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20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总用力点头,华子建端起面前的玻璃杯,大口喝了一杯水,水是刚刚续的,有些烫,华子建被烫到了,滑稽的表情缓解了紧张的气氛:“说到最后,还是那句话,想不通要改,想得通好,公司明年过段时间开始正式招工,我们氮肥厂的同志们想通了,迅完成了改制,那么,我可以请求公司,提前招聘在座的各位,早日参加培训,早日上岗,早日拿高工资,你们很多人是干部家属、干部子女,我相信你们的觉悟,当然,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有硬是想不通的,抵制改制的,我的意见是,暂时不上岗,我的话说完了,算是讲话,也算是对大家的要求。”

  华子建说完,端起面前的杯子,又想起了什么,摸了摸水温,摇摇头,将杯子放下了,这个动作,引得哄堂大笑,热烈的掌声随即响起来。
  华子建的讲话,对氮肥厂的改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随后召开的南区领导会议上,华子建要求家属子女在氮肥厂的区直机关干部职工,要做好工作,维护改制的决定。
  随着一项项工作的落实,南区秦书记和赵猛的面容改变了,市委书记亲自主持氮肥厂的改制工作,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效果也的确显著,他们都很感慨的说:工人还是很买华书记的帐啊。
  在接下来的短短10天时间,南区就完成了氮肥厂的改制的工作。
  这让华子建当然就有了一点沾沾自喜的感觉了,在他的感觉中,似乎一切都是这样的美好,自己也可以在耐心的等等,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新屏市的市委书记了,但北江省官场的一场暗流涌动,却在所有人都没有警觉的情况下突如其来的冲击过来。
  首先被冲击到的就是省委王封蕴,他本来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的,但一份高层内部的党报却对北江省做了点名批评,而且在党报的批评中,赫然醒目的挂上了王封蕴三个字,这一下就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这不是一种普通的报纸,他的发行量很小,几乎还没有街头小报的发行量大,但他对于一些特定的人群,却是具有极大的威力,这威力大的足以让你粉身碎骨,因为能看到这个报刊的人,都是具有极高的级别,连华子建那样的人,都是没有资格看到这个报刊的。

  这篇文章中,详细的阐述了北江省厅局部在年底突击花钱中的很多事例,其中详细到很多单位,很多花钱的方式,而更让王封蕴惊讶的是,这个文章还详尽的描述了几十天前那个省委常委会的情况,上面说在会上,省政府的两位省长都一致的提出和同意要按中央的指示,对那些截留的款项做一个收缴和整顿,但作为北江省一把手的王封蕴书记,却以自己的独断专行,严厉的否决了这个提议,并在会上暗示可以让下面放开花钱。

  显而易见的,没有绝对知情的人通报,这个记者是写不出来怎么详尽的报道,这已经是很清楚的一件事情了,王封蕴在很短的时间里,便明白自己中招了,他有点愤怒,也有点无奈,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刚刚获取了一场重大胜利之后,就遭受到了一次这样的陷阱,而且在他仔细的回忆和思考后,他痛心的发现,自己不仅是中了苏副省长的暗器,这里面应该还有一个人,假如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就会有警觉。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了,王封蕴不是一个后悔和强调客观原因的人,他有的只是反省和补救,他希望可以亡羊补牢,马上着手先刹住这个年底突击花钱的行为,所以他在第一时间就给好几个地方打去了电话,并准备召开几个规模和影响力度较大的会议,给上下各方都表明自己的态度和决心。
  这样做会不会有效果已经不重要了,王封蕴急于展示的是自己的一种态度。
  当把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他还没来得及做出第二个行动,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封蕴同志,我是乐世祥啊,你好啊。”
  王封蕴有点惊讶的,他和乐世祥有过几次通话,但都是应为有重要的情况,一般来说,他们的联系并不频繁的,他忙客气的说:“是乐部长啊,你好啊。”
  “我都好,最近你们北江天气冷了啊,你可是要多注意一点。”乐世祥淡淡的说。
  这话让王封蕴感到了一丝的寒意,他绝不会把乐世祥的这番话仅仅套在一般的问候上,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谢谢乐部长的关心,是很冷了,你那里还气候不错吧?”
  “也冷,我刚从里面开会回来,看来啊,你们北江省的寒风已经吹到了我们这里,所以你要多保重,我可是被那里的气候折腾的够呛,现在回想起来,也都心有余悸呢。”
  王封蕴的心就更冷了,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慢慢对自己收缩的绳索,它就在自己的脖子上,正在格叽格叽的响着,一点点的勒紧,但到底是哪只手在用力,王封蕴是看不到的。
  “谢谢乐部长的关心,我已经感到了寒冷,我会注意的。”

  “嗯,嗯,那就好啊,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协助,一定不要客气。”
  放下电话的王封蕴脸上露出了一种沮丧来,这应该是他来到北江之后第一次感到的沉重,过去他也有过多次这样的危机,但显然的,都没有这次让他感到惧怕,多少年的风风雨雨了,早就让他们这个阶层的人有了一种常人没有的敏感和预知,他们可以从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中,看到更为深蔽的暗影,可以感受到危险的程度,更能体会到将要对自己形成打击的力度,以及自己是否能够抵御。
  这一次他感到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因为他没有三头六臂,他无法同时面对前后左右几面的攻击,实际上最近他已经从各种渠道听到了很多让他忧心忡忡的消息了,季副书记的迟迟没有动静,已经让他感到情况或许不是他预料的那样乐观,从中央调查组离开北江省,这也有一个来月了,但季副书记依然还悠哉悠哉的住在军区医院里,这实在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现在当自己正全力以赴的和季副书记对垒开战的之后,自己的后方又出现了一次强有力的攻击,攻击的时机和角度又是如此的精准和刁钻,自己纵然有通天的本能,只怕也很难从容应对。
  王封蕴把自己陷入了沉思中,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人,因为那没有一点的意义,正如早年一步影片的名字一样,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不错,政坛上也从来都不相信你的悔恨。
  王封蕴在沉思良久之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果断的拨动了几个号码,很快的,就接通了电话:“请问是总理办公室吗?我北江省王封蕴啊,能转总理接听吗?”
  那面说一声:“稍等。”
  王封蕴就拿着电话,站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边,等了好一会,才听到电话中传来了总理熟悉的声音:“是封蕴同志啊,你好。”
  “总理好,我刚刚才看到了那篇报道,很惭愧,我的工作没有做好,给总理你添麻烦了。”王封蕴有点自责的说。
  总理在远处好像也思考着,有那么一会,两人都没说话,后来总理说:“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可能对你是有些影响的,今天会上已经有人提出了这件事情。怎么说呢,总体而言吧,你确实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情。”

  王封蕴感到自己的心率加速了,他也明白,事情是自己当时疏忽了,本来以为没有什么,以苏副省长一个人根本都挑不起什么大事,又因为自己的顾虑多了一点,即怕北江省明年的费用紧张,有怕会激起众怒,所以优柔寡断了。
  没想到的是,苏副省长却巧妙的在这件事情上运用了借力打力,让本来那些死保季副书记的人有了一次对自己攻击的借口,这一点是自己万万没有预想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