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74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吴忠诚说话了:“今天这个常委会开得好呀,啊,大家都很踊跃,意见也都很中肯,民主氛围很好嘛。啊,这充分体现了我们的民主集中制的优越性,也更大程度地调动了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我记得,平时开会,富强同志和志忠同志都是很少发表意见的,今天一说就说起了兴致,可谓是厚积薄发,今后我们县的发展,又多了两位出谋划策的好同志,可喜可贺啊。啊,还有什么意见,大家都说说,畅所欲言,对事不对人,啊。”

  周志忠脸上闪过一道愠色,姜富强脸上的表情直接就阴沉得如同暴雨前夕乌云密布的天空了。
  吴忠诚说的这个话实在是太伤人也嚣张了,开始提醒别人要民主也要集中都算了,后面那个“又多出了两位出谋划策的好同志”简直就相当于抡起巴掌扇耳光啊。
  难不成我们以前就没有为燃翼的发展出谋划策过?难不成堂堂一个县长,仅仅只能够出谋划策而不能够决策?
  张文定也听得蛋疼不已,这个县委书记,还真是霸气侧露到没边了。嚣张到这种程度,真是不多见。
  今天这场戏,张文定没有和任何人提前透露过,只是稍稍用了一点手段逼得姜富强不得不倾力一击,然后成功点燃了周志忠心里的火药桶,他也觉得奇怪,不知道周志忠这个老好人怎么突然这么给力。

  难不成吴忠诚把周志忠的老婆或者儿媳妇给睡了?
  张文定想到过会有人对吴忠诚不满,也许会借今天这个机会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居然会是周志忠,他也想不到,在周志忠之后会不会有第二个人来挑战吴忠诚的权威。
  不过,不管后面还会不会有人跳出来,张文定这时候却是要说话,如果他不站出来说话,那就太打击士气了。
  最重要的一点,他今天这么干,事实上虽然是和姜富强联手了,但实际上,他也把姜富强给得罪惨了,反正事已经至此,他还不如做更绝一点,继续说几句造点势,给别人留下一个他张文定这个初来乍到的副书记,不仅敢和书记叫板,甚至在和县长的联盟中还能够占据主导位置。
  只要别人有了那个印象,那他以后的工作就好开展多了,下面的人,对他将会敬畏有加,便于他树立威信,在下面那些干部中有了威信,想干点事情就容易了。

  到时候,纵然吴忠诚想要打压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毕竟,他是名正言顺的副书记。
  反正现在常委会上已经开始吵了,也没人会在乎谁发了几次言的。
  一瞬间想了许多,张文定就开口道:“我听说劳动路那边的老宅子以前出过不少名人,去年还有人从国外回来修缮了一下祖屋?”
  周志忠马上接话了:“是有这么回事,去年十一月底,萧家人回来了。就是明空财团的萧浩老先生,萧老先生在东南亚一带很有影响力,上次回来,省委统战部领导全程陪同的。萧老先生当时看到那些老建筑,很有感触,还说,如果条件允许,他想叶落归根啊。”
  周志忠所说的萧浩,确实是燃翼人,去年也确实回来过,回来后还捐了些钱,但却没有在家乡投资的意愿。
  那样的人,在那样的年纪回家乡来,也只是为了看一看,了一桩心愿,可周志忠现在搬出来说事,却不能不令人重视——统战工作,也是很重要的。

  更不要说,还牵扯到了去年刚刚上任的省委统战部的领导。
  吴忠诚嘴角扯了扯,他是真没想到周志忠会放出这么一个大杀招。别的常委们也不愿随便开口了,谁知道去年省领导来了之后是不是随口给了点什么指示?
  牵涉到省领导的事情,还是少说多看比较好。
  这次常委会,就因为周志忠这一番话而哑火,关于劳动路那片老民居推倒与否的争论没有再继续下去,也没有定论。
  张文定和姜富强都不奢望今天能够在常委会上能够彻底压过吴忠诚,周志忠更是只为了出一口气,而吴忠诚也不想出现更加恶劣的情形,需要时间消化一下省委统战部长所带来的影响力和压力,所以,这个会也就没有开出个结果。
  开一次会没有决定下来一件事情,这样的情况是很常见的,但在燃翼县,这样的情况却是相当少见的。
  因为,燃翼县的领导层,这几年来,认识是相当统一的。
  而今天,这个常委会却打破了这几年来的习惯。
  仅仅只有三个人反对,就让吴忠诚感到压力放弃了马上表决强势通过这种办法,确实是太震撼了。没有人会怀疑,真要到表决的时候,吴忠诚的意愿会通不过。
  大家都觉得,还没发言的常委中,最多也只有一位有可能会支持一下姜富强张文定他们,而吴忠诚依旧牢牢地把握着常委会的绝大部分票数。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吴忠诚依然选择了下次再讨论,并没有强行通过,这真是令人遐想不断啊。

  这次常委会参加的人很多,对燃翼县的权力格局也有很大很深远的影响,因为除了平时固定列席常委会的之外,还有几位重要部门的局长列席。
  在这次常委会上,大家都看到燃翼将有另一个人物要崛起了,那就是县委副书记张文定。
  谁都认为姜富强和周志忠是和张文定结盟了,这个事情,纵然是姜富强和周志忠亲自出面辟谣都不会有什么效果,反而越描越黑,再说了,他们也不可能会做那种无聊的蠢事。
  谁也没有想到,姜富强只不过是被张文定摆了一道。
  回到办公室的姜富强憋着一口气,脸阴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下班的时候才稍稍缓缓,反正已经被张文定坑了一次,只能以后再找回场子了。再说了,这次虽然被坑了一把,却也算是出了口恶气,好久没有看到吴忠诚那厮吃瘪了。
  如果真能和张文定结盟共抗吴忠诚,被坑一次也算不得多大的事情。
  到了姜富强这种位置,利益比一时的喜怒自然看得重得多,更何况,别人还不知道他被张文定坑了,这算不是丢面子。
  张文定知道今天把姜富强给得罪了,等到快下班的时候,他给姜富强打了个电话:“县长,我张文定。”

  姜富强微微一愣,声音很是平淡:“哦,文定书记。”
  这个回应,真是让人听不出他对张文定是什么感觉。文定书记这种叫法,怎么听都透着几分怪异的味道。
  张文定随口就抓了个最常见不过的理由:“呵呵,听说县长还有几瓶好酒……”
  主动打电话,又主动相约,张文定这也算是为上午常委会上坑他的事情表示一个歉意。
  姜富强对张文定释放出来的善意并没多大的感觉,但他此时此刻需要和张文定结盟,所以就笑了起来:“你这个电话打得还真及时呀,晚上有没有空?”

  就这样,县长和副书记就这么大摇大摆在一起吃了顿晚饭,喝了点小酒,聊了两个小时。
  这一切,可以说是二人故意做出来的样子,就是为了给别人看的。既给燃翼的领导层看,也给燃翼县的中层干部看,让他们看到,现在的燃翼县,和以前不一样了。
  这一次的吃饭交谈中,张文定并不仅仅只是许几个空诺,而是拿出了实打实的诚意。他把雾淞中学的事情说了说,又说了武云支教的情况,直接点明了武云是省领导的女儿。
  在下午的时候,他和武云通了个电话,了解了一些情况,就是为这顿饭作准备的。
  在他上任来的路上,武云就给他打过电话,要他整顿一下燃翼的教育系统,他当时不以为然,现在却可以当作一支奇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