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4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让他感到恼火的就是在方夏项目工作小组当中,郑岳和包飞扬都是副组长,而他张联升却不是  。包飞扬是副组长,而他只是组员,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这个工作组里,包飞扬是他的上级。
  要知道县政府的副县长排位,除了常务副县长,其他几位副县长并没有明确谁先谁后,通常就是谁的工作重要谁就排在前面。以前农业是望海县的主要工作,所以张联升就排在其他副县长的前面,仅排在杨承东和郑岳的后面,现在包飞扬的工作越来越重要,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包飞扬的排位在他前面?就算现在大家的座次并没有发生变化,包飞扬坐在常务副县长郑岳的旁边,而张联升还是坐在郑岳的对面、杨承东的旁边,可是谁也不知道这种座次会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发生变化。

  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横在张联升的心里,所以县里其他副县长对包飞扬都很客气,只有张联升不冷不热,每次看到包飞扬就觉得心里堵得慌,每次讨论项目的事情,他也只能坐在旁边生闷气,毕竟方夏纸业是工业项目,跟农业没什么关系,就算出了成绩,也算不到他的身上。
  在座的人大多都已经知道昨天在陈港滩涂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包飞扬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新河村的村长吴长广却在第一时间向乡里报告了这件事,从他立场出发,自然将刘保林、刘二猛等人的行为描述得更加恶劣,大致经过倒是没有歪曲。
  饶是如此,陈港乡的丨党丨委书记杜强、乡长陈亚平听说包飞扬在乡里遇到这样的事情,顿时又惊又怒,一方面包飞扬将这么大一个项目放在陈港,陈港人都很感激,他们虽然不是陈港本地人,但是作为地方主官,自然也十分感激。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担心刘保临等人的行为会触怒包飞扬,然后牵连到他们头上。
  于是他们马上召集乡丨党丨委会议,同时打电话联系刘圩的老书记刘鸿刚,商量罢免刘保临村长职务,双方一拍即合,刘鸿刚直接代表刘圩村的村民委员会,决定罢免刘保临的村长;而随后召开的乡丨党丨委会议上,又一致通过罢免刘保临刘圩村支部书记的决定。
  这么大的动作,消息当然无法隐瞒,县里很快就得到了消息,大家都知道了。可是现在张联升的说法明显有些模糊,因为冲突是个中性词,责任有可能是对方,也有可能是包飞扬,而且冲突也包括很多种情况,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打架、争吵之类的。
  感受到大家注视的目光,包飞扬从容不迫地笑了笑:“张县长听到的消息可能有些走形了,事情是这样的,方夏纸业项目一期的用地主要集中在陈港乡新河村、刘圩村等几个村组,方夏纸业与新河村签了一份合同,以一定的价格将清除地块上芦苇的工作包给了新河村。方夏纸业在向各村发出要约的时候,并没有几个村响应。后来新河村开始施工以后,刘圩村的人听说新河村得了不少钱,于是有几个平日里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就到施工现场阻挠施工,想敲两个钱,我正好碰上,就狠狠训斥了他们一顿。”

  张联升的态度,包飞扬不可能感受不到,甚至他也听出了张联升故意将话说得穆棱两可,因此他也没有客气,直接说张联升的消息不准确,就差没说他听信流言了。
  张联升顿时黑了脸,忍不住就要发火,你包飞扬怎么说也是个年轻人,就不能对前辈客气一点,有点起码的尊重?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以包飞扬在县里的势头,大吵大闹只能自取其辱。除非他包飞扬一直不犯错误,否则他以后的机会多的是。张联升愤愤地想到。
  “我也正要说这件事!”杨承东伸手敲了敲桌面,此前他已经了解过这件事的大概情况,虽然包飞扬并没有当回事,没有直接向他汇报,但是他听到消息以后,却直接打电话向包飞扬询问过,对细节十分清楚,他也相信在这种事情上,包飞扬不会向自己撒谎。
  “方夏纸业项目是县里的重点工程,对于我县经济、社会的发展意义重大,然而就是这样的工程,却还是有人敢敲竹杠,这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杨承东重重在桌面上敲了两下:“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轻则影响工程进度,重则会败坏我们望海县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正面形象,会让投资商认为我们望海的投资环境恶劣,让投资商不愿意投资望海,这是要绝了望海向前发展的路!”
  杨承东大声说道:“所以,我们绝不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继续存在,县政府下一步要将这方面的工作立刻抓起来,当成重点工作来抓,大家都谈谈,看看这项工作要怎么做。”
  杨承东的态度让大家感到非常意外,刘圩村这件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可小,无非就是刘圩村的村长仗着是地头蛇,想敲竹杠,这是每个地方都会遇到的事情,对相关人员进行严肃处理也就行了,而且刘圩村找的是新河村的麻烦,没有敢直接找方夏纸业,似乎也不需要上纲上线。
  但是看杨承东的意思,不但要对当事人进行处理,而且还要扩大,当成一件重要工作来抓,似乎有点小题大做。

  大家不由抬头看了看包飞扬,心想这件事恐怕和包飞扬脱不了关系,可能是他当时受了惊吓、丢了面子,所以态度强硬,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找回来。而已包飞扬在杨承东心目中的地位,杨承东当然要支持他  。
  郑岳首先发言说道:“我同意县长的意见,对于这种会坏了一整锅汤的老鼠屎,必须要彻底清除,我认为,可以结合当前情况,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一次严打,清除各种可能存在的腐坏现象。”
  张联升皱了皱眉头:“郑县长,严打有些过了吧?而且受到方夏纸业影响的主要就是陈港乡,我看就让陈港乡开展一次治安清查活动好了。”
  郑岳摇了摇头:“那不够,远远不够。虽然方夏纸业项目是建在陈港乡,但是未来方夏纸业项目的影响肯定会辐射全县,甚至是三县;此外,随着方夏项目的建设、投产,县里将掀起一轮新的招商引资热潮,肯定会有更多投资商来县里考察,更不会局限陈港一地,所以必须要在全县范围你开展严打,防止类似事情发生,影响全县的招商引资工作。”
  听到郑岳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纸业项目的影响力,张联升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没有办法当中反驳,只好闷声说道:“如果是全县范围的严打,恐怕还需要县委同意。”

  郑岳看了一眼杨承东:“这件事,我会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
  张联升顿时哑口无言,郑岳是县委常委,他却不是,所以两个人在县政府的排位虽然紧挨在一起,但是郑岳的实际地位却比他高多了,他这个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头上还有一个分管副书记,甚至很多时候像他这种不是常委的普通副县长连重要委局的一把手都不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