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8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吴忠诚气归气,可一时之间,还真拿高德贵没什么办法。
  不得不说,高德贵这个人说话还是非常有水平的,他说话就像是打泡弹,一句话炮筒子能转好几圈。

  当然,这要得益于他丰富的官场阅历。
  高德贵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只是一个村干部,还没进公务员队伍,但他念过高中,有文化,就被乡里看上了。
  那时候,进体制内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儿,不需要考试的。
  以前有过一句话,能把村干部当好的,就能把总理当好。
  虽然这句话有些夸大了,但也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
  高德贵就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农村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不管是收提留还是收公粮,每年都是第一个完成任务。
  后来,高德镇直接成了老家荷花乡的组织委员,组织委员干了几年,被提拔为乡丨党丨委副书记,乡长。再后来,他被调到县水利局也就是现在的县水务局当局长,又干了几年,就被提拔成了副县长,分管工业。
  上次调整的时候,变成了县委常委、纪委书记了,这一路下来,那可是一帆风顺又根基扎实,工作经验积累了不少,斗争经验同样积累了不少啊。
  高德贵的这番话张文定听在耳朵里,乐在心里,看来燃翼县果然出人才啊。高德贵这个人他有过了解,虽然跟大多数人一样,他也有后台,那就是市纪委书记米长才。
  当然,他的这个后台也没给他带来多么大的直接利益,高德贵的成功主要还是靠他自己的拼搏,可见这个人有多么的不简单。

  同时,张文定也听说了姜富强跟米长才关系不错,所以高德贵跟姜富强就产生了一丝丝的奇妙的联系。
  当初张文定也想拉拢一下高德贵,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倒好,他竟然主动的给自己伸出了橄榄枝,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这时候,按理说张文定应该要马上支持高德贵,但突然间,张文定却不想说话了,他算是明白了姜富强先前不说话的举动了。
  这种时候,使劲说话不一定就能占住理,还是要再观察观察,才更能够抓住对手的漏洞。
  他还要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人站出来挑战吴忠诚,也还要想看看吴忠诚怎么说。就算吴忠诚不说话,其他但凡有个说话的,他就能很清晰的猜到这场战争的胜负了。
  这局面如同下棋,自己这方落了子,总得等对方出一手吧。
  梅胜言这时候就苦不堪言了,满嘴仿佛被高德贵塞了鸡毛,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高德贵你***明着说不是我梅某人工作不到位,但你特么的都快指着鼻子骂我了,还装作一绿茶表的样子,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纪委书记了不起么,你照样不敢动我一根毫毛,草!
  梅胜言用鼻子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了压心中的怒火,嘴巴一翘道:“高书记的指示我记下了,组织部提名的这三个人还需要你那里考察考察,毕竟党纪国法是我们党员干部心中的红线。”
  这话说得有点飘浮不定,意思就由着别人去想了。
  高德贵再明白不过了,梅胜言有怨气。
  不过,高德贵既然连吴忠诚都直接得罪了,倒也不在乎梅胜言那么点怨气了。
  他还被梅胜言气过不少回呢。
  当然,梅胜言这个话,高德贵还是要接的。
  他微微一笑,看着梅胜言说道:“梅部长说的是,教育局出了个麻长风,搞得乌烟瘴气,我们纪委也有责任。”

  高德贵这话也比较飘浮不定,由着别人想吧。
  在座的常委们不用脑子都想得明白这话的意思。
  高德贵这是检讨么?当然不是,这分明就是打了梅胜言一个耳光啊!
  纪委有责任?呵呵,纪委的责任就是找问题,找出问题来了就搞人,至于党员干部的教育培养,那是组织部的事儿!再说了,书记不点头,他纪委敢动谁?

  在吴忠诚的天下,就连纪委查一个副科级干部都要跟他汇报,别说是正科级的麻长风了,更别说麻长风还是吴忠诚的人了。
  梅胜言这个组织部长,看似权利很大,但最终还是要吴忠诚点头的,你梅胜言也没啥权利,也别在这里装逼。
  宣传部长刘爱琼一直没说话,她不说话倒不是因为她是女人,女人有时候也不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特别是刘爱琼这种。
  她选择把自己发言放的稍微往后一些,是有考虑的。
  她要看看这战争到底能打到什么程度,自己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参战。
  现在看来,她觉得自己也该说两句了,别的常委谁都可以不说话,但她不能不说。她是一直紧跟吴忠诚的,这个位置来的比谁都不容易。
  刘爱琼环顾四周,清了清嗓子,柔声细语道:“我觉得这件事没必要搞得这么复杂。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关于干部提拔的问题程序上要很严肃,但我们也不能过于教条,有些时候吧,还是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教育事业不同于别的工作,教育局负责的可都是祖国的花朵,都是国家的未来啊。教育局一日无主,祖国的花朵就一日无法浇灌,我们都有孩子,就连学校的主管部门都没有领导,那么学校还不乱了套?这学校要是乱了,孩子们就肯定会遭殃……前几年我们教育系统没有做到最好,但教育战线上,同志们的功劳也是不能磨灭的。啊,现在因为工作需要换个负责人,那么我们就要尽好了我们的职责。为了燃翼县的教育事业,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祖国的未来,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早些定下来为好……我赞成吴书记的意见,这三个人我们恐怕都早有耳闻,啊,都非常优秀,不管是哪一个我都双手赞成。”

  刘爱琼不愧是搞宣传的,说起话来就像是老太太的裹脚布,一番话说得很多,但意思却只有一点,倒是深得吴忠诚说话啰嗦的真传。
  不过,她这个话,说得却很清新,不像先前几位那么重的火药味,倒是把会场的气氛调节了一下。
  女干部嘛,有时候起的作用真的很微妙的。
  刘爱琼是很会看形势的,需要她泼辣的时候,她能泼辣;现在这种时候,她也可以用这种春风化雨的温柔,来缓和一下紧张的情绪。

  对于刘爱琼的倾向,张文定没有丝毫的意外。
  毕竟,上次刘爱琼就是坚定的支持吴忠诚的。
  他没太把刘爱琼的话当回事,她是常委,虽然不可小视,但毕竟自己今天又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这个收获不小啊,能得到高德贵的支持,今天他就算成功了。
  张文定毕竟只是副书记,不可能一次就完全压倒吴忠诚,而且他也没想要压倒吴忠诚,他需要的,是在这燃翼,发出自己的声音,让吴忠诚不再一手遮天。
  这次常委会开得热闹,吴忠诚心中大恨,张文定和姜富强这两个人别看现在闹得欢,早晚有他们的好果子吃,至于高德贵这个人,吴忠诚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
  日期:2016-12-20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