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3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夏纸业公司的厂区是一片荒地,未经开发的处丨女丨地,如果要实现四通一平的话,县里就需要拿出一笔巨大的资金,以望海县现在的财政状况.显然难以承受.因此他们和方夏纸业公司约定,望海县免费提供土地,并负责供水,供电工程建设,并拖一根电话线过来,但是从沿海公路到厂区大约两三公里的道路,由方夏纸业公司自己修,未来可以通过税收返还的方式进行相应补偿.至于厂区内的土地平整和通电通水通路,则由方夏纸业公司自己解决.

  所以涂小明才会说涂抹的都是钱.
  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方夏纸业公司并不吃亏,但是这样一来,项目前期的投入会更大,周期也会更长,所以一般的企业更愿意去成熟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会建好标准厂房,投资商可以直接将企业搬进去,很快实现生产,避免了前期的投入和建设周期.
  包飞扬笑道:"钱放在那里也不能生钱,投在这里,就会变成固定资产,产生价值."
  "固定资产也有折旧."涂小明说道.

  包飞扬和涂小明下车转了一会儿,又重新回到车上.这片土地太大了,很多地方还长着芦苇,看不到全貌.
  包飞扬开车沿着坑坑洼洼的望陈线向前,然后转弯拐上海防公路,如果不拐弯,继续向前的话,就能抵达陈港港区,那边包飞扬已经去过几天,今天他主要是带涂小明来滩涂上看一看.
  海防公路建在海堤上,内侧是已经成形的陆地,高低起伏的芦苇地里,零散分布着一些村庄集镇.海防公路外侧就是广袤的滩涂,靠近公路的是潮上带,也就是一般涨潮时也淹不到的地方,再外面就是潮间带,也就是涨潮时能够淹没,退潮时才会露出来的地方;再外面就是潮下带了,也就是退潮时依然会被淹没的地方,不过因为退潮时水浅,水里面也会长出一些杂草,当然更多的是水生物.
  海防公路最早建成于五六十年代,是在原来的海堤上建的,路基厚实,路况也说得过去,因为望海县这一段往北没有办法过冠河,所以车流量不大,养护压力比较小.
  "这条路如果好好修一下,还能用个几年."涂小明打开窗子,呼吸着海风,将手伸出窗外,感受风的速度:"如果让我来投资的话,我会在这里建一个猎场,看,又是一只白鹤——哦,不是一只,是两只,那边还有一只水獭,这简直就是最好的天然猎场啊  !"
  包飞扬道:"那你要在这里修建一个飞机场,不然谁愿意花费十几个小时跑到这里来玩?"
  涂小明将头伸出车门,兴奋地吼了几嗓子,在这种看不到人和建筑物,只看到蓝天,大海和芦苇海的地方,就连包飞扬也差点忍不住喊出来.
  "飞扬啊,望海是个好地方,我怎么觉得我们在这里搞建设,就是破坏环境,罪孽深重呢?"涂小明缩回身子,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

  包飞扬瞥了他一眼:"所以我才会找你来,我们要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尽量保护好环境."
  涂小明翻了个白眼:"你为什么不说是在保护好环境的同时,再去发展经济呢?"
  沿着海防路开了一段,往堤内一拐,终于看到了其他人.方夏纸业公司已经雇人开始清理地块上的芦苇和杂草,接下去还要对土地进行平整,然后才是铺路,拉电线和水管.
  "咦,那边怎么回事,好像吵起来了,快过去看看."涂小明突然说道.
  包飞扬也看到左前方有两拨人在对峙,两拨人手上都拿着家伙——割芦苇的镰刀,挑担子的扁担等等.
  包飞扬心中不由得一凛,扁担之类的家伙还好说,就是下手重一点,也不会闹出人命.可是割芦苇的镰刀就不同了,寒光闪闪锋利异常,稍微有不慎,就会闹出人命啊!
  就在这时,一个拿着镰刀的中年汉子指着一个年轻人大声说道:“刘二猛,你干什么,这里芦苇从古至今一直都长着,你凭什么说是你家的?”
  望海县六七月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炎热,中年汉子光着上身,黝黑的皮肤上亮闪闪的,都是汗水。他说一句话,就要抹一把汗。
  “凭什么,我告诉你,这一块地方是我家养鸭子的,你们将芦苇都砍掉了,我们家的鸭子怎么办?”对面这个穿着短袖的迷彩衬衫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地说道:“你们这些黑心的家伙,拿了外地人的钱,就来砍我家的芦苇,你们要赔我家的鸭子,还有我们家的土地  。”

