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8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志忠这话一出,常委们再也憋不住了,就连这个老好人都明确的表了态,跟吴忠诚干上了!
  上次还可以说完全是出于工作考虑,可是这一次开会,周志忠还是向着张文定,那只有一个解释——周志忠对吴忠诚极度不满了。
  看来,这燃翼貌似极有可能要翻天呀。
  姜富强看了看张文定,又看了看吴忠诚,这两个人的眼里各有各的色调。

  张文定的眼睛是透亮的,亮的有些刺眼,虽然面无表情,但这个年轻人的震慑力全部都刻画在了他的眼睛里;吴忠诚的眼睛则是平淡无波,看不出是愤怒还是压抑。
  这时候,姜富强倒是不急着说话了。
  他要等一等,再等一等。
  听完周志忠这个话,吴忠诚眼中的神色未变,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笑意,环视四周,不紧不慢地说道:“好,今天气氛很热烈嘛。大家有不同意见尽管提,常委会嘛,本来就是讨论的,大家尽管畅所欲言,民主集中嘛。组织程序也好,任命干部也罢,大家今天的目的,都是为了挑出一个称职合格的教育局长。”

  前面几句,吴忠诚只是说了套话,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内容——老子不管什么组织程序不程序,今天必须挑出一个称职合格的教育局长。
  至于什么是称职什么是合格,标准由他吴忠诚一个人说了算!
  张文定心中冷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打算。
  吴忠诚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今天就定下来,那我张某人偏偏不让你定下来,我倒要看看,我撕不撕得动这个口子!
  姜富强依旧沉默是金,仿佛不打算说话似的,跟上一次开会的表现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在这种情况下,别的常委似乎谁都不想多一句嘴,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你所说出的话,那就暗示着你站队的方向。
  张文定没来燃翼之前,这种队伍是没得选的,吴忠诚身为一把手,作为一言九鼎的大班长,压得姜富强连头都抬不起来,别的常委自然不敢冒头。

  这样的情况下,众人虽然不敢反对吴忠诚,可实际上,对吴忠诚还是极为不满的——谁愿意摊上这么一位班长呢?
  不是不想反对,而是没人愿意出头反对啊!
  直到张文定来了之后,确切地说,应该是张文定在那次常委会上异军突起之后,这个班子,这支队伍,就有一些与往常不同的变化。
  这种变化是明显的,原本标准的一排队伍,现在变成了两排,就连县长姜富强都明确出列,统战部长周志忠也是紧跟其后。
  这样的情况下,不说马上就可以引得别的人跟过来,但至少,让他们心中对吴忠诚的不满更大了一些,多少会有点蠢蠢欲动,说不定就把吴忠诚一手遮天的局面给打破了呢?
  基于这种心理,他们也不急着出头给吴忠诚当枪了。
  这时候,与其多嘴,不如静观其变。
  官场嘛,不就是多听多看少说么?
  乱世出英雄,这句话一点不假。
  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想法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时候,却偏偏有人还真的出来当英雄了,周志忠这么给力,着实给了张文定心里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周志忠上次已经和吴忠诚公开闹翻了,这次纵然不站在姜富强和张文定这边,吴忠诚也不会领他的情。
  这么明显的事情,周志忠不可能看不透的。
  当然了,看得透不一定有胆子付诸行动。
  然而,有些人,胆子有时候会真的很大。
  燃翼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是土生土长的燃翼人,名叫高德贵。

  按说,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一样,本地人出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高德贵就是以本地人的身份出任了纪委书记。毕竟,纪检监察工作,是个得罪人的事情,由外地人来办,才没有那么多的人情要讲,本地人的话,有太多羁绊。
  可是,偏偏高德贵就是以本地人的身份,出任了县纪委书记。
  由此也可以看出,高德贵还是有其过人之处的。
  以往的常委会上,只要不是涉及到纪检监察方面的工作,高德贵基本上就是个摆设,不怎么发表意见的。
  这一次,就在大家都以为高德贵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沉默的时候,高德贵却说话了:“我讲两句吧。刚才吴书记也说过了,民主集中嘛,那我也响应一下书记的号召。”
  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顿。
  吴忠诚说民主集中的时候,谁都听得出来他的重点在于集中二字,现在高德贵重提他那个话,似乎就有支持他的意思了。
  虽然话不明显,但倾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吴忠诚的脸上就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这个高德贵,平时虽然不怎么靠近他,但也没有挑战过他的权威,今天看样子还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好同志。
  然而,吴忠诚还没松气两秒钟,高德贵就给了他一个打击。
  高德贵一说则己,一说就是火药味十足的长篇大论:“我是搞纪检的,管的是干部的纪律问题,不管干部的提拔。但组织上提拔干部,我们也有责任搞清楚被提拔的干部有没有问题,如果提拔了一个有问题的干部,那就是我们常委会、是县委的失职了……当然了,我并不是说今天这三位干部都有问题,我只是要强调一点,上常委会讨论之前,对于拟提拔的干部,我们纪委也有一个程序要过吧?提拔干部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关系到县委的公正性,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实际利益,任何一个程序都不能忽视呀。这才是对组织、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当然了,我并不是说胜言部长的工作没有做到位,仅仅只是发表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就事论事,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再好好讨论一下。”

  高德贵这个话说得确实相当在理。
  一般来讲,大家都觉得,干部提拔的时候,纪委的作用只体现在常委会讨论通过之后,拟任干部的公示期的时候,那时候如果有人举报拟任干部,纪委的查证否决权就体现出来了。
  但是,有一个大家都习惯性忽略了的东西。
  那就是,在县委酝酿提拔干部之后,组织部部务会讨论之前,组织部应该就拟上部务会讨论的人选和纪委沟通一下,确保拟上部务会讨论的同志中,在现阶段是没有被纪委准备调查或者正在调查的。
  要不然的话,部务会讨论通过了准备提拔的同志,却是纪委准备要立案调查的,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这么一个环节,不计较的时候,真的没有什么,忽略了也就忽略了。可要有人较真,那还真的显得挺重要了。
  说完了?说完了!
  吴忠诚脑子里只觉得嗡嗡直响,这是怎么回事?你啥意思?这不明摆着跟我对着干么?高德贵,你特么的反了天了!
  高德贵我草你大爷,老子没把你孩子扔井里吧?

  好,既然你高德贵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别以为张文定这小子龟毛翘了翘,你就觉得起大风了。
  哼!老子你会明白,燃翼是谁的地盘!
  不,我吴某人以前就已经让你们明白了燃翼是谁的燃翼,今后你们会更加明白,燃翼到底是谁的燃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