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0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一直都是个会做梦的人,童年的梦很纯,也就是星星,月亮,加条小溪流什么的。
  十五六岁的时候那“内容”忽然就变得生动丰富起来,竟然能跳出本班发育还不是很完全,但相貌很好看很娟秀的女孩子来,今天是这女同学,明天那个女同学,后天还带着脱掉衣服的,就那么将身体呈现暴露出来,看的华子建两眼发直双手无措,醒来后也足实吓了一大跳,心想自己怎么可偷看女生换衣服,简直是下流无耻!
  到了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再见到那些女同学,招呼也不敢打,玩笑也不敢开,只低着头匆匆侧身走过,那脸居然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现在是春~梦少了,可老天就要和他开玩笑,或说是玩他耍他,先是让他经常的失眠,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搞得他头都快炸了,好不容易挨到三更半夜脑袋开始昏沉迷糊,朦胧中不是被一女妖精,男怪物抓住当早餐般吃,就是被手拿砍刀的野蛮家伙满街追杀,路两边的行人倒是很多,但都在看热闹,没一人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的,急的华子建哟,心都快跳出来,甚至大喊“救命”起来。

  看来今天又是一场奇怪的,很久没有做过的春~梦了。
  但也好像不对,因为这个女人看到华子建站起来的时候,就走了过来,而且华子建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她越来越近了,她身材面条,面容娇嫩,她说话了:“华书记,你好啊,你记得我吗?我是南区的季红啊。”
  华子建一下恢复了记忆,难怪刚才怎么看起来这样眼熟的,不错,就是这个女人,华子建想要说话,但嗓子很干,有点沙哑的说不清楚,他想爬起来,端起水杯喝几口,但还是身子困乏,头晕晕乎乎的,他记起来了,今天喝酒太多,自己恐怕还没有醒来。
  季红就在床边坐了下来,说:“是刘副市长让我来照顾你的,他说你喝多了,怕你服不住酒,会吐,对了,我帮你到点水吧。”
  华子建有点无力的点点头。
  于是季红就把刚才杯子里的水倒去了一半,又添上一些,用嘴试了试水温,过来扶着华子建,让她靠在自己柔软的怀里了。

  华子建想要挣扎开,但还是全身无力,并且每动一下,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摩擦这季红胸前的柔软。
  华子建就大口的喝了半杯水,人也更清楚了一些,季红放下了水杯,却没有把华子建从怀里放开,说:“华书记,既然是刘副市长叫我来的,呵呵,该怎么做,我清楚!------但要看你怎么表现呦。”
  华子建有了一点力气,翻身离开了季红的身体,她却娇笑一声,站起来卸除了身上的所有的衣物,
  灯光也迎合得变得迷离起来,季红已经是真真实实地贴在了华子建的胸前,然后俯下身来,用手指尖触碰到华子建的胸膛,华子建在一瞬间,缩了一下。
  “我喜欢你的身体!”她继续抚~弄着。

  华子建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子力气,一下就推开了季红,他的脸有点红晕,手指也有点颤动,指着季红说:“你穿好,先出去吧,我不能和你这样。”
  季红有点难以置信的晃动着胸前的两陀白肉,说:“你不喜欢吗?但你分明已经有反应了,我并不想要什么好处,你怕我会纠缠你?”
  华子建费劲的摇摇头说:“不是的,你很好,但我真的不能这样,算了,我离开吧。”
  这一会的时间,华子建虽然还是感到头有点晕晕乎乎的,但至少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他撑着床就坐了起来,勉强走动了几步,华子建感觉还成,自己还能走。

  季红一下就过来拉着华子建的胳膊,把整个身体都贴在了华子建的身上,用胸膛,用下面不断的摩擦华子建,说:“华书记,你可以放心的,我只是想来感谢一下你上次对我的帮忙。”
  华子建喘着气说:“好了,好了,我心领了,但真的不行,我要走了。”
  这样说着,华子建已经到了门口,手也搭上了把手,他停了一下说:“我要开门了,你不会就这样让我打开门吧。”
  季红这才发觉自己还是全身~赤~露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松开了手,退后一些,眼看着华子建开门离开了,季红心里也像是有点失落,多好的一次机会啊,就这样错过了。
  北方的冬日总是来的很早,寒冷和偶尔飘落的雪花在街道上,一股冷气扑面而来,华子建打了个喷嚏,华子建看看时间,还不算太晚,他挡了一个车,很快就回到了家里。
  江可蕊和老妈他们都没有睡,看着华子建的样子,问:“刚才刘市长说你回不来?”
  华子建说:“嗯,是喝酒了。给我弄点茶水吧。”
  江可蕊和老妈一下就忙着张罗起来,茶水,糖水都送到了华子建的面前,而华子建则在旁边看着,忽然之间,华子建觉得很温馨,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搜索他那可怜的词汇,只能想到这个词,温馨,对,就是温馨。

  昏黄的灯光下,缭绕的热气里,她们的脸上都满是笑容。。。。。
  第二天,华子建一觉醒来,看看时间,还早呢,华子建是被尿憋醒的,他心里虽这么嘀咕着,但还是只好勉强自己起来解决这下半身的活!可气的是摸了几下也找不到墙上那该死的墙头灯的方位,华子建愤愤的索性又躺了回去:这厕所实在没法上了!!
  当时的感受是比那电视剧里演的妻子和丈夫吵架说的:“这日子没法过了!”还更惨点儿!但是,意志有时候必须屈服于自然规律和生理需求,人性毕竟是软弱的,华子建这憋功还没撑足五分钟,就受不了了,又只得悻悻支起老大不情愿的身子,慢慢把手伸向了黑暗中把那千呼万唤不出来的墙头灯“妹妹”寻到,掀开她红红的盖头,伸手狠狠的朝她小额头摁去————终于,四壁亮了,漂白了,世界安静了!

  华子建匆匆把自己的深夜情歌独唱给亲爱的,忠实的,永远默默支持他的马桶后,他无比深情的又看了马桶那海纳百川的博大的胸怀后,怀着生理的胜利的喜悦,带着壮志已酬的无比满足,踏着仿佛行走在夜下塞纳河边的万分舒畅轻快的步伐,向着自己那永恒的睡眠之乡——永远支持自己的床。
  沿路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喝彩,没有万众瞩目,但华子建是快乐的,他的身体和他一样快乐、舒坦!
  时间于是就走的很快,转睡间,到了临晨7点,华子建一个大转身,醒了!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显然,那是江可蕊的体香,华子建就看了看江可蕊还在熟睡的样子,笑了笑,她总是能睡的这样香甜。
  华子建轻手轻脚的起来了,洗漱一番,到了政府的时候,秘书小赵也已经到了办公室,当接过了小赵给端来的新袍的茶水后,华子建说:“你一会注意一下,刘市长来了通知他过来一趟。”
  小赵就看到了华子建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他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因为这个表情往往预示着华子建心中很不舒服。
  小赵很恭敬的点头说:“行,刘副市长一来我就通知他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