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王文祥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叫了一声:“领导。”
  对方声音传来:“老王,你今天是不是要来我这儿呀?”

  王文祥一惊,瞟了一眼台历,心中暗道:好悬,差点给忘了。领导让王文祥一周左右汇报一次楚天齐的情况,也包括石重生的,有突发情况及时汇报。前天的时候,领导催问,王文祥没的汇报,才推到了今天,还差点给忘了。王文祥暗叫侥幸,好不容易领导有笑模样了,要是真忘了的话,领导还不得给自己甩脸子呀。
  “是,是。”王文祥说的结结巴巴。
  对方申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忘了?半天才说话,又这么吞吞吐吐的。”
  “没有,没有,哪能呢?我正在翻笔记本,找那些记着的事呢。”王文祥赶忙撒谎,掩饰着忘事的事。
  “是吗?都记着呢?那就好。”说到这里,对方话题一转,“下次再汇报吧,今天晚上我不在家,你别来了。”
  “哦,不在呀。”王文祥赶忙又说,“领导,领导,先别挂电话,有一个新情况,我向你汇报一下。”

  对方停了一下,说道:“说吧。”
  王文祥笃定的说:“夏雪到楚天齐办公室了,他们之间肯定有事。”
  “何以见得?”对方反问。
  “我敲门的时候,只听见楚天齐在屋里‘哦’了两声,像是没干好事的声音。然后过了很长时间才说‘进来吧’。等我进去的时候,就见夏雪在屋子里,她眼圈很红,还有点肿,脸上也是红扑仆的……”王文祥八卦的说着,还不时“嘿嘿”的笑上两声。
  楚天齐和夏雪并不知道有人在编排他俩,而且他们也没心情想其它事。现在他们的心思全在雷鹏身上,全在想着雷鹏办的那件事,他们在备受煎熬的等待着。

  “天齐,别着急,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夏雪安慰了一句。
  楚天齐挤出一丝笑容:“我也这么想,但愿吧,六点了。”
  暗暗叹了口气,夏雪又说:“放心,假的真不了,真的也……”
  “笃笃”,久违的声音响起。屋里两人都站起来,对望一眼后,同时向门口走去。
  楚天齐伸出右手,迅速拉开屋门,刚说了一个“雷”字,就楞在那里,因为门外站的并不是他盼着的人。
  虽然服装一样,但门外并不是雷鹏,而且来的也不止一人。
  这一段时间,开发区工作特别多,人们的干劲也很足。因此每天的时间过的都很快,不知不觉就六点多,就误了下班时间。今天也一样,人们放下手头工作时,就快六点了。大家三五成群,边说话边向楼下走去。
  忽然,一阵急促又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在人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几名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闯了上来,其中四人分站两侧,守住了三楼楼梯口。另外三人径直向东边走去,三人中还有一张熟悉的面孔。
  一看这阵势,众人都不敢向前走动,纷纷返回了自己屋子。但三楼上班的人却注意到,那三个人在主任办公室门口停下了,正在敲门。
  眼前这种情形,让人们顿时都想到了一种可能,纷纷钻到屋子里,利用各种方式,传递着自己猜想的内容。
  双方依然在门口站着。

  本来以为是雷鹏回来了,不曾想,外面却来了雷鹏的战友——县公司局局长俞海洋和两名刑警。看到这三人,楚天齐心中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俞海洋也有些疑惑,疑惑屋子里还有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也算是自己的同事,因为两人都是县政府党组成员,都是副处级别的科级单位局长。
  俞海洋先说话了:“楚主任,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既然事已临头,楚天齐经过短暂忐忑后,反而更平静了。他微微一笑:“俞局可是稀客,里边请。”
  俞海洋说了一声“好”,当先走了进去。后面两名刑警跟着迈进屋子,但却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关上屋门,贴着门板站立。
  把俞海洋让到沙发上,楚天齐开始给对方沏茶水。
  看了看另一张沙发的夏雪,俞海洋说了话:“夏局,你怎么在这儿?”
  “俞局,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看来还是俗话说的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呀,执法部门领导就……”夏雪的话只说了一半,但省略部分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四个字:更是如此。

  俞海洋尴尬的笑了两声,才说道:“夏局,现在已经下班,你该回了吧?开车了没有?要是没开的话,我安排人去送你。”
  夏雪一笑:“俞局,真是热心啊,还要派人送我。不过,您好像有点反客为主了吧,屋子的主人都没有撵我,您却代劳了。是不是不妥啊?”
  “哎呀,好人难做啊,给领导献献殷勤,还被编排了一堆不是。”俞海洋感慨着。
  “哈哈,我突然想到了两句歇后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到这里,夏雪讥诮的说,“俗话说的好,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您关心我,那我也关心关心您。俞局,已经下班了,正是吃饭的点儿,您却还来叨扰,是不是不妥呀?您还是回去吧,要是想吃请的话,可以明着说出来嘛!”
  俞海洋也讥诮着:“夏局,平时你给人的印象,都是温文而雅的,今天竟然这么刁钻尖刻,可是有点反常啊。”
  “反常吧?没有呀。那是您对我不了解,我一直奉行的是“一路酒菜招待一路宾朋”,所以我今天这酒菜也是专门准备的。”夏雪寸语不让。

  俞海洋面色红一阵白一阵,冷冷着道:“夏局,你还是回去吧,天马上就要黑了,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胆子也小,别再被什么吓着了。”
  夏雪心里“格登”了一下,但还是不甘示弱的反讽道:“您刚才说的话,有点不符合身份呀,不像是公丨安丨局长说的,倒像是土匪头子讲的。怪不得有人说,说现在有的丨警丨察更像土匪。”说到这里,她咬着牙道,“像土匪倒还没有什么,要是真做土匪的事,那就……”
  “夏局,你还是回去吧。”楚天齐及时打断了夏雪的话。
  楚天齐已经听出来了,两人话里的火药味太浓。他知道俞海洋来干什么,他不想把夏雪牵扯进来,所以才这么说。
  而夏雪的想法正好相反,她现在想要留下来。
  刚才,当夏雪见到俞海洋的时候,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既担心也慌乱,一时无计可施,所以一开始她什么也没说。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俞海洋却主动和她搭起了话。在话赶话的过程中,她才想到了自己需要留下来。她准备在万分危急的时刻,申明自己也是知情人,想要以此种方式迟缓俞海洋他们的行动。
  日期:2016-12-2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