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7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道:“现在这个时代,夫人都是领导,不好请啊。陈娟你老家是哪儿的?新奉?”
  陈娟道:“和新奉挨着的,江坝,以前也属于新奉,后来划到江坝了。其实我们家离新奉镇上比江坝镇上还近些,也算是新奉吧。”
  张文定道:“我侄女在新奉,这次去也顺便看看她。”
  陈娟等人吃惊不已,真是没想到张书记还有个侄女也在燃翼。
  或许是嫁到这边来了的吧,他有个二十多岁的侄女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再说了,谁知道是亲侄女还是堂侄女呢?
  不过,从来没听张书记说过,这倒是个新情况,等到周六的时候要留心看看张文定和他侄女的关系如何,说不定就又多了一个向张书记拍马屁的好路子啊。

  “哎呀,真的?张书记,都没听你说起过啊。”陈娟笑道,“你侄女到这边是做什么呀?”
  她原本是想说新奉那地方不怎么样,怎么跑到那儿去了?可又一想,这么一说,不是在说张书记的侄女嫁得不好么?
  “支教呢。”张文定倒是没料到他们心里在想着武云嫁到燃翼了,摇摇头道,“那丫头很有主见,硬要过来支教,她爸妈拿她没办法。”
  “到新奉支教?”陈娟虽然人在县委,但对新奉的一些情况还是了解的,皱皱眉头,道,“新奉今年没听说过有外地大学生支教计划,只有县里两个教师到新奉完小去支教,为期两年的。你侄女以前在哪个学校?”
  张文定道:“不是,她没有通过组织程序下去,是自己去的。从白漳一个人直接就跑来燃翼了,开始以为她呆几天不习惯就会回去的,没想到她还真呆下来了。来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去看看她,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教孩子的,无法想象呀。”

  对于武云能够在山里住得习惯,张文定不奇怪,他只是奇怪她支教也能够习惯。
  要知道,武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过,她现在是自己做饭洗衣,这可不比在紫霞山上什么都有服务员做啊!
  一路聊着,不谈工作上的事情,倒也是非常轻松愉快的。
  身在体制内,县委县政府比起市里的处级行局来讲,要复杂得多,领导和下属像今天这么轻松聊天的日子,实在是太少见了。这一路下来,让平时见惯了张文定威严的几个人,也体会到了领导的平易近人。
  领导这一平易近人,他们说话也就比平时更放得开了,这一放得开,倒是说出了点比较有料的东西来。
  是关于县里领导的一些小事情,这些小事情,可不是那么容易听到的。而这三个人当着张文定的面这么一说,无形中又增加了一分凝聚力。
  张文定暗自点头,现在这个阶段,还是要身边的几个人精诚合作比较好,等到时间自己根基稳定之后,再让下面的人产生竞争意识也不迟。
  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御下手法。
  星期六的时候果然没有什么公务安排。张文定等人一起开了台商务车去江坝填,刘浩带了女朋友,王亮带了老婆,但没有带孩子。
  六个人一台车坐着还是比较宽松的。

  昨天晚上,张文定就给武云打了个电话,叫武云到新奉镇上等着,他们去江坝镇要经过新奉镇。
  武云果然在新奉镇上等着。
  张文定记得她从白漳来燃翼的时候是开的一台越野车,但这次一见面,却发现她开着一台红色的福特皮卡,那轮胎和底盘,看着很是威武,比一般的越野车更适合在山里跑。
  王亮看到那皮卡车直接就吞了口唾沫,感慨道:“这车一百万以上,放在新奉跑太大材小用了。”
  王亮说这个话的时候,张文定已经坐进了武云的车里。
  “大领导怎么舍得下乡了?”武云开着车不紧不慢地跟着前面的商务车,笑嘻嘻地说道,“是不是知道我们这儿条件太艰苦,准备给拨点款发点学习资料文体用品啥的?”
  张文定扭头凝视了她几秒,一本正经道:“你黑了。”
  武云没料到他会说出这三个字,脸色顿时就不自然了,冷哼一声道:“你以为像你天天在享受?”
  张文定就笑了起来,道:“在乡里也有段时间了,突破了没?呆会儿你多带点草莓回去,给孩子们吃。”

  “哪有那么容易。”武云叹了口气,道,“我带草莓,你出钱吗?”
  张文定道:“这是肯定的,我要支持你的工作嘛。”
  武云道:“我怎么听着这个话感觉怪怪的呢?你应该跟我小姑这么说才对吧?”
  张文定被她这个话搞得想吐血,岔开话题道:“你每天都给他们上些什么课啊?语文数学?”

  “基本上就是语文数学,也教一点简单的英语。”武云脸上闪过一道难言的失落,道,“这边农村实在是太苦了,还是要靠你们想办法。等我走了之后,都不知道他们怎么继续学习。唉……”
  张文定明白她这个话的意思,她可以给一个村子捐钱建学校请老师,但那只能应一时之急,而非长久之计。
  一个地方教育事业的发展,不是靠捐助,而是要有一个长久、科学的发展规划。
  燃翼县的教育问题跟张文定没什么关系,可张文定身为燃翼县的县委副书记,听到武云这个话,也感到脸上无光。
  只是,整个燃翼县的教育规划问题,不是他所能够决定的。

  他现在给别人的感觉,是想争取教育局局长的人选,只有他自己明白,教育局局长的人选他不能争,还得帮姜富强争——他和姜富强的结盟还不能破,要不然刚刚有点起色的环境便又会回复到吴忠诚一言定乾坤的原状。
  燃翼现在处于一个特殊时期,教育局乃至于整个教育系统,已经成为了一个焦点,全县大大小小的领导干部们都在盯着这里。燃翼的教育系统有许多问题,这些问题肯定要改善,但怎么改善,张文定还不想提出自己的意见,他得尽全力支持姜富强。
  说得难听点,他现在都没考虑过怎么去改善教育问题,这并不是因为他不分管教育,而是,教育问题目前是一个武器,教育局是一个战场。
  现在的问题,是要打赢这一战,然后才能说其它的。
  沉默了几秒,张文定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燃翼的情况,比较特殊,需要时间,急不得。”
  “你这官腔打得越来越顺溜了。”武云笑着道,“其实吧,感觉你这人越来越没劲。要是以前的你,我跟你这么一说,你肯定得给我想办法,现在都学会打太极了。”
  张文定笑一笑,也懒得和她解释。
  他看得出来,她并不是真的对他不满,而是好不容易见到个亲人,需要找些话题来说而已。
  陈娟提前通知了家里,说是县领导要到家里来。她父母和哥哥嫂子对这个事情非常重视,早就准备得好好的。
  日期:2016-12-18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