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0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三奇为三君山道士的算命。主峰有三真山道院,极盛时期,道院规模宏大,道徒数万。现在道士虽不过百人,但其“算命”的灵验闻名天下。
  谈到算命,我们首先得知道人的“命”是否可算,命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先天的,自己难以控制的,所谓“前世注定”。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谚语: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这用今天的科学理论来解释,就是遗传基因的作用。但是,我国古代早就有一种“八字命理学”:人在不同的年月及时辰出生,受自然界的各种因素特别是星象的影响就不同,就有着独特的个人阴阳五行,它决定了一个人在体质、性格、智商等方面的天禀。

  算命先生大致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懂得一点古代的相术,通过对人的脸部器官特征的观察和旁敲侧击的探话,来进行有“逻辑性”的欺骗。
  第二层次,懂得一些《易经》或“八字命理”知识,通过对人的神态、声音的观察,来推断对方的身份及所处的卦爻,这是一种含有一定科学成份的似骗非骗。
  第三层次,既懂相术、“八字命理”和《易经》,又通过多年的练功而形成了强大的气场,不仅能感应对方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而且对其未来的气场和命运走向有一定的感知和判断,这就是算命先生及其算命的最高境界。
  可惜,这种人凤毛麟角,早先听说山西的五台山一位老道有此功力,但他十年之内仅给一人算过命。近六七年来又有传闻,说三君山道观一位高僧的功力与五台山那位老道不分伯仲,他每年也仅给一个人算一次命。

  风传香港一位富豪向他问卦,他闭口不语,只是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一波三起。一年后,金融风暴爆发,这位富豪资产损失近半,但三年后,天赐良机,他比以前更加辉煌。这时,他才悟出老道签语上的道理,称他为“天下奇人”。从此三真山道士算命堪为一绝的传闻越传越玄。
  今天,苏副省长来到了这个道观,让小道们向方丈传话:愿给道观捐十万善款,只求高僧为他算上一卦。
  方丈让人出来回答:“谢谢施主,贫道不敢破例,只能由我的高徒出面,效果一样。”
  苏副省长虽然是贵为一省的大员,但今天轻装简行而来,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在得到这个回话后,苏副省长也只能说声遗憾,强求不得,便听命于方丈的安排。
  一个年轻不到18岁的小道童带着苏副省长等人,转过几个房舍,穿过几个花园,就到了一个小殿之前,苏副省长停下了脚步,对秘书和司机说:“你们再次等我,不要进去了。”
  秘书和司机就在院中石条上坐下,现在的天气已经是很冷了,但他二人也不管来回的走动,生怕惊扰了里面的苏副省长和那个大师。
  苏副省长在小道童的引领下,到了大殿之中,就见到了方丈的那个高徒,这道人也有六十岁左右,白发长须,脸色微黑,目光慈悲而有神。他向苏副省长作辑示意,端坐案前,气静声平:“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明。大道天名,长养万物。清者浊之原,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看看苏副省长说:“施主天庭饱满,面贵心宽,钩深致远,才学玄洞,今日到此,不知是为财?为情?为运?”
  副市长恭敬地向高徒点了点头:“久闻高僧神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高道已看出我的大概情况,前事不问,谨请为我未来指点迷津。”
  高徒问过苏副省长的生辰八字,双手合一,闭气垂目,似思似悟,稍顷,在旁边的笔筒里抽出一支毛笔,在一张黄颜色的纸上写了十二个字:
  或跃在渊,括囊;
  旁礴万物,心斋。
  苏副省长接过黄纸,看着这十二个字似在思索。
  高徒问:“施主是否要解?”
  副苏副省长向高徒深鞠一躬:“不必了,谢谢大师指点”。言罢旋即转身而去。
  出来之后的苏副省长一直默不作声,他要好好的想一想今天这个卦象,实际上苏副省长他对《易经》和黄老学说有些研究,知道这十二个字的意思和玄机。“或跃在渊”是乾卦第四爻的一句爻辞,人生处于这一情境,如鱼跃龙门,“跃”上去,即到达第五爻“飞龙在天”,此乃人生最高境界;如“跃”不上去,则可能前功尽弃,甚至掉入深渊。
  “囊”即口袋,“括”即收束,“括囊”是坤卦第三爻的一句爻辞,意即必须收紧口风,行事要慎密谨慎。
  “旁礴万物”则是庄子的人生最高境界,意即凌驾于万物之上,与万物融为一体。而要达到这一境界,就必须“心斋”(用心的斋戒去真正反躬自省,形如枯坐而精神奔驰)。这十二个字的警示,如你完全做到了,则命定畅达,那他算得极准;如果你的所作所为与这十二个字相悖,则命途坎坷,他算得仍然很准。这就是这位道士的高深玄妙之处。但有一点苏副省长不得不服:这位高徒定已看出了他的身份和心境。

  苏副省长这几天一直是很犹豫的,从在省军区医院见到季副书记之后,苏副省长的心就一下难以平静了,季副书记那天的话,不断的在他的耳畔响起,每想到那些话,苏副省长的心里就会生出许多不一样的想法。
  他也深刻的明白,季副书记的用意并不是为他着想,这一点很明白不过,季副书记就是想通过自己来搅乱目前的状况,分散和缓解一下他自己的压力,以便趁乱得利,躲过这一场灭顶之灾。
  但不得不说,季副书记说出的这个机会是真实的,自己要真的能把握住了,那么自己问鼎北江第二人的目标也绝非梦想,自己不用在多熬很多年去在副书记的位置上徘徊,自己一步到位直接登上省长宝座,这样的机会在人生中不是随处可见,也许就那么一两次,抓住了,自己的天空又是另一片新天地了。
  但任何事情都有他的两面性,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是有很多很多危险性和不确定的因数,单单靠自己也未必能办成这件事情,而且一但有任何的失误,结果就像现在的季副书记一样,徒自伤悲,空留遗恨。
  从刚才那个老道的卦象上来看,也是一样,成功了自然会凌驾于万物之上,但失败了呢?
  苏副省长慢慢的往山下走着,他走到了一面悬崖边上,站了下来,看着远处苍茫的云海,好一会才在口中轻声吟道:“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苏副省长的声音慢慢的就大了起来,他没有丝毫凋衰感伤的情调,一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壮志胸怀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