华子建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他打火机很考究,那是一只金边镶紫红漆面的都彭,这个打火机是凤梦涵送给华子建的,她没有一处不精致,就连她送的礼物都很漂亮。
  她看着华子建吁出一口烟圈,她也喝了一口酒,说:“几次三番想来见你,但我害怕,害怕会打扰到你。”
  华子建没有说话,他在凝神倾听。
  她自顾自说下去:“我想找你,我一直在茫茫人海里,寻我唯一的灵魂知己。”

  她齐耳的短发有点乱,华子建忍不住又替她拨了一下,她转过头来,又黑又大的碧眸里闪着幽怨的泪光:“可是现在,我情愿一辈子都不要找到他。”
  华子建心神俱颤,轻轻拥住她的肩。
  她的泪潸然而下。
  华子建有了轻轻的回忆,回忆自己和凤梦涵所有的点点滴滴,还有那些珍贵的过去,回忆那些羞涩的往昔,那些甜蜜,那些误会,那些永远不被理解的欢喜,统统化作春风里的柳絮。一滴泪,只能落在心底;千滴泪,也只能留在夜里,我们就要这样别离、别离,谁都知道彼此的心意。
  在有的时候,华子建真的想回去,回到那相识的最初,哪怕还是这般结局;华子建想回去,回到那开始的相遇,哪怕还要经历这样的风雨。华子建不知道,不知道能不能,能不能再继续,他只能,只能静静的,静静的一个人去体会,体会着分手之后的凤梦涵难以想象的撕心裂肺;华子建只能,只能痴痴的,痴痴的向天空许愿,愿下一次陌上花开时的相逢,相逢的你我不曾拥有过记忆。

  “以后你还会经常回到新屏市吗?还会记得我们吗?”凤梦涵喃喃细雨的说。
  在幽怨的歌声中,华子建还是听清了凤梦涵的话,他很认真的说:“当然,我当然会回来,而你也可以到省城来看我,其实我们相隔的也不是太远。”
  “距离是不远,但心呢?心还是那样近吗?”
  华子建一时语塞,是啊,彼此的心还会想过去那样近吗?只怕很难,这不是因为谁会变心的问题,而是当彼此的生活轨迹不在一个轨道之后,那种浓浓的和咖啡一样的深情,肯定会稀释,这应该是个不争的事实,不管是自己,还是凤梦涵,都不是闲人,每天的工作和压力或许随着距离的相隔,彼此会重新组建自己的生活圈子。
  华子建也可以欺骗,可以说一些山盟海誓的话,只是他不愿意那样做,好一会,华子建才说:“我会想你。”
  凤梦涵悠悠的说:“是啊,剩下的可能也就仅仅是回忆了。”
  “有时候回忆也是美好的。”

  “但回忆也是让人伤心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或许吧?”
  两人又沉默了,凤梦涵的眼中就流露出灼伤灵魂的痛惜,她不知道以后自己怎样去铭记过去的记忆,只能一遍遍、一遍遍的去重复回忆。后来凤梦涵的眼眶中就有泪珠挂满,她想,在风中封尘这多少属于你的回忆,一幕幕埋在了心底,心也跟着苍老了几分。
  离别在即,明日之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在相遇?
  离别在即,明日之后,谁会最先落下伤心的泪?
  他们都不再说话了,两人不断的喝起酒来。。。。。
  昨晚又喝多了,华子建这个自诩有点酒量的人,最近几天里,却总是几两酒下肚后就开始不省人事,很多人都说,喝了两年多的酒,从没见华子建这样过。

  早上醒来,华子建突然想起了王昌龄君的那句“莫道秋江离别难,舟船明日是长安”,想必那些骚客们把酒言欢送故人的心情,与当下自己的感受没什么区别吧!
  生命只是沧海之一栗,然而却承载了太多的情非得已,聚散离首,不甘心也好,不情愿也罢,生活一直都是一个任人想象的谜,因为不知道最终的谜底,也只能一步步地向前走。人生中也会遇到很多感人的缘分,不经意间的萍水相逢,却发现也可以给予很多,简单的邂逅和错过,也可以在心中烙下清晰的标记。
  一切渐渐远去,心渐渐冰凉,纵然撕去伪装出的冷漠,找寻自己走过的凌乱足迹,想起自己曾经的一点一滴,如今只剩下了什么,那些朋友,部下的影子徘徊在脑海。
  江可蕊早就起来了,今天华子建就要离开新屏市到北江市上任了,所以天还没亮,江可蕊就帮华子建准备好了要带的东西,做好了早点,这个时候,老爹和老妈都没起来,小雨也没有醒,所以华子建是小心小意的走进了客厅,但看到客厅堆放的那一大堆东西,华子建自己都惊讶不已。

  “老婆,不是吧,你准备的东西也太多了,这不是搬家吧?”
  “多什么多?你在那里一个人谁照顾你,不给你多带点衣服,我看你说不上连换洗的都没有。”
  华子建摇摇头,叹口气说:“那行吧,行吧,你说了算。”
  “嘻嘻,当然是我说了算,难道你能管的了我?”
  “管不了,管不了。”
  华子建自己泡了茶,喝了几口,江可蕊就叫他吃早点了。

  等华子建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新屏市的两部小车和北江市来迎接华子建的小车都开到了楼下,市委办公室的赵主任和华子建过去的秘书小赵带着北江市市委秘书长,北江市的市委办公室主任,还有好几个新屏市前来送行的人,就到了华子建的家里,这一下房间里就热闹起来了,很快连小雨都起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