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3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抽空的时候,华子建又去了一次菜市场,专门看了看,里面已经没有带红袖标的人了,工商局的领导知道,公丨安丨局都清理了联防队员,工商局也应该辞退那些市场管理员了,这么多的机关干部,这么多的工商所,如果还要聘用临时人员,可能是不好说了。
  春节到了,华子建今年哪都没去,他也没有心情到处乱跑,很多人还在坚守岗位,所以华子建在大年三十和初一,初二这几天,都是到处跑,去慰问下面值班的干部工人,华子建总是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觉得自己恐怕以后很难再有机会这样为新屏市出力了,因为在他这几天给王书记和秋紫云他们电话拜年的时候,也感受到了一种压抑和悲情,或许吧,过完年自己就要接受那一阵的狂风暴雨了。

  而新屏市的市区还沉浸在春节的氛围中,大街小巷,到处是穿着新衣服、四处走亲戚的小孩,时不时会传来零星的鞭炮声,初四的下上,华子建吩咐司机直接到氮肥厂的工地上。
  工地上,华子建看见了南区的赵猛,秦书记等人都在工地上,华子建和大家一一握手,氮肥厂投资方的这个李老板也很高兴,市里,区里的领导如此关注氮肥厂的工程进展,他感到心里很热火,刚好,正值春节期间,氮肥厂的食堂也每天在加餐改善值班同志的生活,李老板就特别嘱咐食堂,准备好酒菜。
  华子建看了整个工程,他很满意,在慰问完之后,华子建就没有回家,在氮肥厂和干部,职工一起吃了一顿饭,心里也是感慨不已。
  不过有一点却还是很明显的,那就是今年到华子建家里来送礼的人明显少了,在初五,初六那几天,除了关系特别好的几个副市长,王稼祥等人,华子建这里可以说冷冷清清,再也没有了过去那种要他出去躲避的盛况了,应该可以想象,大部分的领导还在观望和等待着。
  当然了,也不全是如此,至少还有很多人给华子建打来了祝福和邀请的电话,不过华子建都一一委婉的推辞了,这样的冷清,反倒让华子建有点不适应了,他再一次理解了**他老人家的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短暂的春节假期结束了,年后上班的这天,新屏市的一场雪下的很大很大,雪,飘飘悠悠地从天空落下,华子建伸出手去,一片雪花落在他的手掌里,瞬间便融化了,变成了一两滴小水珠,安静地躺在他的手里。
  华子建走在街上,寒风刺骨,像针一样穿透心灵,这鬼天气,路边的行人很少,刺骨的寒风刮在脸上,如刀刻般的痛,冬天,整个世界成了只大冰箱,山冷得在颤抖,河冻得僵硬了,气也似乎要凝固起来。
  上班了,松懈的情绪慢慢收敛,政府每个人的脸上由欢快转变为严肃。
  短暂的假期没有使他们休息过来,反而更加疲倦,这里就像一座监牢,每个人都带着不情愿的、沉重的心情,迈进迈出。这里是一个铁打的营盘流水兵的地方,它就像一张,把每一个人编织进去,通过有形的或无形的绳线,把他们牢牢栓住,而大多数人,就像这张里的一个绳结,一个孔,一个垫脚石。
  他们用生命里百分之六、七十的时间,穿梭在这一张张里,与其说,更像是一条鱼,一条寻觅食物,分分秒秒都在不停游动的鱼儿。任你如何挣扎,如何游弋,始终游离不了这张,这张将他们的空间牢牢束缚的。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他们细微而渺小,又仿佛是流水线上的一个机械臂,没有生命,没有思想。他们变得越来越渺小,细微,微不足道。变得越来越胆小,单薄,刻板。没有思想,没有信念,一切的行为目标,与那张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为了利益。
  所以这生命中绝大部分的光阴,这里的人们浪费在钻营,设计,博取上。也或许吧,他们自己也不喜欢这种生活,因为在这里他们在这里丢失了真诚和善良,可是,为了生活,他们又不得不把自己置身其中,他们被人群推搡着,拥挤着,被时光之剑指挥着,推动着,行走在生命的道路上。
  因此他们更多的是选择遗忘,选择忽视,每周的七分之五,被他们选择性的编排,快步走过;于是,他们渴望剩下的那七分之二,他们把它分割成段,一段段的使用,珍惜。在不长的时光之刻度上,他们尽情欢笑,尽情哭泣,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绪,抚慰自己的灵魂。

  也许当他们迈入耄耄之年,暮然回首,可能会忘记,会想不起来,这大部分的光阴,他们究竟做了什么?没有为光荣的事业增砖添瓦,也没有为伟大的理想挥汗如雨,为的只是延续生命,虚度时光。
  华子建靠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屏幕,胡乱的想着。唉,自己多像一粒尘埃,无始无终的尘埃。在严肃的空气中,漂浮。
  华子建总是感到有点心神不宁,他坐不下来,走近了窗口,凝视窗外,无数的雪花在纷飞,在飘舞,在歌唱。看见远处屋顶上还留着雪,仿佛是一层飘逸的轻纱。
  也就是在这一天的下午,华子建迎接到了他的第一场风暴,省委组织部李副部长在这个下午来到了新屏市,年前没有通知,大家也没有一点征兆,是今天上午上班的时候省组织部才来的通知,所以华子建心情和这天气一样,变得有些灰蒙蒙的了。
  他没有带人到城外去迎接,他感到浑身都无力,本来这几天还一直强撑着的华子建,就在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一刻,再也撑不住了,他低沉的给王稼祥做了接待安排之后,一个人就再也没有离开办公室了。
  而秘书小赵也已经到宣传部上班了,这里还没有定下来秘书,所以中午吃饭的时候,还是办公室那个叫方冰玉女孩于心不忍,给华子建端来了饭菜,又帮着华子建把办公室都收拾好,才离开。
  华子建有点木木的,连声感谢都没有说。
  要是在平常,华子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会太紧张的,但这次不一样,一个是从党校学习到现在,华子建一直都是点坎坷不安的,在一个,最近的局势也摆在面前,华子建凭借多年从政的预感,还是能判断出一些不好的苗头,第三个,连组织部的谢部长和秋紫云都没有传来一点消息,可想而知,事情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严重。

  一会,王稼祥在安排和通知了所有常委,以及四大院,要有副厅之上的干部后,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刚坐下,还没说话,副市长郁玉轩,茹静等人都走了进来,大家也都预感到了什么一样,心情沉重,一个个静悄悄的坐在沙发上,好一会都没人说话。
  华子建就打破了这个沉寂,说:“谁喝水啊,自己到吧,我这茶叶不错。”
  茹静愣了一下,就无精打采的站起来,说:“我来给你们倒水。”
  王稼祥也站起来,要死不活,没精打采的给她搭手,一会,所有人的面前都放上了茶杯,华子建强笑着说:“这上面的人还有一会才来,大家都等不急要见啊,呵呵呵,好,我们一起等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