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3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这样做对方夏纸业公司的生产经营有什么影响,对县里有什么影响,刘保临根本想不到,也不会去想。只是此时他听包飞扬这样说,心中难免有些忌讳。包飞扬纵使再年轻,也是副县长,倘若包飞扬真的要对他动手,也不是说就是他一个小支书兼村长所能扛得住的!
  “包县长,你是咱望海县的县长,不是他新河村的村长,你可不能偏心啊,他新河村能割苇,咱们刘圩村也能割苇,咱不是要干扰割苇的工作,咱是想出份力,为了咱县的建设做贡献,包县长你要给我们机会。”刘保临立刻变了副面孔,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刘二猛也凑上来:“是啊是啊,新河村那些软蛋,干活哪里比得上我们刘圩的汉子?”
  包飞扬脸色一沉,看来这个刘保临和刘二猛是准备耍赖到底了,这种做法绝不能够姑息,否则以后每个人都想来打秋风,公司的正常经营都会受到影响,这种事情传出去,那些本来还有想法的投资商也会顾虑重重  。所以刘保临和刘二猛这种行为必须要予以严厉打击。
  包飞扬刚要发飙,突然听到远方有人喊道:“刘保临、二猛子,你们两个王八蛋快给我回来。”
  刘保临抬头一看,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走上去招呼道:“二爷爷,您怎么来了?”
  “我怎么来了,我再不来,你小子就捅破天了。”被刘保临称作二爷爷的抬起手杖,猛地在地上戳了两下。
  刘保临毕恭毕敬地弯了弯腰,讪笑道:“二爷爷,谁跟您胡说呢,我、我这正在为村里找活做呢!”

  “找活?你这是找活还是找事啊?”二爷爷突然挥起拐杖,狠狠砸在刘保临身上:“我让你找事,让你找事……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造纸项目对我们陈港的作用吗,这是我们陈港人盼了多年才盼到的事情,你还从中捣乱,你这是作孽啊你知道吗?”
  “哎呀,二爷爷你怎么打人!”刘保临连忙护着头脸,跳着躲闪。
  “打的就是你,我当年怎么就瞎了眼,让你这么个东西作村里的书记,你除了讹钱,还懂什么?”老人挥了挥手杖,却追不上躲闪的刘保临,气得柱在地上,指着他骂道:“你给我站住,要不然你这个书记不要当了。”
  “好好好,我站住,可是咱能不要打人了吗?”刘保临连忙站住不动,哭丧着脸说道。
  “是啊是啊,二爷爷,你那根拐杖硬,会打坏人的!”刘二猛站在旁边,也感觉心惊胆颤。
  “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我今天就替你死去的爷爷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小王八蛋。”老人说着,又扬起手杖,刘二猛见势不妙,连忙跑得远远。
  包飞扬看到老人气得战战巍巍的,连忙上前扶住他的手臂:“老人家,您别急,先消消气,您是他们的长辈吗?”
  “我没有这样的晚辈!”老人气呼呼地跺了跺手杖。

  “对对对,二爷爷您先消消气。”刚刚还嚣张万分的刘二猛和刘保临这时候好像惊恐的小花猫一眼,可怜兮兮地望着包飞扬,眼中露出恳请的目光,希望包飞扬能够帮忙劝住老人。
  包飞扬抬头看了看刘二猛和刘保临,然后笑了笑:“这两个家伙是挺混蛋的,不过您教训他们也就是了,因为他们气坏了身体,那可不好。”
  刘保临和刘二猛的脸上顿时青一阵白一阵,刘二猛狠狠瞪了包飞扬,突然听到老人愤怒地声音:“二猛子,你向谁瞪眼睛呢,看我不打死你!”
  刘二猛吓得连忙躲到刘保临身后,然而半天没看到动静,伸出头一看,老人根本就没有动,只是站得远远地瞪着他们两个人。

  老人刘鸿刚在刘圩村前前后后做了几十年村长和书记,虽然几年前已经从位置上退下来,不过他在村里的威望依然很盛。加上刘圩的人大多姓刘,刘鸿刚在姓刘的这一门当中辈分又特别高,他就是刘圩的家长,就算是刘二猛这样的混混,刘保临这样的干部,在刘鸿刚的面前,也规规矩矩的像儿子见到严厉的父亲一样  。
  看到这一幕,包飞扬心里了然,他笑了笑,对刘鸿刚说道:“老人家,我看他们都挺怕你的,你回去好好教训教训就是了,用不着生气。”
  “他们做出这种浑事,我怎么能够不生气?”刘鸿刚回头看了看包飞扬和涂小明“你们是粤东过来的大老板吧,谢谢你们来我们望海投资,我们陈港的百姓也总算看到大公司的人了。”
  “老人家,您好,这位是方夏纸业公司的总经理涂小明,我是副县长包飞扬。”包飞扬挽着老人的手臂,伸手指了指涂小明,柔声说道。

  “你就是包县长?”老人突然转头看向包飞扬,满脸意外。
  包飞扬笑了笑道:“望海县在任的副县长,姓包的好像只有我一个。”
  “包县长,你是我们望海县的大恩人啊!”刘鸿刚抓住包飞扬的手,满脸激动。
  包飞扬连忙伸出双手,覆在刘鸿刚的手上:“老人家,您千万不能这么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是我的本职工作。”
  “包县长,你真是包县长?”刘鸿刚身后突然又冲出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妇女,她抓住包飞扬的手臂,满脸地激动地上下打量。
  包飞扬仔细看了看这个女人,确定自己以前并没有见过她:“大妈,您好,我是包飞扬,望海县副县长。”
  “对对对,就是包飞扬——”女人语无伦次说道,突然身子一矮,跪到包飞扬面前:“包县长,谢谢,你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啊!”
  包飞扬不禁有些奇怪,在他的记忆当中,确实没有这个女人的影子。包飞扬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信心,他既然想不起来,那就说明他确实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大妈,您快起来。另外,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以前并没有见过吧?”
  “不不不,我没有认错,我们一家人都是您救下来的!”女人说道。
  看到包飞扬非常疑惑的样子,一旁的刘鸿刚叹了口气,缓缓讲述了事情的缘由。原来这个女人叫陈翠花,丈夫已经去世了,只有一个儿子。陈翠花的儿子周琛在县工业局上班,县工业局作为全县工业企业的主管单位,每年都要承担大量的“招商引资”任务,也就是买税任务。
  周琛在工业局上班,平常的工作表现也很不错,就是性格比较内向柔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在单位里被人排挤,平常有什么重活累活都是他做,去年他终于熬了个副主任科员,结果妒忌他的人更多,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就给他分配了几十万买税任务。
  往年周琛“买税”的成绩几乎都是零,买税几十万对于周琛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眼看半年就要过去了,周琛的成绩依然还是零,如果半年结束还是零的话,他上半年的工资、奖金就几乎要泡汤了。
  偏偏周琛家里的条件并不好,除了有一个七十多岁,没有什么劳动能力的老娘,妻子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也不能够做什么事情,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一家人的生活都要靠他一个人支撑。之前因为工资拖欠,还有妻子吃药,已经借了不少钱,如果今年还拿不到钱的话,他们的日子就没有办法维持下去了,起码妻子吃的药要听到,两个孩子也只能辍学,心急的陈翠花差点自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