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1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银行的司机早就把车开了过来,但顾行长就是不松手,说:“你要送我回家。”
  华子建在酒店门口也不便和她拉拉扯扯的,只好也上了车,没几分钟的时候,到了顾行长住宅楼的楼下,顾行长还是拉着华子建不放手,无可奈何,华子建扶着顾行长下了车,下车时,他就发现顾行长的脚步摇晃,嘴里含含糊糊的对司机说:“你回去吧,明天来接我。”
  刚说道这里,顾行长一缕昏眩的感觉袭上心头,暗道不好,酒劲上来了,忙道:“快扶我上楼。”
  华子建刚想说点什么,没想到顾行长酒劲说上来就上来,身子一软,就往地上倒去。
  华子建眼疾手快,及时伸手抱住了顾行长的蛮腰,酥软的娇躯仿佛无骨一般瘫软在他的怀里。华子建现在的感受可就复杂了,手触处一股滑腻如脂,充满弹性的感觉涌上心头,贴在怀里的温热娇躯,柔软如绵,蚀骨醉人的舒畅迅速蔓延全身,鼻端满是清雅醉人、如兰似麝的幽幽香气,直薰的他晕晕乎乎、轻轻飘飘。

  如此亲密地拥抱女人,华子建还是有点震撼、慌乱而心悸的,顾行长虽然一米六几的身材,但好像没有什么重量,华子建感觉没费什么劲就将她一路背上了三楼,不过,对方一双纤细匀称、圆润的小腿,那滑腻、粉嫩、弹性十足的美妙则永远印刻在了他的心里。
  这里每层只有两户,很容易就找到302的门牌,华子建放下顾行长,就有些为难了,不知钥匙放在她身上什么地方,只好硬着头皮挨个衣兜掏去,在对方娇躯柔然的情况下,掏兜跟直接摸对方的身体没什么区别,其中的香艳感觉当真是惊心动魄,外带心惊胆战的刺激。
  当然也有本质上的区别,目的不同,找钥匙可以更理直气壮一些。
  结果摸遍了几个衣兜都没有发现钥匙,华子建的目光不由望向对方上衣的制高点,那里有个小衣兜,不会在那里吧?他很是怀疑,职业女性两截套装上衣兜一般只起装饰的作用,很少有女性往那里放东西的。
  可在门外耗着也不是个办法,抱着姑且一试的念头,华子建小心翼翼地将食指和中指伸了进去,立刻感受到制高点的丰盈和反弹的力量,指尖终于触到了东西,心中大喜,双指用力,压下职高点的挤压,终于把钥匙夹了出来。
  一手抱着娇媚的娇躯,一手抹了一把汗,赶紧打开门,将顾行长抱了进去,放到一间卧室的床上,华子建如释重负地坐在床边喘了口气,四处扫了一眼,暗道,女性的卧室就是不一样,温馨、整洁、充满了香味。
  目光落到仰面躺在床上的美妙娇躯上,顾行长女性凹凸有致的娇躯轮廓完美地显露出来,当真是山峦起伏,曲线玲珑,惊心动魄啊,华子建忍不住的多盯了两眼,这才移开目光,给她脱掉高跟鞋,找了个床单给她盖上,然后逃逸一般飞快离开。

  不过有了这一场喝酒,过了两天当华子建给顾行长打电话,说想要贷款的事情的时候,顾行长一点都没有推辞,直接说:“华书记,既然你找到我的名下了,那什么都不用多说,我马上到省城总行去给你要指标,亲自在那督办,争取早点批下来。”
  华子建很有点感动,说:“谢谢你,谢谢你,我会记住顾行长这番情谊的,改天找时间一定好好陪你喝两杯。”
  那面顾行长就有点羞涩的笑了笑,说:“我那天是不是丑态百出,让你看笑话了。”
  华子建就一下想起那天顾行长的温热娇躯,柔软如绵,蚀骨醉人的感觉了,他嘿嘿的笑笑说:“没有啊,那天你还不错,都是自己上楼的。”
  “我自己上楼的吗?真的吗?”
  华子建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假的,你真沉啊。”
  那面顾行长愣了一下,也嘻嘻的笑了起来。 新屏市这些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华子建就准备带着王稼祥到省城去了见见几个北江省的最高首长,这次之行,华子建除了想帮王稼祥解决职务问题之外,自己要去探一探虚实,看看自己的任命能不能下来,想到几年前柳林市的做代理书记的结果,华子建自己都紧张起来了。
  今天一早,天还没有亮,华子建就带着王稼祥到省城去了,冬天的野外一片萧瑟,车上的华子建和王稼祥也不知道是因为昨夜都没休息好,还是因为外面的景色感染了他们,他们两人的话很少,车里显得沉闷。
  华子建靠在座椅后垫上迷迷糊糊的,半睁半闭的双眼一直在不经意的看车窗外,他或许正在思考,昨天已经和省委王书记的秘书联系过,所以今天下午可以见到王封蕴,但和李云中的秘书联系的之后,得到的回到确实不确切的,所以华子建还是有点担心,怕去了见不到李云中。

  他就这样想一会,眯一会的,摇摇晃晃的到了中午1点多钟的时候,车就进了省城,三个人当然是先吃饭了,早上走的太早,早餐都没有时间吃,一路上为了赶路,华子建也没有让小车停下,这时候都很饿。
  下楼之后,王稼祥才掏出了纸巾来,把自己的领口解开,使劲的擦了几把汗水,说:“真紧张啊。”
  “没事,以后经常来就习惯了。”
  “唉,这只怕永远都难以习惯啊,对了,现在我们去政府吗?”

  华子建摇下头说:“先到组织部转转。”
  “奥,好,好。”
  两人就再走不远,到了组织部的小楼门口,这里没有武警,不像王书记办公楼那么戒备森严,但是门口还是有一个值班的干部,这是一个40多岁的男子,戴着眼镜,看着华子建说:“同志,找谁啊?”
  华子建趴在窗口上说:“我找一下谢部长?”
  男子问:“有预约吗?”

  华子建摇摇头说:“来的匆忙,没有预约,我是新屏市的华子建,麻烦你看看谢部长有没有时间。”
  还算华子建聪明,及时的抛出了自己的名头,这中年男子听到新屏市和华子建几个字,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自己虽然没接触过,但最近省里早就对他传的沸沸扬扬了,说这是北江省多年少见的一颗政治新星。
  他多看了华子建两眼,就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刘秘书,谢部长在吗?新屏市的市长华子建同志想见一下部长,麻烦你问下。”
  放下电话没两分钟,就见从上面楼梯下来一个男人,华子建认得是谢部长的秘书,不过两人交往很少,就是见过几次面。
  他们彼此客气几句,这刘秘书说:“部长请你上去。”

  华子建带着王稼祥一路到了谢部长哪里。
  谢部长正在写着毛笔字,他的字写得软润而不失气劲,如一副温软皮囊下包裹着一具铁骨。字很漂亮,堪称大师级水准。只不过谢部长早年间专攻生硬有力的魏碑,中年转而研习外柔内刚的颜体。到了现在,却又转为这柔媚赵体为表、刚劲柳体为骨的书体,自成一派。而从这个转变的过程,也看得出他心境的不断衍变。
  他今天也要随和的多,一见到华子建就放下了笔,走了过来,呵呵的笑着说:“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啊,不怕扑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