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5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现在包飞扬竟然说要放弃苇纸一体化项目,那么再提北三县联动似乎也没有价值了。滨城县和向海县也未必愿意继续奉望海县为中心。
  包飞扬伸手敲了敲桌面:“没有苇纸一体化项目,我们还可以去找别的项目,比如滩涂养殖;暂时不上苇纸一体化项目,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能上;但是交通问题一天不解决,北三县的发展就始终有一个瓶颈,所以这是一个取舍、权衡和优先选择的问题,我想以两位的能力,一定会考虑得很清楚。”
  包飞扬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又接着说道:“换句话说,鹿鸣县介入,可能还有西溪和盐海,正常情况下我们是没有办法争取到十万吨纸浆项目的,与其跟市里僵持到底,豁出去了却什么好处也没有,不如考虑一下是不是可以从市里争取更多的好处。”
  “包县长,你的意思是就算是你也不能保证方夏的十万吨纸浆项目落户望海?”吴启民犹疑地问道。
  包飞扬笑了笑:“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保证一定能够实现?我确实不能够保证什么,就好像鹿鸣县喊出了要搞苇纸一体化,他们就真的能够搞成吗?别忘了,还有西溪、还有盐海,还有我们望海。”

  吴启民略一沉吟,突然笑了:“好,我明白了,包县长的意思,无非就是以时间换空间。”
  按照包飞扬的想法,三县以放弃苇纸一体化项目为代价,作为交换,市里支持北三县提升交通条件,主要是打通向北的冠河大桥,以及与海州的联系。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望海、向海和滨城三县先要表现得强硬一点,向市里要求将苇纸一体化项目放在北三县,最后不得不做出牺牲,市里也就要考虑给予一定的补偿。
  一旦开始修路造桥,三县就可以开始招商引资,就算暂时不能够落实苇纸一体化项目,但也可以先做其他项目。
  总之,在包飞扬看来,制约三县的是交通问题,只要交通问题解决了,要什么项目都可以,不需要因此跟市里闹得太僵。
  “不说了,咱们喝酒,我这心里总是觉得窝了一团火。”面对形势,张金生也不得不屈从,与包飞扬、吴启民就后续的步调达成一致,谈完事情,他迫不及待地开始要喝酒。
  喝酒的时候,张金生和吴启民轮番向包飞扬发起进攻,不过包飞扬对此早有准备,已经趁隙吃了一颗尚晓红家传的王牌解酒药,杯来盏去,包飞扬依然如故,喝酒很猛的张金生却有些醉了,他搂着包飞扬的肩膀,亲热地说道:“飞扬县长,咱们可是说好了,就算苇纸一体化项目暂时没有办法启动,可是其他项目,你要帮咱们滨城尽早落实两个,否则我在县里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笑到最后的才是胜利者。”包飞扬心领神会地笑了笑:“张书记放心,这次我从燕京回来,就马上落实。”
  就像望海县内部的意见也不一致一样,在向海县、滨城县内部也有不同意见,相对而言,张金生作为一把手,在滨城的权威更大,所以前段时间他借着北三县联动,将异见者打压得很厉害,而且动作也相对比较大,现在苇纸一体化没影了,异见者肯定要反扑,张金生的日子恐怕会不太好过。
  吴启民的情况可能还要更差一些,向海和望海是一对老冤家,因此县里对与望海县的合作,尤其是要以望海县为主的合作方式反对者众多,也就吴启民力排众议,但是吴启民在向海县只是二把手,而且是一个比较弱势的二把手,出了这件事以后,面临的打压只会更厉害  。
  酒吃到一半,杨承东从市长孟凡均那里回来,他的脸色有些难看,面对张金生、吴启民的询问,他摇了摇头:“孟市长认为,望海与北三县不要好高骛远,先打好基础,才能拥有更多机会。”
  张金生、吴启民不由很泄气,张金生酒喝得有点多了,他略带不满地问道:“那么孟市长有没有说,要怎么支持我们打基础?”

  杨承东喝了两口汤,然后方夏调羹,慢慢地说道:“孟市长说,他肯定会支持。不过市里也很困难,希望我们自己多想办法。”
  “这、这不是白说了?”张金生恼火地又灌了一大杯酒。
  杨承东摇了摇头,又对包飞扬说道:“孟市长想见见你,让你明天上午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包飞扬点了点头:“孟市长有没有说什么事情?”

  杨承东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大概还是苇纸一体化项目的事情。”
  张金生、吴启民一起转头看向包飞扬,孟凡均这时候找包飞扬,恐怕还是想要利用包飞扬和方夏的关系,说动方夏将十万吨纸浆项目放到鹿鸣县。三县能不能从中交换到什么,就都看包飞扬的了。
  第二天上午,包飞扬准时来到孟凡均的办公室外,孟凡均的秘书宋伟仔细看了包飞扬两眼,然后点点头,让他先坐在一旁等待。
  在包飞扬的前面,已经有几个人在等待,这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过来,宋伟看到这个人,连忙起身相迎,脸上露出热情的笑容:“卜县长,你来啦,姬局长在里面,一会儿就好。”
  包飞扬看到宋伟和来人说了几句话,来人突然转身向他看过来,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他几眼,然后大步走了过来,隔着几步的距离就已经伸出手掌:“是望海的包县长吧,我是鹿鸣县的卜光学,早就听说包县长的大名,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卜光学是鹿鸣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今年刚刚三十岁,几年前他担任副县长的时候,是靖城市地区最年轻的副县长,直到包飞扬的到来,打破了他留下的记录。

  不过直到现在,卜光学依然是靖城市几个县市区当中最年轻的县委常委。
  和包飞扬一样,卜光学也不是靖城市本地人,他是从省城下来的,据说是省委某领导的侄子。卜光学在市里向来以脾气火爆、为人骄狂,但是作风大气、政绩过硬而著称。看到市里两名少壮派的副县长碰到一起,大家都不由好奇地看过去。
  包飞扬对卜光学也有所了解,他笑着迎上去,跟卜光学握了握手:“卜县长,你好。”
  “包县长,听说你们县有一个纸品项目,已经在筹备阶段了吧?怎么样,都还顺利吧?”卜光学大声说道,丝毫不顾及其他人在场。

  包飞扬点了点头:“还好,刚开始,距离投产还有一段时间。”
  “那就好,说起来,你们望海的纸品项目也给了我们鹿鸣很大的启发,现在鹿鸣已经将造纸业作为未来的支柱产业,过几天,印尼新光纸业的考察团就要来我们鹿鸣进行考察,新光集团有意在鹿鸣建设一个产量达到十万吨纸浆的造纸项目  。”卜光学抬起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新光的计划,是以鹿鸣县为基地,以靖城市六县一区一市的沿海滩涂上生长的芦苇为原料,打造一个苇纸一体化的产业模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