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4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这个家庭就要走入绝境,县里突然传来一个好消息,新来的副县长要帮县里解决大部分买税任务。

  自从县里传出这个消息以后,周琛一家人顿时看到了希望,他们日盼夜盼,希望看到上面发出减少甚至取消买税任务,并补发积欠工资的通知,可是眼看时间到了六月底,单位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上级还是催促周琛尽快完成任务,周琛差点被逼疯掉,更加看不到补发工资的希望。
  就在他们几乎绝望的时候,县里突然传来消息,方夏陶瓷集团终于和县里签约,要在望海投资上亿元建工厂,并且一下子就完成了望海县上半年“买税”任务的大部分。
  周琛这才看到希望,谁知道单位的领导却告诉他,那笔“招商引资”任务是包县长完成的,跟其他人没有关系,没有完成年初任务的,仍然将按照当初签订的责任书,扣发相应的工资和奖金,直到完成相应任务为止。
  周琛顿时绝望,可是面对领导严厉的目光,他什么话也不敢说,机械地站起来,浑浑噩噩走出领导的办公室,突然眼前一黑,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喂,你怎么搞的,包县长都让开了,你怎么还撞上来?”
  周琛听到一个像领导一样严厉的声音训斥自己,他已经习惯这样的训斥,类似的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而且一天要发生很多次  。他浑浑噩噩地抬起腿,想要继续向前走,然后突然打了个激灵,身体僵在那里:“包、包县长?”
  周琛连忙抬起头,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正拦在他的身前,他的身旁是一位非常年轻帅气的男子,周琛没有见过包县长,这两个人看起来又都不像副县长。
  “好了,我没事,金平你让开,不用紧张。”包飞扬推开杜金平,然后看了看明显有些失魂落魄的周琛:“同志,以后走路小心一点,撞到人不好。”
  “你、你是包县长?”周琛迷迷糊糊,完全是下意识地问道。
  包飞扬点了点头:“我是包飞扬。”
  周琛虽然没有见过包飞扬,但是听说过包飞扬的名字,闻言眼前顿时一亮,随即变得紧张起来,可能是觉得包飞扬太年轻了,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我、我要、找、找的是包县长。”
  “我就是。”包飞扬看着周琛,从他脸上的表情变化看出他可能有事情要找自己,他这次路过工业局,临时决定过来看一看,也希望了解更多报告之外的真实情况。
  “包、包县长……”周琛脸颊上顿时一片嫣红,他张了张嘴巴,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终于有人发现包飞扬的到来,工业局的领导连忙赶了过来:“包县长,您好您好,不知道您要来,我们都没有到门口迎接,实在是怠慢了。”
  包飞扬笑了笑,伸出手掌轻轻一握:“不用迎接,我刚好路过,就决定过来看看大家,希望你们不要觉得唐突才好啊!”
  “怎么会唐突,我们工业局的干部都盼着包县长您来呢!”工业局局长王金华连忙弯了弯腰,随着方夏项目落户望海,又一举解决望海县上半年的财税任务,包飞扬在县里的威望正可谓如日中天。

  包飞扬笑了笑:“好了,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让大家都回去吧,我跟班子里的同志见见就行了。”
  王金华连忙答应,突然看到周琛,不由皱了皱眉头,训斥道:“小周啊,你怎么回事,还不回去干活?”
  周琛顿时打了个哆嗦,连忙埋下头要走,这时候包飞扬摆了摆手:“小周先留一下,我们刚刚谈了两句,我还有事情要问他。”
  虽然不知道包飞扬要找周琛谈什么事情,不过王金华还是不希望包飞扬和周琛结束,但是在包飞扬的坚持之下,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警告地瞪了周琛一眼。
  走进工业局的会议室,面对单位里的领导,周琛显得非常紧张,说话吞吞吐吐,包飞扬好不容易才听出一个大概,原来还是和买税任务有关,周琛没有办法完成任务,家里又特别困难,听说包飞扬一个人就完成了县里的大部分任务,他想请求包飞扬能不能够减轻他的任务,让他可以拿到扣发的工资和奖金,然后给妻子买药,给孩子交学费——孩子这学期都快结束了,学费还欠着。
  看着周琛说话都不利索的样子,可想而知他确实没有办法完成任务。包飞扬当场仔细询问周琛工作和家里的情况,然后决定从自己保留的机动份额当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周琛完成任务的指标,这部分指标不但能够让周琛完成自己的任务,拿到积欠工资,甚至还有超出,可以让他领一笔丰厚的奖金  。
  周琛喜出望外之后,连忙推辞,不过包飞扬还是将这些指标转给他,并鼓励他好好工作。
  “包县长,是您救了我们全家啊,没有您,我儿他就完了,我们也就都活不下去了。”陈翠花说着,又要往下跪,包飞扬连忙将他拉住:“大娘,您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我们政府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让你们受苦啦!”

  对于周家的情况,包飞扬很同情,但正如他所说,周琛的情况政府确实有责任,一方面,各种任务的行政性摊派给一些工作人员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周琛的性格上有些缺陷,但是他的专业能力并不差,工作也做得很好,但就是因为这些摊派,使得他没有办法好好工作,这是对人才的浪费,对正常工作秩序的干扰。
  另外一方面,将与本职工作无关的摊派任务与工资奖金挂钩,不能够按时发放工资和奖金,给普通工作人员的正常生活也造成了严重的损害,这样的事情本就不该发生。
  不过这样的事情在望海这样的地方十分常见。
  陈翠花抹了抹眼泪,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刘保临见状,眼睛转了转,突然笑嘻嘻地说道:“包县长,您是个好官,您也帮帮咱们刘圩吧,咱们刘圩的穷人还有很多,都指着帮方夏干活挣点生活费……”
  “闭嘴,刘保临,你的良心让狗给吃啦,包县长为咱们乡争来了这样大一个项目,以后村里的年轻人还有机会到公司上班,多好的事情啊,偏生你要捣乱。”陈翠花指着刘保临一阵大骂。

  刘保临撇了撇嘴,刚要说话,旁边的刘鸿刚又举起手杖,往他身上砸去:“小兔崽子,还要生事,看我抽不死你!”
  刘保临再次抱头鼠窜:“二爷爷、三奶奶,我不敢了,我再也不说了!”
  “乡亲们,我们知足,要懂得感恩啊!”刘鸿刚重重地顿了两下手杖,对跟在刘保临和刘二猛身后的村民们说道:“包县长为我们争来了这么大一个项目,厂里要用人,村里的孩子可以去上班,厂里要吃菜,咱们可以种菜卖,要吃粮,咱们地里有粮卖,以后赚钱更容易,大家都能够过上好日子。”
  “你们怎么就要跟这两个王八蛋乱搞呢?新河村可以通过割苇赚钱,咱们刘圩有的汉子,咱们可以挖土啊,赚钱的地方那么多,哪个不比敲竹杠来得硬气?”刘鸿刚痛心疾首地说道,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