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30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承东微微一愣,随即黝黑的脸膛上露出会心的笑容:“这个老吴,哈哈,真有他的,真会抓机会。”
  杨承东敛起笑容,又想了想道:“飞扬啊,七一就要到了,那你看我们是不是也要做一些准备?方夏陶瓷集团的投资协议在此之前应该能够签下来吧?”
  包飞扬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届时安排动土奠基,甚至公布下一步的计划都没有问题。”
  “下一步的计划?”杨承东的眼前顿时一亮。

  包飞扬说道:“一万吨只是最初的项目,十万吨才是真正的目标。”RS
  望海县与方夏陶瓷集团陶瓷的代表就纸箱项目展开的谈判非常顺利,进展速度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几乎是正式谈判的当天下午,谈判双方已经就协议草案达成一致,当杨承东带着郑岳走进周知凯的办公室,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周知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杨县长,你说什么?”
  杨承东笑着将一份材料放到周知凯的面前,声音轻快、响亮地说道:“郑岳与方夏陶瓷集团方面的谈判已经告一段落,双方就协议草案达成了一致,随时都可以签订正式协议。”
  周知凯看了看杨承东,又看了看郑岳,然后低头翻了翻面前的协议,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就达成一致了?方夏陶瓷集团没提出什么要求吗?”
  杨承东道:“还是让郑县长来说吧!”

  郑岳笑了笑:“方夏陶瓷集团方面提出来的要求,基本上都是草案上已经包括的,重要款项都没有超出县委之前设定的底线,都有不少的空间,所以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周知凯选择几条重要的条款看了看,果然都比县里商量过的底线要高出不少——望海县为了争取这个项目,条件也确实给的比较优厚。
  可是就算如此,周知凯也没有想到协议这么快就达成了。实际上因为包飞扬突然退出的缘故,周知凯一直想要直接插手项目谈判,但是被杨承东抢在前面安排了郑岳,他在常委会上也不占优势,只能默认。不过他并没有死心,还想着借王景书的帮助插手项目谈判,没想到还没有等他找到机会,谈判就已经结束了。
  “协议都谈好了?”王景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微微一愣,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确实答应过周知凯,在合适的时候帮助他插手谈判,另外他自己也准备在合适的时候参加一下,从中分一份功劳,但是谈判这么快就结束了,他们的计划全都成了泡影。
  王景书和周知凯将双方达成一致的草案翻了几遍,有心从中找一些不合适的条款,给谈判增加一定的难度,可是最终还是放下了协议文本。一来协议的内容中规中矩,并没有什么不合规定的地方;二来他们也担心节外生枝会激怒方夏陶瓷集团或者包飞扬,就算方夏陶瓷集团不会撤资,真的闹起来也麻烦,焦梦德就是前车之鉴。

  于是,周知凯只得连夜召开常委会,对协议草案进行讨论,结果与会的常委一致同意通过了这份草案,至于正式签约的时间则还要跟市里商量,因为届时市里的领导肯定会出场。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安排在某次招商活动中进行,与其他项目一起集中签订,以突出招商活动的成功。
  虽然协议还没有正式签订,但是相关的工作并没有就此停顿下来,县长杨承东、常务副县长郑岳带着工商局、税务局、电力局、公丨安丨局等部门的负责人现场办公,主动帮助方夏陶瓷集团陶瓷准备材料,在望海县注册成立了一家独立子公司,方夏陶瓷集团纸业包装有限公司。
  方夏陶瓷集团纸业公司的注册资金一个亿,纸业公司成立以后,方夏陶瓷集团集团将旗下与纸品包装有关的业务全部置入方夏陶瓷集团纸业,包括集团每年采购量高达上亿元的纸品包装箱采购,也包括集团这几年为了获得纤维素而收购的几家造纸厂,以及包飞扬在西京时候投资的污水处理厂,使得方夏陶瓷集团纸业立刻成为一家拥有多处产业的大公司。
  当然,这些企业依然是独立的经济实体,按照国家有关政策的规定,这些企业的增值税、营业税、所得税都在当地的税务机关缴纳。不过方夏陶瓷集团陶瓷将下半年所需的上亿纸品包装箱的采购订单交给方夏陶瓷集团纸业来完成,仅此一项的交易额就高达上亿,因此而产生的税费足以补足望海县上半年财税收入任务不足的部分。
  六月二十八日,望海县召开“迎七一党员干部大会暨先进表彰大会”。再过几天,就是党的生日,按理说这是一次欢庆的大会,不过往年这次大会总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借党的生日和先进表彰的机会,给大家敲一敲警钟,让全县的党员干部抓住最后几天时间,全力完成上半年的各项工作任务,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上半年度的财税收入任务。
  因为财税任务的完成难度很大,大家私底下又将这个大会叫作“催命大会”,每一次大会的前半阶段都很热闹,喜气洋洋,可是表彰结束以后,县委领导就会以先进模范为榜样,号召大家奋力拼搏,然后杀气腾腾地宣布,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扣发这个月的工资和奖金,之前扣下来的也没有了,直到他们能够完成任务。

  但是下半年还会有新的任务,将继续压得他们喘不过气,于是那些被扣发的工资和奖金再也看不到拿回来的希望。
  不过今年的情况与往年似乎有些不同,很多人早早来到会场,见到相熟的人开始相互打听:“听说新来的包副县长揽下了大部分财税任务,上半年的财税任务应该都能够完成了吧?”
  “对,当时包副县长是当着县工商贸易口上百位党员干部的面亲口说的,据说后来他还在常委会上立下了军令状,听说这位包副县长才二十出头,当时估计是昏了头,揽下了这个任务,肯定没办法完成。”
  “啊,怎么会这样,他要是真的能够做到,那该多好啊,我们不就能领到上半年的工资和奖金了?”
  旁边有人不屑地说道:“老张,你这是在做白日梦呢?就算这个新来的娃娃县长能够买到一千万的税,那也跟咱们没有关系,当初的任务是分到每个人头上的,完不成的扣工资奖金,完成多的发奖金,娃娃县长完成的再多也没用  。”
  也有人不同意他的说法:“包副县长当时说他完成的任务可以分给各单位,但是要看各单位的表现。”

  “切,那不过是收买人心罢了。不过谈这个也没有意义,反正他也没有办法完成。”
  “那可不一定,听说就是这个包副县长为县里引来一个投资、产值过亿的大项目呢,这个项目做好了,我们望海县的财税收入就能够蹿升一大截,以后可能就再也不用买税了。”有人不同意前面那个人的说法。
  对方立刻不服气地说道:“你也说了,那是以后,项目建成还早着呢,今年上半年的任务不还是没有办法完成?”
  会场上的争论一直持续到会议开始,大家议论纷纷,但是都没有比较权威的消息,因此说什么的都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