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6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的,你不下来是吧,你不下来我上去,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敢打丨警丨察,你要是敢动手,至少也关你个三年五年。”徐山从平头手上抢过橡胶警棍,一手举着手铐,一手挥舞着橡胶警棍,就要往车上爬。
  包飞扬冷笑了笑,突然挥起板凳,照着徐山的脑门就拍了过去。徐山顿时大骇,他没想到包飞扬真的敢动手,而且一动手就对准他的头,他连忙双手举在头上,拼命抵挡。
  包飞扬连砸了几下,砸得徐山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地摔到外面的地上,被人扶起来后,顿时暴跳如雷:“混蛋,你***敢对我动手,你这是袭警,你知道吗,这是袭警,你就等着坐牢吧!”
  徐山掏出对讲机,又开始叫人。

  过了一会儿,果然又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两个人身上穿着丨警丨察制服,看到他们手上拿着的电击棍,包飞扬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就算他真的很能打,也敢去拼。面对电棍这种东西,还是会被克得死死的,只要他一不小心让这玩意碰到身体,瞬间高压足以让他在短时间里没有任何反击能力。
  “徐山,怎么回事,车上抗法的到底是什么人?”其中一个中年丨警丨察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他神态威严地问道。
  徐山捋起袖子,让人看见他手臂上的青肿:“陈所,你看,这都是那个歹徒砸的,要不是我反应快,可就被砸脑袋上,一命呜呼了,这是谋杀,是谋杀啊!”
  中年丨警丨察就是沙城市市东派出所的所长陈万,陈万皱了皱眉头,带着人来到车门口,他看了看包飞扬,沉声说道:“车上的人听着,所有人都下来接受检查,但凡不肯配合的,都是歹徒,一律抓回去再说。”
  包飞扬冷冷地盯着对方:“你是什么人?”
  “我是沙城市东派出所的陈万,你阻挠路政人员执法,又殴打前来调查案件的警员,你现在放下武器自首,还有从宽处理的可能,如果继续冥顽不灵,那就等着坐牢吧!”陈万伸手指了指包飞扬,厉声说道。
  包飞扬摇了摇头:“陈所长,我建议你先调查一下事情的具体情况,这几个路政敲诈勒索在先,你的部下来了,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我,我也是堂堂的国家干部,事情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你们这是对国法的践踏,对身上这套制服的侮辱。”
  听到包飞扬说他也是国家干部,陈万心里一惊,连忙仔细看了包飞扬两眼,旋即又恍然,松了口气。包飞扬看上去像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年轻人,又是坐的大巴,最多也就是一个刚入职的年轻人,完全不用担心。
  “具体的情况,我们肯定会调查清楚,现在你马上下来,你不下来我就让人上去。”陈万将头一摆,两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来到车门口,手上拿着电击棍,虎视眈眈。
  “嗨,小子,你不是挺能打吗,我倒要看看你捱不捱得住点击。”牛老大在后面叫道。
  “给我上,将人抓下来,谁敢阻拦就电谁。”陈万一声断喝,两个汉子揉身就上。
  这时候,远处一抹雪亮的灯光照射过来,那是大型高功率探照灯,站在车外的人顿时都眯起眼,下意识地伸手挡住光线。
  “怎么回事,谁打的灯光。”

  “王八羔子,作死啊,乱照什么照。”
  “下车,接受检查。”一帮路政和派出所的人破口大骂,从来只有他们欺负人,他们什么时候吃亏过?虽然眼下这件事他们也没有吃亏,可是被灯光照射,弄得很狼狈,一个个火气都很大  。
  被强烈的光线照着,眼前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够从灯光的晃动中知道对方正在快速接近。
  陈万也是怒了:“都他妈的愣住干什么,去两个人,将对方拦下来。”
  立刻有人遮着眼睛,低头向前走去。刚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急促的刹车声和短促的口号,紧接着响起一阵既嘈杂,又显得特别整齐的脚步声。
  “擦擦擦、擦擦擦……”

  急促整齐的脚步声快速而来,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到了众人的身边,然后他们就在突然柔和下来的灯光中看到一个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拿枪指着他们。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将现场的人都吓蒙了。徐山连忙举起双手,急急地解释道:“别别别,别动手,都是自己人,我们是丨警丨察。”
  “你们是哪个大队的,我们是市东派出所的丨警丨察。”
  陈万也愣住了,他在丨警丨察干线上工作了这么多年,今天的情况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一队队人可都是武警啊,一下子出动这么多人,只有在抓捕特别凶恶的歹徒时才会出现。他打了个激灵,身子动了一下,想要离开车门远一点。在他想来,如果又歹徒的话,那也只能是在车上,而暴力抗法的包飞扬显然是可能性最大的。
  “别动,老实点。”陈万身子一动,旁边几杆枪伸了过来,陈万作为一个基层丨警丨察,骤然被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也被吓得浑身发抖,冷汗直流:“不动、我不动,我、我们真的是丨警丨察。”
  这时候,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过来,锐利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来到陈万面前,又看了一眼车门里的包飞扬:“请问,哪一位是包飞扬包县长?”

  “我就是。”包飞扬在变化突然发生的时候就已经有几分预料,可是这个场面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刚刚他看到徐山、牛老大等人难以沟通,全然不**律和规矩,知道寻常手段根本没有办法摆平今天的事情,于是就给王虹锋的秘书陈雨城打了个电话,想让他联系一下沙城这边,找人摆平这件事。
  没想到陈雨城听说他被路霸拦住了,并且发生了冲突,生怕他吃亏。立刻就给沙城市市委书记打了个电话,非常严厉地告诫对方:有一个重要人物在沙城东的国道上,让那里的路霸给围上了,你必须马上阻止这件事的发生,要是这个重要人物吃亏了,省长王虹锋一定会非常生气。
  沙城市市委书记赵长青听到这句话以后,顿时吓了一跳,他先是给市公丨安丨局打了个电话,让他立刻安排人去市东处理;挂掉电话以后,他又觉得这样不够快,市公丨安丨局在城西,等他们赶到市东,那位重要人物可能已经在冲突当中吃亏了。
  想了想,他又再一次拿起电话,给驻扎在城东的武警大队打了个电话,武警大队不禁距离近,而且他们的反应也快,很快就赶到了现场。而情急之下,对事情的具体情况并不是很清楚的赵长青表述也不是很到位,武警方面将事情简单地理解成一群暴徒要对一名县长行凶,所以反应非常迅速和强烈。
  带队的武警官兵仔细打量了包飞扬两眼,突然挺身敬礼:“请出示您的证件。”
  他其实非常怀疑包飞扬的身份,因为他接到的命令是“营救”一位县长,可是包飞扬看上去那么年轻,难道就已经是县长了?就算是副县长,好像也太年轻了一点。
  陈万、徐山等人都紧张地盯着包飞扬,都感到情况有些不妙  。这些武警竟然是冲着一个叫包飞扬的来的,如果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什么包飞扬,那他们可就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