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8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说:“这个事情我肯定会配合你的,明天吧,我到大宇县去一趟,你安排一些矿老板参加一个座谈,在会上我会有办法让他们对你紧张起来的,只要他们紧张了,找到了你,你就可以让他们跟着你的思维来转了。”
  凤梦涵喃喃的说:“你能让他们来主动找我?嗯,你肯定能,我知道你的鬼点子很多,华市长能不能给我提前透漏一点?”
  华子建连连的摇头说:“此乃天机,不可泄漏也。”
  凤梦涵恨恨的等了华子建一眼,就想过来掐他几下,不过想想这里是办公室,怕万一有人进来看着不雅观,就忍住了,说:“行吧,那我现在就赶回去,组织一下,就搞一个市长于企业家座谈的通知发下去。”
  华子建点头说:“行,那就先这样。”
  说着就站了起来,伸手递给了凤梦涵,拉她也站起来,凤梦涵脸一红,还是伸出了手,拉着华子建的手站起来,脸儿红红的看了华子建一眼,心慌意乱的离开了。

  一会,南区的秦书记和区长赵猛也来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华子建一看这架势,肯定又是氮肥厂改制的问题,华子建招呼他们坐下说:“怎么?早上和客商谈过了?”
  赵猛看一眼身边的秦书记说:“书记你汇报吧?”
  秦书记说:“你说,你说,一样的。”
  赵猛也就不再客气,说:“市长,我们早上和客商谈了一轮,用南区这个氮肥厂做基数,占有30%的股份,氮肥厂现有的工人全部安置,对方用现金补足剩余的百分之70的股份,另外,扩大规模后,对工人的需求增加了,必须要使用新屏市的工人,至于土地等方面的投资,南区可以做出让步,谈判如果成功了,氮肥厂马上进行企业改制,对方现在提出几个问题,一个是要有对氮肥厂绝对的管理权,不会允许有正式工人的存在,要实现聘用制的。另外就是股份的事情,他说要考虑一下。”

  华子建点头说:“当然要考虑,这个也不要太急,至于工人的性质,南方省普遍都是这样,这个问题不大。”
  赵猛就把一份谈判的纪要放在了华子建的桌上,说:“那华市长抽空就看看,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指示的,直接给我和秦书记通知。”
  “嗯,好吧,先这样,你们先谈。”
  华子建现在还是有点心不在焉的,因为他在考虑明天到大宇县,以及下一步发起总攻的很多细节问题,所以对赵猛他们的话,并没有太关注。
  这两人也发现华子建有点神游八极的样子,就对望一眼,一起告辞了。
  这个下午,华子建在办公室细细的思考了整个全盘的计划,其中有几个环节对华子建来说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华子建一会凝神思索,一会站立走动,一会凭窗瞭望,他知道,自己是一步都不能错,一旦总攻的号角响起,就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可走了。
  天色暗了下来,今天中午吃饭晚,华子建一点都不饿,但不饿也的回去,所以华子建在小赵的第三次提醒下,还是暂时停止了自己的谋划,走路回到了家里。
  一回家,却只听到江可蕊一个人在卧室里打着电话,从江可蕊有点发嗲的声音中,华子建判定江可蕊只怕今天也是喝了酒,作为多年的夫妻,这一点华子建还是有把握的。
  华子建朝江可蕊走过去,听见江可蕊笑声不绝,断断续续的在讲电话:“......没事的,我还想喝……在呢,他就在我身边,正冲我笑呢。”
  待江可蕊收了线,华子建走上前问江可蕊:“是谁啊?”
  江可蕊说:“我老妈,她关心你,问你最近怎么样。”
  华子建就见江可蕊双腮乱酒,春半桃花,如水的眼,含情满溢,脉脉如流,尽是迷离朦胧之态,华子建呵呵笑问:“我能怎么样啊,你喝了不少,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江可蕊一手把住华子建的胳膊,身子无助的向华子建靠过来,喃喃道:“有点晕。”
  华子建伸手扶住,心里想,支撑她的,便是我了,是我,舍我其谁。
  一时间,华子建但觉江可蕊柔若无骨,醉香萦绕,耳边漂浮起江可蕊慵怠的喘息,人在此处,她在怀里,华子建心肝好像被江可蕊取走了一样,心疼起来,他抱住江可蕊,紧紧地抱着,却感觉,她把自己抱的更紧。

  周围的事物逐渐模糊,华子建说:“你上床休息吧。”
  江可蕊仍然埋在华子建怀中声音空灵:“好啊,不过你要陪我。”
  华子建说:“小雨他们呢?”
  “出去逛超市了,刚出去一会。”
  华子建就觉得江可蕊的话中有一些暗示什么的味道。
  他,拥着她走,收她今生所有。她,随他而来,还她前世情怀,潮涨如海,泛滥成灾。
  后来华子建迟疑着问:“现在可以吗?”
  江可蕊说:“可以,进来吧。”
  潮水翻滚,激浪滔滔,几经汹涌,渐渐退落,一切归于沉寂。。。。。
  第二天一早,华子建就坐车到大宇县去了,今天他要会一会大宇县的那些土豪们,为最后的总攻吹响嘹亮的号角。华子建刚到大宇县的地界,就见凤梦涵和张光明带着众多的属下很恭敬的等候在路边,这个地方离县城还有10多20公里的路程,也难为他们跑这么远来接华子建。
  按华子建一贯的轻车简行的习惯,这样隆重的欢迎仪式他是会反感的,但今天却很奇怪,华子建没有一丝的不快,他让车停下之后,很亲切的下车,和张光明等人一一握手,招呼。
  他对张光明说:“辛苦你了,我只是想来看看大家,你搞的这排场,我有点担当不起啊。”
  张光明见华子建脸上没有责怪的意思,就讨好的说:“过去华市长来大宇县,我们都太简单了,现在回想一下,很过意不去。”

  华子建哈哈大笑,说:“好吧,好吧,这次就算是补偿了,不过下不为例。”
  说完拍拍张光明的手背,亲密之情一目了然。
  在和凤梦涵握手的时候,华子建就比较简单了,只是说了句:“辛苦你了。”
  但手中略微的用点力气,让凤梦涵感觉到了一种信任,一切都在不言中。
  不要看一个小小的握手,其中的内涵还是很丰富的,一般说来,握手往往表示友好,是一种交流,可以沟通原本隔膜的情感,可以加深双方的理解、信任,可以表示一方的尊敬、景仰、祝贺、鼓励,也能传达出一些人的淡漠、敷衍、逢迎、虚假、傲慢,以及第一次见面的激动,离别之际的不舍,久别重逢的欣喜,误会消除、恩怨化解的释然等等。
  但其中握手人的态度,笑容,还有时间长短,力度等等都能展示一个人和对方的感情深厚程度,这对于凤梦涵这样经常握手的人,她是可以感觉很明显的,凤梦涵也就深深的看了华子建一眼,说了一句:“欢迎华市长前来指导。”

  华子建放开了她的手,又和其他人都握了一遍,在上车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华子建却叫上了张光明:“光明啊,你坐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