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2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妻道:“先留在这里打两周的吊针看看情况,每天早晚各打一次。”
  那孩子的母亲道:“这就能好吗?”
  牛妻道:“打完再检查检查。”
  那孩子呆呆的问:“妈,我生这么多病,你会不会不要我?”
  那孩子的母亲搂住那孩子,说:“别怕,打完针就好了,妈不会不要你的。”
  ……

  我和老二看了一会儿,瞧见刘胜提着个大水壶,端着两个空碗奔牛升涂那屋去了。
  我和老二便也跟着走了。
  到屋子的时候,见刘胜把药倒在碗里,牛升涂端起来嗅了嗅,然后仰面就喝。
  牛怀德看着牛升涂“咕咚”、“咕咚”的喝了个精光,才也端起来喝。

  牛升涂问刘胜道:“你怎么不喝?”
  刘胜笑道:“我已经喝过了。”
  牛升涂“哦”了一声,迷迷瞪瞪的坐着,也不说话了。
  日期:2016-12-17 23:28:00
  牛怀德放下碗,道:“给我爱人喝了没?”
  刘胜道:“我这就去。”
  我盯着牛升涂的脸,见他喝了药以后,那红色的密密麻麻的小疹子果然都渐渐消失抹平了。
  再看牛怀德,也一样。
  我不禁暗暗惊奇,老二道:“这老东西的水平还真不是盖的。”
  牛升涂抬头看见我和老二,略一诧异,晃了晃脑袋,眼神刹那间变得又恶毒起来,刚要说话,那牛怀德站起来笑道:“父亲,您真是妙手回春,这药可真灵,方子信手拈来,病却一下子就好了!我以前还以为您只懂西医,不懂中医,没想到您中医也是国手水平。以后,我得好好跟您学学了。”
  牛升涂愣了一下,道:“什么药?什么方子?”
  牛怀德也是一愣,道:“就是治疹子的药啊,您刚才亲自开的中草药。”
  牛升涂道:“我不会开中草药的方子。”

  牛怀德顿时有些不高兴了,道:“父亲,都说师父教徒弟才会留一手,我是您亲儿子,您怎么也对我藏着掖着?是怕我学会了您的全挂子本事,以后不给您养老吗?”
  “屁话!”牛升涂骂道:“我用得着你给我养老?!倒是你自己,三十多岁了,还没生个一男半女,想想你老了谁养你吧!我该教你的本事全教你了,藏什么藏?”
  牛怀德将信将疑。
  老二忍不住笑道:“这老不要脸的脸皮就是厚啊,刚写完药方,熬了药,喝完一抹嘴,就不认了。小不要脸气得干瞪眼。””
  日期:2016-12-17 23:29:00
  牛升涂猛然瞧见桌子上的药碗,吃了一惊,端起来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问牛怀德道:“这是什么药?”

  牛怀德道:“这就是咱们刚才喝的药啊,你开的方子,让刘胜去抓的。”
  牛升涂脸色大变,道:“我开的方子?”
  牛怀德道:“是啊。怎么,您——”
  牛升涂惊道:“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本来也以为牛升涂又在装,却瞧见他脸上的汗水涔涔而下,显然确实害怕。
  牛怀德道:“不过,疹子确实是好了啊。”
  牛升涂道:“方子呢?快拿来我看看!”

  正说话间,刘胜又进来,牛怀德道:“药方子在刘胜手里。”
  牛升涂道:“快给我!”
  刘胜不知所以,见牛升涂焦急万分,忙把药方子给了他,牛升涂拿过去看了看,瞬间面如死灰,道:“这,这方子,我很多年前见过……”
  “是啊。”刘胜道:“您说你几十年前就开过这方子。”
  牛升涂道:“药引子呢?药引子用的什么?”
  刘胜道:“石膏和天花粉。”
  “什么?!”牛升涂五官都扭曲起来:“谁让你加石膏和天花粉的?!”
  刘胜惶恐道:“是您自己说的啊。”
  牛怀德也道:“对啊,是您自己要加的,怎么了?不妥吗?”
  日期:2016-12-17 23:30:00

  牛升涂呆了许久,突然叹息了一声,眼神渐渐涣散似的,凶光全都不见,他往后瘫坐在椅子上,道:“这方子,一遇石膏便成毒,加了天花粉,更是活不过一时。”
  牛怀德和刘胜全都懵了。
  我和老二也不禁愕然,老二道:“老不要脸,你又捣鬼是吧?”
  牛升涂看了老二一眼,道:“是我的大限到了。”又问刘胜,道:“都谁吃了这药?”
  刘胜恍恍惚惚道:“您,小牛医生,我,还有您儿媳。”
  牛升涂叹息道:“真是天意。”
  刘胜忽然嚎了一嗓子:“牛医生!您可不能开玩笑,我这么年轻,可不能死!”
  牛升涂道:“你这么年轻,就天天跟着我们父子做坏事,到老,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

  刘胜愕然道:“你——”
  “父亲!”牛怀德一下子跪在了牛升涂的脚下,道:“我知道您一定有法子,求您再开一副解毒的药啊!我还没给您生孙子呢!”
  “呵呵……”牛升涂笑道:“就是救好了,你能生得出来吗?陈汉生真是神断,神断!他看透的太早了,我还以为他是咒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