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6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也不解释,按照他的计划,这两天就要前往燕京。靖城市还没有通火车,虽然有一个刚从军用改成民用不久的机场,但是航班比较少,每周只有两趟前往燕京的航班,最近的一趟航班要到两天后。包飞扬不想在靖城浪费时间,他这次来也没有带县里的车和司机,在和杨承东等人分开以后,他到大街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到省城以后再坐飞机或火车前往燕京。
  包飞扬这一次本来想直接在靖城坐飞机去燕京,没有带车和和驾驶员。靖城市和省城之间还没有高速,只有一条省道相连,如果坐普通大巴的话,需要**个小时,小轿车也要六个多小时,而且部分路段的路况也不好,这样一段路程,实在不是什么好的经历。

  听到包飞扬说要去省城,司机连忙摇了摇头:“不去,给钱也不去,万一出什么事情,连人带车都要赔进去。”
  包飞扬不由感到非常奇怪:“师傅,开出租车也担心路途远?你开车小心一点不就行了?”
  司机不停地摇头:“我不是说这个,去省城吧,一方面是路程太远,有三百多公里吧,而且路不好走,起码也七个小时,太累;还有就是这一路上可不太平,又是夜路,你没听说吗,现在车匪路霸可多了,好一点的只是在路上设卡收费,还有的专门盯着外地车,上来就抢东西,这个谁敢去?”
  包飞扬皱了皱眉头:“没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吧,你看国道上那么多跑长途的车,难道他们都不敢跑了?”
  司机还是摇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反正我是不去的  。”
  包飞扬无奈,只得放司机离开,他站在路边又等了十几分钟,才看到第二辆空着的出租车,对方听说他要去省城,也是拼命摇头:“不去,这都晚上了,一路上要钱的关卡起码十几个,你给的钱还不够交的。”
  包飞扬说道:“这个你放心,收费站的钱都算我的,另外算。”
  司机抬头看了看包飞扬,似乎有些心动:“那可不一定是什么收费站,很多就是在路上拦一根杆子,过往车辆都要交钱,上次我去省城的时候,一路上碰到了七个,有的收费五块,有的收费二十,足足花了我一百块钱,那还是白天。到了晚上,拦路收费的更多。”
  包飞扬出远门一般坐飞机,或者坐火车,只有短程才会坐汽车,对公路收费的问题没有这么切身的体会。听到司机这么说,仔细想想,好像周围的收费站是挺多的,从望海县来市里的路上,好像就有五六个收费站,基本上每个县在自己的地界上都要拦一下。靖城去省城更远,规范不规范的收费点肯定只会更多。
  这两年,中央三令五申要加强治理公路“三乱”的力度,不过看起来效果似乎还不怎么样。原因并不难理解,竖根杆子就能收到钱,投入小,来钱快,这对于来源少,财政情况困窘的地方政府来说,显然十分划算,有了地方保护主义在其中作祟,乱设卡、乱收费、乱罚款的公路三乱自然也就屡治不好了。
  这种情况对于货物流通,尤其是民间经济的发展显然有着非常大的负面影响,不过包飞扬现在只是一个副县长,暂时还不管不了。他笑了笑说道:“好吧,不管是收费站,还是什么关卡,该交的钱都由我来。”
  “那要是罚款呢?”司机又道。
  包飞扬道:“罚款?你好好开车,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罚款的。”
  “这个还不好找?超速、闯红灯、鸣喇叭,随便给你找个理由,你还能不给钱?还有啊,这要是真有人拦车敲诈勒索,你可得赔我钱啊!”
  “我看你才像是勒索。”包飞扬不怒反笑,他摇了摇头,摆摆手示意司机离开,不准备再乘出租车了,钱他可以不在乎,可是听司机说得这么玄乎,真要是在野外出了点什么事情,那还真是冤枉了。
  出租车走了以后,包飞扬又拦了一辆“二轮车”,所谓二轮车就是自行车,专门载客的。听说他要去车站坐车去省城,二轮车司机就建议他去国道边上等车:“很多车都不进车站的,你在外面等车,车多而且还便宜。”
  包飞扬前世也是从基层做起的,在底层混迹了一段时间,不过后来很快将事业做大,有些事情差不多都快忘记了,听到二轮车师傅提起,他才想起来。不得不听从师傅的建议,去国道边上,拦了一辆车,也是从靖城去省城的,价格倒是便宜,只要二十五块钱,而且还是卧铺车,有一个床位,不过车也开得慢,大概要十个小时左右,得凌晨两三点才到省城  。

  车上人不多,还有好几张空铺位,包飞扬找了个空的铺位坐下,看着昏暗混乱的车厢,脚臭混着汗味,一股股的奇怪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忍不住笑了笑,这样的体验倒是很多年没有过了,恐怕今后也很难碰到。就算他想要体会民情,随着地位越来越高,事情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少,要关注的问题也不一样,与底层生活也会越来越远。
  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就随意地跟车上的乘客闲聊起来,大巴不时要停下来带客,有时候甚至要绕到城里,其间也碰到了两处收费的关卡,快两个小时才出靖城市市界。
  夜色渐深,车厢里的人大多开始休息,包飞扬也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刚刚进入迷糊状态,突然听到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嗨,臭*子,敢挠你大爷……哎吆,疼死我了!”
  “放开,你们放开我!”
  “吆吆吆,这小妞挺辣的啊,你挠了咱们三哥,这事可不算完啊!”
  “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干什么?手他马的往哪儿摸呢?”

  “大爷摸都摸了,怎么滴,这婆娘挠了咱们三哥,这事咱们可得好好说道说道。”
  包飞扬连忙从床上做起来,隔着车窗向外看去,只见七八个人围着一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那一男一女好像正是车上的驾驶员和售票员,女的包飞扬也见过,三十岁左右,挺丰腴的一个女人,打扮也比较时髦,旁边还有一个人,正拉着人小声哀求。
  “哎哎哎,大哥啊,咱们过路费也交了,你们不能够这样吧?”
  “你眼瞎啦,没看见他挠我?她凭什么挠我,我不就是摸了下她的屁股嘛,她要是不服气,也摸回去好了。”
  “对对对,咱挠了人是不好,可、可、可也是你们先做了不对的事情啊,咱大嫂、她、她没吃过这样的亏啊!”
  “我呸,看她那骚样,指不定在车上天天玩,你敢说你没摸过她屁股?那你还是男人吗?”
  包飞扬抬起手腕,接着灯光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快十二点了,他皱了皱眉头,下床走向车门口。

  这时候,车上的大部分人都已经醒了,都趴在车窗上向外看,也有人在小声议论:“这里是沙城了吧,沙城这边的车匪路霸特别多。”
  “肯定是这些路霸想占老板娘便宜,老板娘不肯。”
  “这也太过分了吧,收钱就算了,还想耍流氓啊!”
  “这个也不稀奇,上个月有个货车司机,带着婆娘路过沙城这边,结果婆娘被人当面给强J了。”
  “哎,真是乱啊!”
  包飞扬走到大巴门口,看到开车的司机已经被几个人按在地上,还有两三个男的抓住老板娘,老板娘失声痛哭,几乎要瘫倒在地上,任由那几个人在自己身上大占便宜,浑然不觉。

  “住手,你们都是哪个单位的?”包飞扬皱了皱眉头,厉声喝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