  “刘二猛,你不要蛮不讲理,你家什么时候养鸭子了?就算你养鸭子,外面的苇滩还有那么大,你随便找一个地方去养就行了。”中年汉子又抹了一把汗,和旁边的人一起说道:“还有,这土地又怎么成你们家的了?”
  “我不管,这就是我们家养鸭子的地方,你们要割芦苇,就必须赔我钱,否则就给我滚蛋。”刘二猛恶狠狠地挥了挥拳头。
  刘二猛身旁还有好几个年轻人,他们纷纷起哄。中年汉子这边也站了几个人,周围还有好几个拿着镰刀的中年妇女,一个妇女走上去,指着刘二猛就骂:“刘二猛,你这个黑心鬼,你开口要这些黑心钱不昧良心啊!你想要钱,就拿镰刀来割芦苇,一天有十块钱。”
  “嘿嘿,刘婶,这不关你的事啊,你们只要让粤东来的大老板出面过来就行了。”刘二猛看到这个中年妇女,似乎也有点发怵,嘿嘿笑着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发现远处的包飞扬和涂小明,就叫道:“快看啊,方夏纸业公司的老板来了!”

  涂小明这时候也发现了人群中的一个熟面孔,就大踏步地走了过来,皱着眉头,对一个四五十岁,看起来十分消瘦的男子说道:“吴村长,这是怎么回事?”
  “涂,涂总,是这么回事,那个刘二猛是附近刘圩的混混,他看到我们割芦苇,就说这里的芦苇地是他家养鸭子的,不让我们割苇,还说、还说要让老板您赔偿。”消瘦的男子也是这附近一个村子新河村的村长,叫吴长广,因为他们新河村距离方夏纸业公司的地块最近,涂小明就将割苇的工作包给了他们,因为需要一下子清出一百亩的地块出来,新河村但凭着劳务费就一下子拿到了一笔不菲的收入。

  或许是这个消息在附近村子里传开了的缘故,附近另外一个叫刘圩村一个混混刘二猛就带了一队人来到这里,拦着不让新河村的人割苇,双方正在对峙,眼看就要发生冲突。
  “吆,你就是那个粤东什么方夏纸业公司的老板?”刘二猛转头看了看涂小明:“你来了就好,嘿嘿,我告诉你,这里的芦苇地是我们家放鸭子的地方,现在你们要将这里的芦苇都割掉,那就必须要给我赔钱。”
  涂小明皱了皱眉头,扫了刘二猛一眼:“你在这里放鸭子?我以前来这里怎么就没有看到鸭子?现在也没看到这里有什么鸭子啊?”
  “哎,我说你这个大老板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理呢?你们这么多人,当然将我家的鸭子都吓跑了,所以我才找你们要我鸭子的钱。”刘二猛歪了歪脖子,大声说道。
  包飞扬刚要说话,涂小明冲他做了个手势,然后看着刘二猛,嘿嘿地笑道:“要是我不赔呢?”
  涂小明的工作经验或许并不多,可是他的见识却很广博,像这种地方上的事情,如果你明知道对方是在敲竹杠,还是很轻易地就满足对方的话,对方肯定会得寸进尺。所以一开始就不能让。
  “不赔?不赔你们就不要想继续割苇,你也不用走了,让你二爷好好教导教导你怎么做人。”刘二猛手上拿着一根木棍,轻轻敲打着掌心,突然向前跨了两步,逼到涂小明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