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也想了宁俊琦。两人认识了三年多,一起工作了两年多。从最初的误会、对立,到后来的慢慢了解、逐渐融洽,再到现在的心心相印,是一步步走过来的。两人有感情基础,有共同追求,是理想的天生一对。而且宁俊琦既优秀又没有骄娇二气,既气质脱俗又能食人间烟火,是自己和家人都非常中意的人。
  如果真因为这件事,自己什么都没有了,连一个普通的穷光蛋都不如的话,又该如何面对父母,如何向宁俊琦交待呢?可那件事又真的不能说,他的心中纠结着,也曾经动摇过。
  直到前天,父亲突然打来了电话。父亲告诉楚天齐,千万不要和左玉龙那样的人来住。楚天齐的第一反应就是父亲知道了什么,但父亲却说是看了一个电视剧想到的,是随便提醒一句。
  当时,楚天齐意识到,父亲未必知道盗墓嫌疑人的事,但肯定知道左玉龙父亲的一些事,知道这类人的危险,所以才有此提醒。于是楚天齐彻底下定决心:死了也不能说。他只能期盼着盗墓事件真相大白的时候。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说,但当今天雷鹏再次问起,尤其是那个可怕的结局可能出现的时候,楚天齐还是不由得踌躇起来,踌躇的结果还是“不能说”。

  “想好没有?”雷鹏的话,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楚天齐微微一笑:“你回吧。”
  叹了口气,雷鹏站了起来:“哎,真拿你没办法。要不这样,你马上向县长请假,找个理由出去几天,等我把案破了,再回来。”
  楚天齐摇摇头:“你走吧。”
  雷鹏站在那里,长嘘了口气:“好吧,我回去再争取争取。”
  “哥们,不必了,多会儿是个头呀,我估计局长已经对你没耐心了,去了也是白去。”楚天齐劝阻着。
  雷鹏微微一笑:“试试,实在不行的话,还有我老爸。”
  这怎么行,楚天齐赶忙阻止着:“不行,把你牵累就够呛了,可不能把你父亲也拉进来。”
  “没事,谁让我有你这样的哥们,谁又让他有我这样的儿子呢?”,雷鹏边说边走了出去。
  “哥们,谢谢了。”楚天齐只能说上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了。

  “少费话,要是想让我少遭罪,你就早点说出来。”雷鹏头也不回,大步走去。
  楚天齐心中暗道:我是把好哥们害惨了。这样想着,不禁再次鼻子一酸,他干脆收住脚步,站在那里,并没有送过去。
  “吱扭”,开门声响起。
  楚天齐等着好哥们走出去的声音。
  忽然,雷鹏喊了一声:“这是什么?”
  楚天齐扭头看去,见雷鹏已经蹲下*身子,正看着地上。
  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楚天齐还是走了过去。
  “快看,快看,你看上面写着什么。”雷鹏一边喊着,一边头也不回的向楚天齐招着手。

  楚天齐凑到近前,低头看去。只见在雷鹏脚旁地上是半张白纸,白纸上打印着一行字。
  看到纸上打印内容,楚天齐心中激动无比、心跳加速,急忙问道:“哪来的?”
  雷鹏回答:“我正想问你呢?”
  楚天齐摇摇头:“不知道,昨天晚上七点来钟回到办公室以后,我就一直没出去,十点多就进里屋睡觉了。”
  “不管了。宁可信其有吧。”说着,雷鹏把纸张拿起来,放到衣服口袋里,抬起手臂看了看,“呀,快八点了,我得赶紧带人去。”
  说着,雷鹏拿出手机,快步出了屋子,边走边打电话:“局长,向你汇报个事……”
  楚天齐楞了一下,急忙追出门口,只看到雷鹏拐下楼梯的背影。他声音发颤的大喊着:“哥们,就看你了。”
  空气中,依晰飘来几个字:“等我凯旋的好消息。”
  县政府办公楼三楼,旅游局局长办公室。

  局长夏雪正在打电话,看样子打的非常不愉快。
  “我不管,反正你们这事办的太不地道。那处文物是楚天齐第一个发现的,他功不可没,否则现在你们也不知道。可你们竟然把他当做盗墓嫌疑人,逼着省公丨安丨厅找他的麻烦,这怎不令人心寒,怎不让人齿冷?”夏雪质问着。
  对方是一个男人,声音倒是很平静:“小雪,话可不能这么说。文物是国家的,保护文物人人有责,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楚天齐是国家干部,发现文物及时上报,更是他的责任。当时他也是误打误撞,才做了那个墓碑的拓片,又是阴差阳错的,让你看到了拓片。公正来说,他肯定没有主动上报,只是一时好奇心驱使,才弄了那么一张纸,在墓碑上随便闹着玩而已。即便这样,省文物局也给予了他重奖,奖励他所谓的发现之功。其实,给他个两、三千就不少了,这也是因为有你的面子,才给了他五千。严格来说,我这么做,虽说不违反规定,没有突破这个区间的上限,但也是欠妥。”

  夏雪嗤笑了一声:“哼,以为给几个钱就把人收买了。还看我的面子?听起来好像是高看一眼,又好像是施舍一样。这就是文物干部的人文关怀?我看纯属是冷漠还差不多。发出几千块钱,就落了一个‘重奖有功人员’的好名声。可是,就因为省内发现这么重要的文物,省文物局光是向上级部门申请考察资金就得上百万,保护资金也得好几百万。而且你们这些文物战线的‘精英’,奖金也不少吧,重要的是,就这么一处文物,你们可就都挣得了一份光灿灿的政绩。”

  “小雪,看问题不要这么偏颇,我们都是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公正的在做这件事情。至于我们能得到那些好处,也是有明文规定的。你不要瞎指责,这是你一个副处级干部应该做的事吗?”男人的声音也严肃了好多。
  “夏局长,别总是把‘严格’、‘公正’成天挂在嘴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们单单把楚天齐的知情人身份说了出去?这是‘公平’、‘严格’吗?我看就是看人下菜碟,人分三六*九,虚伪。”夏雪的话很尖刻。
  男人喝斥道:“小雪,有你这么说爸爸的吗?”
  夏雪并不买帐:“我只不过讲了事实而已,知道这件事的人并非他一个,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嫌疑,而偏偏是他呢?我也是知情者,怎么就没人来调查我?你也是呀,还有你们文物局的好多人,都要比楚天齐了解的更多、更详尽吧?为什么你们就没有嫌疑呢?”
  “够了,不要胡搅蛮缠。”男人怒声道,“小雪,我很奇怪呀,平时温文而雅的一个淑女,怎么今天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你是成家的人,可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