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4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自己也有点惊讶,这是怎么啦?自结婚以后,还只有在出差或老婆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才会在半夜醒来,他扭头看了看身边正熟睡的妻子江可蕊,她那边的粉红台灯还亮着,一定是睡觉的时候忘了关灯,她微微侧向华子建这边睡着,在淡淡的灯光下,脸上还明显流露着幸福的表情,嘴巴稍稍张开,好象随时在准备着迎接爱人的亲吻。
  妻子熟睡的样子很是让人怜爱,华子建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地轻轻吻了她一下。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华子建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还是没有丝毫睡意,看样子今晚的睡眠到此为止了,既然睡不着,那就起床吧,去客厅看看电视或者翻翻书,也许瞌睡会从头开始。
  于是他轻轻拿开搭在自己身上的妻子的手,从被子中挪出身体,拿上外衣披上,轻声走出卧室,屋里并不冷,强劲的暖气永远保持着使人舒服的温度,与屋外寒冷的早春天气好象关系不是很大。
  华子建没有半点尿意,但他还是例行公事一样上了一趟厕所,然后便来到了客厅。想打开电视看看,但又怕电视的声音会影响到家人的休息,特别是怕影响到江可蕊,她是个非常敏感的人,晚上只要有一点不正常的声音她便会醒来,有时还会推醒华子建,细声对华子建说来小偷了,硬是要华子建去视察一圈没有事才会接着睡。
  这也不能怪她,每天电视里的政法频道播的全都是这样那样的案件,让人觉得防不胜防毛骨悚然。华子建曾多次劝她,说这里是市委家属院,门口有武警值班呢。可她说自己也要提高自己的防卫意识与能力。
  所以华子建没有开客厅的灯,趴在沙发上掀起窗帘的一只角便看起夜景来。
  远处的灯光看上去很美,有凝固的,那是路灯和各式建筑上的装饰灯;有流动的,那是不知疲倦的车流;有闪烁的,那是各式各样的霓虹灯,华子建住在这里几年了,还从未有意去欣赏过夜景,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到兴奋的很,实在想让太阳早点升起。
  看了一会,华子建便觉得眼睛有些累了,便坐在沙发上发起愣来。来支烟吧,茶几上只有水果和糖,没有找到烟,没有烟抽,那就在沙发上眯一会吧,看能不能重新进入睡眠。
  还是睡不着,华子建无可奈何地靠在沙发上,想闭着眼睛什么也不想,可怎么也做不到,自己的思绪就好象那小孩吹的肥皂泡,一个接一个无中生有地从脑海中喷出。一会儿是洋河县的事情,一会儿是这些年的经历,一会儿是领导的训话,一会儿是自己的讲话,一会儿是工作中的困难,一会儿是自己的成绩,反正什么都有,一闪一个念头,平时没想过的事情今天都不约而同地来联欢了。不知道稀里糊涂想了多久,就连江可蕊悄悄来到了自己跟前也没感觉到。

  “老公,大半夜的你坐到这里发什么呆呀?”江可蕊来到华子建跟前,见他没什么反映,便推了他一下说道。
  “你怎么也醒了?”华子建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睁开眼睛说道:“可能是心情太兴奋了,所以醒来以后便睡不着了。”
  “睡着睡着我突然觉得你不在了,便醒了。”江可蕊边说边搂起睡袍跨坐到华子建的腿上,双手把华子建的头拉着靠在自己的胸前,让华子建的脸紧贴在自己的**之间。
  说来也奇怪,每当华子建心神不定的时候,只要一贴近江可蕊的胸部,便会渐渐变得情绪平静。
  江可蕊自己也开玩笑说,没想到它们竟然还会有镇静药的作用。因此只要在家看到华子建情绪异常,江可蕊便象个母亲一样将华子建拉到自己的胸前。
  “这是上帝特意送给我的一对鸽子!我拥有它们真的很幸福。”华子建曾无数次对江可蕊耳语过。
  靠了一会华子建便不老实了,嘴巴隔着绸质的睡袍就亲了起来,手也开始伸进睡袍里上下摸索。
  亲着摸着华子建的身体里面便渐渐升温,终于忍不住了,华子建用力抱起江可蕊直奔卧室......。
  当一切结束之后,华子建倒在床上不到十分钟就进入了梦乡,江可蕊枕着丈夫的手,温情地看着他,不一会儿也走进了睡梦里。这一觉睡得也太痛快了,他们俩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针已经指向上午9点。
  华子建一睁开眼睛便推醒了江可蕊,并对江可蕊说了一句顿时让她有点找不到北的话:“你知道我为什么昨晚半夜会醒来吗?那是因为我做梦都没想到会找你这样一个好老婆,我是给幸福闹的!”
  江可蕊也明明知道这不过是华子建的甜言蜜语,但她依然很高兴。
  在很快传出了华子建担任北江市市委书记后,整个新屏市都轰动了,一时间,华子建成为新屏市当天的主要议论对象,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机关企业,这个消息都在蔓延,

  北江省日报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热点人物,派出了苏苏厉羽去跟踪采访这个突然“串红”的政坛明星。
  当苏厉羽来到华子建的办公室外面时,华子建也刚刚送走了新屏市的新书记邵霖,其实要说起来,华子建的工作也没有什么好交接的,下面都有分管的副市长,作为华子建,实际上手上并没有太多的具体工作,当然他可以把所有的工作都作为自己的工作,也可以把所有的工作都推出去,这就是一把手的好处。
  这个新书记邵霖对华子建的态度也是大为改观,就在前几天,他还很自信的认为自己是一个幸运儿,自己取代了华子建,成为了新屏市的书记,这确实是值得骄傲的,所以在任免会和会后的接风宴上,他对华子建一直保持着礼貌的矜持,总是以一个胜利者的风度在面对华子建。
  但当他知道华子建已经成为北江市市委书记的时候,他知道他错了,他错的离谱,自己比起华子建来,还差太远太远,一个省委常委,是能够在很多问题上主宰自己命运的,所以今天的交接过程,他变得低调而谦逊,礼貌而诚恳,一口一个华书记,叫的贴切,自然。
  华子建就给她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接,几乎都是一些文件交接,财产上就是华子建办公室这一堆东西,早有秘书科打好了清单,只需要两人签字认可一下,就算交接完成。
  华子建也没有详细的给他介绍太多新屏市的事情,彼此还不熟悉,有的话也不能说的太多。

  到是这个新书记很想从华子建的口中了解一些新屏市的情况,探听一下市委和政府中这些人物的关系,性格,派系组合什么的。
  但华子建能给他说了,显然是不会的,所以华子建就云山雾罩的泛泛而谈,很快打发掉了他,不是华子建要留一手,而是华子建对这个人并不很喜欢,感觉他太势利。
  送走了新书记之后,华子建刚端起茶杯,就见王稼祥过来说:“领导,北江省日报的苏记者到了,她正在外面。”
  华子建一听是苏厉羽,自然不好拒绝,特别是苏良世已经升任了北江省的省长,这个苏小姐自己就更不能轻易怠慢:“好的,请苏记者进来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