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5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光明一瞬间转过好几个年头,他看了看包飞扬,说道:“你和杨县长这次来市里,恐怕也是为了这件事吧,怎么样,还顺利吧?”
  包飞扬有心和白光明交好,顺便也想从他这边了解一些情况,当即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不算顺利,孟市长说市里也很困难,要靠我们自己解决,所以这一次去燕京,我们也只能孤军奋战了。”
  白光明笑了笑,压低了声音说道:“孟市长是鹿鸣县人,谁对自己的家乡都是有感情的。”

  包飞扬和白光明又聊了几句,刚刚想要告辞,突然有人敲门,白光明喊了一声进来,一个年轻的秘书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包飞扬,然后对白光明说道:“宋部长听说包县长在这里,想请包县长过去一趟。”
  “宋部长?”白光明微微一愣,宋部长就是刚刚上任得靖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宋毓德。白光明没有想到,宋毓德竟然会主动找上包飞扬。
  “宋部长,您好。”包飞扬也不知道宋毓德为什么会找自己,他以前并不认识这位新上任的组织部长。
  “你就是包飞扬?果然年轻啊!”宋毓德看起来四十多岁,白白净净的,戴了一副无框眼镜,像是大学里的教授。他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很和蔼:“毛馆长跟我提过你,她对你在望海的情况很关注。”
  包飞扬心里顿时雪亮,省长王虹锋的妻子毛绍娟在省图书馆担任副馆长,看来宋毓德就是省长王虹锋布设在靖城市的棋子,只是不知道王虹锋在靖城的影响有多大,据他所知,市委书记齐少军、市长孟凡均好像都不是王虹锋这条线上的人。
  “多谢毛阿姨的关心,我在望海可是一刻都不敢懈怠,就怕辜负她们的期望。”包飞扬笑了笑说道。
  宋毓德对包飞扬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你做得很不错,不过这一次来市里,遇到的事情都没有那么顺利吧?”
  包飞扬点了点头:“是的,宋部长有什么指教?”
  “指教没有,组织部管人,经济的事情我也不大好插手,从人的角度来说,你还有时间成长,并不用急于一时。”宋毓德缓缓说道。
  对于宋毓德,包飞扬并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对方既然收到毛绍娟的委托,可见他还是值得信任的  。包飞扬当下也没有隐瞒,就将这两天遇到的事情告诉了对方,然后征求对方的意见。

  宋毓德说道:“你的思路是对的,妥协与交换是顾全大局的一种表现。我也建议望海的步子不要太急,稳一稳,才会有机会。”
  “至于修桥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市里不作为。冠河大桥涉及到靖城、海州两个地级市,其实省里一直都在考虑要打通312省道,不过海州市方面一直都不是很积极。因为从目前来看,靖城市更需要这座大桥,相反,有没有这座桥,对海州的影响并不大。”
  “当然,靖城市的态度也不是很积极,毕竟这座桥建成以后,主要是会对北部三县起到积极的作用,对南部的作用也有限。既然两个地方都不积极,省里面自然也就没有着力推动了。”
  “宋部长好像对这方面的情况很了解?”包飞扬有些奇怪地问道。
  宋毓德笑了笑:“来靖城之前,我在省交通厅任职,如果你要去省交通厅跑项目,我可以帮你引荐。当然,到了省城,恐怕你也不需要我来为你引荐。”

  包飞扬笑道:“原来如此,那以宋部长来看,要想在冠河上修桥,最关键的地方在哪里?”
  宋毓德想了想:“海州的态度。如果海州支持建桥,那么省里一定会支持,靖城市也不得不跟进。如果海州的态度消极,哪怕靖城市态度再积极,省里也不一定会敦促海州,毕竟海州是江北省北部的一个重要节点城市,其地位不是靖城市能够比的。”
  “那我就明白了!”包飞扬点了点头。
  今天能够见到宋毓德,对包飞扬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宋毓德不但是省长王虹锋线上的干部,算是自己人,他还对交通建设情况十分了解,如何改善望海县的交通情况,打通交通瓶颈,这也是望海县当前的重点工作,对此,宋毓德也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

  宋毓德还有其他事情,无法跟包飞扬谈太多,包飞扬离开宋毓德的办公室以后,又去白光明那里坐了坐。白光明对待包飞扬的态度变得更加热情。
  白光明本来想请包飞扬中午一起吃饭,不过包飞扬婉拒了,他准备和杨承东等人碰个头,然后下午就启程前往燕京。
  杨承东这时候也已经得知鹿鸣县与新光集团挂上了钩,他们想用方夏项目与市里交换的计划暂时行不通了。他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够自己修路造桥了?”
  包飞扬道:“那也未必,据我所知,新光集团主要生产木浆纸,草浆、苇桨纸的生产规模小得多,虽然按照国内的情况,草浆、苇桨纸的生产成本要比木浆纸更低,但是一套并不在新光标准模式内的新生产线,意味着额外的管理成本和经营风险,按照正常的商业原则,新光集团会优先选择木浆生产基地,而不是苇桨。”
  由于羧甲基纤维素作为一种陶瓷生产添加剂可以从造纸尾料中获得,所以包飞扬前世对国内的造纸行业有一定的了解。在他的印象中,靖城市并没有出现大型的造纸企业,新光集团在国内的投资以速生林和木浆纸业为主,但是他也不能断定这一次新光必然不会在靖城投资,因为他的出现,很多事情都已经出现了改变,尤其是因为他的参与,靖城市对苇纸一体化的态度已经大为不同,历史很可能会发生改变。

  杨承东勉强笑了笑:“或许我应该说但愿如此?但是,我觉得很矛盾!”
  张金生、吴启民等人再次聚到一起,大家的情绪都不高,显然今天拜访市领导的效果并不好。张金生和吴启民也已经得到新光集团将到鹿鸣县考察的消息,在欣喜方夏纸品的十万吨纸浆项目还有可能留在望海之后,他们又很快意识到要想市里支持北三县改善交通状况将会变得更难。
  这个时候,他们才更加体会到包飞扬当初选择放弃和交换的苦衷,只不过现在这样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包飞扬笑着安慰大家:“这其实并不算是一个坏消息,鹿鸣县成了,我们可以留下方夏的十万吨纸浆项目;鹿鸣县不成,我们还可以跟市里谈判……”

  “就算鹿鸣县成了,市里也可能会以避免重复建设为由,否决你们的计划,甚至要求将方夏项目放到鹿鸣;鹿鸣县要是不成,市里也未必就会在北三县投入多少,根本指望不上。”张金生冷笑了两声,这种后娘养的感觉让人感觉非常憋屈。
  “当然最终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包飞扬说道:“这次我去燕京,路过省城的时候,先去交通厅看一看,然后再去交通部、发改委跑一跑,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项目,到时候咱们上面争取一部分,下面再找一找投资,将事情先做起来,市里也不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张金生和吴启民眼前一亮,随即又都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冠河大桥涉及两个地级市,我们县里去跑,恐怕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