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305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如光一接到这个通报就是感到为难了,把情况立刻报告给南芳,南芳听说任布松亲自下了批示,便是感到任布松这是要与她为难啊,难道她不知道是自己在这边搞这个项目?要不要去亲自找一下任布松?
  想了半天,她没有去找任布松,而是去找了杨振国,杨振国是省委副书记,之前就是与他进行了联系,现在好想让杨振国成为制衡任布松的重要力量,只要杨振国敢于制衡任布松,即使是杜如光不听从任布松的命令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南芳秘密与杨振国进行了会面,而且向他作出了一些许诺,杨振国因为自己没能当上省长而一直对任布松耿耿于怀,现在有了南芳的蛊惑,他当然便与南芳走在一起了。
  摆平了杨振国,南芳就是让杜如光不要理会省委的通报,该干嘛还干嘛,看省里头会怎么办,杜如光听了南芳的话,心里面就是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南芳的底气很足,他没法抗拒,只好拿着省委的通报不当回事,放在那里了。
  而当叶平宇拿着通报过来找他的时候,杜如光便是表示,这个事情还需要进行研究,暂时不要这么办,等他亲自向省委进行解释。
  一听到他这样推诿此事,叶平宇便知道这里面南芳又在起作用了,否则杜如光不会如此不理会省委的通报,看来南芳现在完全掌控杜如光了。
  叶平宇想了一想,直接给任布松去了一个电话,报告了此事,任布松听说此事后没有什么表示,就说了一声知道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任布松如此表态,叶平宇并没有认为任布松把这事轻轻放过了,肯定他还在考虑着更大的问题,不然他不会如此轻描淡写,把杜如光的抗命行为当作小事情就放过了。
  杜如光抗了命,而南芳更是不把这个事当成多大的事,这些企业主们一看省里头没有了动静,便是又后悔当初没有答应南芳的话了,他们一想这事,便把矛头指向了白玫和常芳二人,认为是她们耽误自己赚钱的机会。
  白玫和常芳二人没有办法,只好向叶平宇求救,叶平宇听到这个事情之后,只能安慰她们二人不要着急,现在正处于胶着状态,谁急就是谁沉不住气,导致局面不可收拾。
  听到是这个情况,白玫和常芳二人才沉住气,没有再急躁,看一看形势的发展如何。
  形势当然是在发展的,虽然南芳可以鼓动杜如光不执行省委的命令,而且还可以让杨振国保护好杜如光,但是任布松也不是吃素的,他对省里形势的把握还是比较准的,而且他需要进行反击,而不让南芳背后的阴谋得逞。
  事情过了有一个月,中央突然发布命令,江东省委副书记杨振国不再担任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一职,另有任用,王法泉担任江东省委副书记。
  在不声不响之间,江东省委突然发生了一个小幅度的变动,杨振国被调离江东省,而且去向暂时不明,只是说另有任用,与此同时,王法泉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
  中组部的一名副部长前来宣布了这项中央决定,他们来的时候,杨振国已经前往京城接受谈话,实际上他的职务已经被免去,宣布大会他就不能参加了,所以中组部副部长来宣布任命决定的时候,杨振国是不在现场的,只是把王法泉担任省委副书记的事情给宣布了一下。
  对于突然发生的这个事情,其他的省委常委感到莫名其妙,因为在他们看来,杨振国仕途看好,下一步会接手省长一职的,虽然上次没有接上,但是不代表下一次接不上,现在突然调离江东省,而且没有调到其他省担任省长,恐怕前景不妙,另有任用会怎么任用呢?
  而对于王法泉出任省委副书记一职,大家认为没有什么问题,王法泉的资历也是可以担任省委副书记了,只是他的省纪委书记一职却是没有免去,相当于依然担任着纪委书记,而纪委书记对他来说已经是兼职了。
  宣布完命令之后,任布松还在会上做了讲话,表示此次是中央从江东省的工作大局出发所作的一次调整,杨振国同志因为另有任用调离出江东省,王法泉同志政治坚定,工作经验丰富,中央任命他为省委副书记,是合适的,我们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
  此时,大家对杨振国的离去和王法泉的任职还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内容,而在这项任命决定宣布完之后,经多方打听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此次调整完全就是任布松在背后所作的工作,他不能容忍杨振国与南芳搞在一起,然后在江东省在进行兴风作浪,如果南芳只是她一个人在江东,无论怎么兴风作浪,还不会影响到省高层,但是如果有了杨振国的参与,那么情况就会发生改变,所以他现在必须得果断地应对这个事情,向中央陈情现在发生的事情,然后取得中央的支持,从而打破现在的僵局。
  而任布松成功了,中央是坚决支持他的,调走了杨振国,并根据他的建议让王法泉接任省委副书记,至于省纪委书记一职,仍然由王法泉兼任。
  任布松完全改组了省委,把一直以来与他有一定嫌隙的杨振国调离了江东,让他在江东的掌控能力进一步增强,现在再回过头来对付南芳这个跳梁小丑那就是容易多了。
  杨振国突然被调走,最吃惊也是最害怕的是杜如光,因为杨振国是一直支持他的,现在杨振国一调走,在省里头就没有有分量的人为他说话了,虽然他现在攀上了南芳,但南芳也是要假手于人,她现在还能假手于谁?如果这样下去,他会不会成为牺牲品?
  杜如光一时之间感到了危机,而南芳在得知杨振国突然被调走之后,才敏锐地意识到,她的阴谋可能已经暴露了,因为如果没有暴露的话,杨振国不会突然之间被调走,而能调走杨振国的人,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只有任布松才会有这样的能量,如此说来肯定是任布松觉察到了什么。
  心中不禁抽了一口凉气,如果任布松觉察到了这一层的事情之后,任布松肯定还会向中央汇报一些其他的事情,她到下面来经商,利用各种关系来达到目的,如果让任布松向中央汇报了,对他们家可是不大好,而如果暴露了她的政治野心,那么恐怕会对他们家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她现在必须要考虑他们家的事情,而不是再考虑其他人或者她的生意情况。
  南芳回了一趟京城,向她的家人汇报了当前的情况,经过综合的分析,他们家决定撤离江东省,虽然南少博现在还在江东省,但是她不能再呆在江东省了,免得授人以柄,影响到南少博的前程,原来是想帮南少博,但是现在看来帮不上了。

  南芳经过深入的考虑,感到如果她再继续呆在江东省,下一步将会成为任布松收拾的对象,因为杨振国一调走,没有人再为杜如光说话,杜如光肯定要执行省委的命令,到时候,她就不成了被收拾的对象了吗?与其让人家给赶走,不如自己先行撤退。
  日期:2016-09-27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