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05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达眼看已经打得差不多了,听到他的求救声,也就顺势停手,揪着他的衣领子道:“不打你可以,但是你必须给我妹妹她们娘俩生活费,走,给我出来给!”说完拖拽死狗一样的拖着他往门外去。
  鲁炼钢此时完全沉浸在迷蒙、晕眩、痛苦的状态里,哪顾得上摇头说不,几乎是任由他拖了出去。这一幕落在教室中众人的眼中,越发确认,他果然做了包贰奶养私生子的丑事,要不然怎会乖乖跟对方出去给钱呢?
  眼看徐达把鲁炼钢拖出去后,丁莎莎歉意的对台上的华静道:“对不起啊老师,我不是故意影响你们上课的,实在是他鲁炼钢逼得我活不下去了,我不这么干不行啊。”说完又对身前小孩道:“儿子,走吧,你爸答应给钱了。”拉着他小手走了出去。
  华静只看得一阵无语,走下讲台,将丁莎莎未关的门关上,重新回到讲台上,环视众学员,道:“继续上课吧,希望大家别受影响……”
  她说得挺好,但学员们怎么可能不受影响,有人仍在盯着门口,在想象鲁炼钢在外面会给那个美女多少钱;有人一本正经的看着台上的华静,却仍在回忆方才鲁炼钢被暴打的情形;还有人低头看着培训资料,嘴角却挂着嘲讽的笑意,至于心里在想什么,不言而喻。
  李睿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表情端正的看着华静,听她讲课,心里却已经乐开了花,鲁炼钢这次当众出丑,名损身伤,可谓是受到了双重摧残,作为他的仇者,自己真是快活得要命啊,早知道如此轻易就能报复到鲁炼钢,之前自己又何苦绞尽脑汁的寻思报复他的方法?直接一个电话打给莎莎不就得了?看来,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啊,以后再碰上这种事,直接找莎莎那个“小魔女”就是了。
  “砰”的一声,正门再次被人撞开,鲁炼钢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头发散乱,满面血污,嘴巴张着,别提多狼狈了,一闯进屋里就叫道:“大家别信,刚才那两个人说的全是对我的污蔑,那些事我一件没干过,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我贰奶,那个小孩也不是我私生子,我没有贰奶的,更没有私生子。刚才他们拖我出去后就走了,根本没跟我要钱,这件事彻头彻尾都是假的,他们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对我进行污蔑与**伤害……谁帮我报警啊,再打个急救电话,我流了好多血……”

  课程再次被中断,就连好脾气的华静也皱起眉头,看着鲁炼钢欲言又止,不过当看到他的狼狈可怜模样时,又闭上了嘴巴,想了想,吩咐李睿道:“李睿,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李睿答应下来,拿出手机,假模假样的打急救电话。
  鲁炼钢转目看向他,顺手擦了把鼻子下面的血,忽的想到什么,身子猛地打个机灵,往前走了几步,指着李睿道:“我知道了,***……李睿,这全是你小子干的,那两个人是受你的指使过来污蔑殴打我的,你是在报复我……”
  李睿怔了下,表情严肃的道:“鲁秘书长,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怎么会是我报复你呢?再说我报复你什么?”
  鲁炼钢早就被徐达打得一肚子火气,此刻见他抵赖,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想都不想就道:“你报复我投诉你夜不归宿,还报复我……”说到这,陡然醒悟,差点说出不该说的话来,忙死死闭住嘴巴。
  李睿问道:“还报复你什么?”
  鲁炼钢怒哼一声,道:“反正就是你报复我的,这么多学员里,只有你跟我有仇,一定是你干的。你……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马上就报警,等丨警丨察抓到那两个该死的家伙,你这个幕后主使就逃不掉了。”
  李睿无辜的道:“鲁秘书长,我希望你说话慎重一些,没有证据的事最好不要乱讲,否则我可告你诽谤。另外,原来投诉我的人是你啊,大家从省内四面八方赶来,有缘做了同窗,理应互相照顾互相友爱,没想到我只不过是晚上在朋友家里住两天,你就看不下去了,就向省政府办公厅投诉我,你还真是我的好同学啊。”
  此言一出,众学员都是鄙夷愤恨的看向鲁炼钢。在任何时候,打小报告的人都是最被人讨厌的,尤其是在官场,这种人更加的可恨。更可恶的是,鲁炼钢竟然拿夜不归宿这种小事说事儿,向同学下手,罔顾同窗之间的友情,简直可以用叛徒来形容,谁会喜欢一个背叛“组织”的叛徒呢?
  从这一刻起,鲁炼钢就已经被学员们孤立了,哪怕他再有道理可讲,也无法被人宽恕。
  鲁炼钢也自知所干的勾当实在黑暗卑鄙,眼见被李睿当众挑明,又羞又恨,羞恨交加之下,出口骂道:“李睿你少特么给我转移话题,刚才那事就是你干的,你不认账都不行,我马上就报警……”说着已经掏出手机。
  李睿才不惧他报警呢,刚才那两位“热心群众演员”,一个是国内顶尖级别的特勤人员,隶属于军方最高部门;另外一个是靖南市委副书记的女儿,这两人,靖南警方一个都惹不起,别说不一定能找到他俩了,就算可以找到,也绝对马上放掉,不敢多问一个字,呵呵,可笑鲁炼钢竟然真以为报警就能拆穿自己的把戏,看来他还是小看自己了啊,以为自己就是一个正科级的小干部而已,可以任他揉捏的。

  他想到这,坦然一笑,道:“如果报警可以转移大家视线的话,那你随便报警。反正我没做亏心事,不怕你报警,你报吧。”说完又坐了回去。
  华静听到这已经听不下去了,冷着脸喝斥鲁炼钢道:“鲁炼钢,你要报警可以,请你走出去到外面报警,不要在教室里影响大家上课。”
  鲁炼钢大为不忿,叫道:“华教授,我是被李睿这小子害的,你不帮我怎么还帮他说话?”
  华静冷冰冰的道:“你出不出去?”
  这时最后一排站起一个身姿动人的女子,也是冷着脸说道:“鲁炼钢,我代表省政府办公厅告知你,不要在培训教室里厮闹,否则办公厅会取消你的培训资格。”

  李睿听得心头一甜,这个女人,关键时刻还是帮自己说话的,也不枉自己那么关心她。
  鲁炼钢气炸了肺,指着李睿叫道:“明明我是被他害的,为什么你们都怪我?为什么你不取消他的培训资格?你们都脑子进水啦!”
  后排起身的张旖嫙大怒,喝道:“鲁炼钢,你真的不想培训了?!”
  鲁炼钢见她激怒,也吓了一跳,满头的怒火登时被压制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惶恐与担忧,再也不敢多说什么,转过身,灰溜溜的走了出去。
  下课后,华静把李睿叫到最后面,小声问道:“你跟我说句实话,刚才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李睿道:“是我做的。”华静吃了一惊,本以为他会摇头否认呢,哪知道他直接爽快承认,大出意料之外,怔怔的看他两眼,道:“你竟然跟我说实话,你不怕我告诉鲁炼钢?”李睿笑道:“您让我说实话的嘛,我怎么敢说假话?”华静表情古怪的看他两眼,忽然笑起来,道:“我怎么越看你越觉得你这小家伙讨人喜欢呢……”

  日期:2016-12-19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