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70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况且,燃翼县的事情,那就要在燃翼县里解决,家丑不可外扬,你小子身为燃翼县委副书记,居然还想着去向媒体爆料,这简直就是吃里扒外!
  这股歪风邪气,一定要坚决制止!
  要不然都像这姓张的那么乱来,燃翼还不得乱套?
  这次要是被这么一个小后生骑在头上拉屎,把教育局给打上一杆子,那他吴大书记今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这个还是要慎重。”吴忠诚都没奈心听张文定说完,就很不礼貌地打断道,“不论是教育主管部门,还是学校的教职工,都是为燃县的教育事业做过了巨大贡献的,有许多同志甚至一辈子、一个家庭都投身到教育事业之中了。对这些同志们,全县干部群众都是有着很深的感情的,都是深怀感激的。对这些同志们,我们要爱护、要保护,这是我们县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在教育战线挥撒了青春和汗水……我们不让能同志们流汗又流泪啊!”

  这个理由,真的很好很强大。
  张文定张张嘴,却实在不好反驳,不是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而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怎么说,都不会说得过吴忠诚。
  吴忠诚打定主意要保教育局,理由只会比他多不会比他少。
  张文定在回来的路上设想过多种可能,却就是没有想到过吴忠诚居然强势到压根就不在乎他这个副书记的感受。
  在这一刻,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县长姜富强的日子过得到底有多苦了。摊上这么一位班长,估计不止姜富强的日子苦,别的常委们,也不好过吧?
  哪怕是紧跟吴忠诚的县委常委,估计也心里有些怨言的。
  只不过,大家都迫于吴忠诚的淫威,不敢反抗,可心里,多多少少还是不希望燃翼县里坐着这么一位大家长的吧?
  张文定觉得,现在的燃翼县,看似风平浪静,可实际上,在平静的水面下,早已暗潮涌动,只是缺乏一个变成惊涛骇浪的契机。
  吴忠诚啊吴忠诚,我本想与人为善,可你既然寸步不让,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面了。
  张文定不准备和他继续打嘴皮子官司了,心中下了个决定,他就从教育局入手,把燃翼县这密不透风的权力罩子撕开一道口子,让别的县领导看到一丝光亮。
  别的县领导会不会马上就会有所行动他不敢肯定,但县委姜富强,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

  我的吴班长,今天我一回来就先找你商量这个事情,对你可以说是万分尊重了,既然你这么不给张某面子,那就请你见识见识张某的手段吧。
  第二天就有一次常委会,不是例行的常委会,而是为了讨论燃翼县河西劳动路那一片的老城改造的可行性报告而召开的。
  这种常委会,就只为这个事情开,在别的地方或许时间不会太短,但在燃翼,几乎所有的常委都认为,只是需要说几句漂亮,然后就会通过。
  因为这是吴书记要搞的,没人能够反对,甚至都没人敢反对。但张文定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准备在明天的会上明确表示反对。
  如果今天他和吴忠诚沟通得愉快,那他明天也不会反对吴忠诚要搞的形象工程、不会断吴忠诚的财路。
  燃翼县本来就穷,不在城外开辟新城区,却在最繁华的地段搞老城改造,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因为县城不大,开辟新城商家不愿意投资,繁华地段才有钱景。
  老城的繁华地段居民多,人流量大,投资开发商用或者住宅都能够很快回本并且赚钱,但开发哪块地不开发哪块地,却不是由投资商说了算,得县里决定才行。
  张文定在体制内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他自己不用手里的权力捞钱,可也明白,别人不像他有那么一个有钱的老婆,想要把手里的权力换成实际的利益,那也是很常见的。

  有句话说得好,千里做官只为财啊!
  张文定可不认为,吴忠诚在燃翼这么一手遮天,却仅仅只是因为享受那种权力欲,而不想捞钱。这世上,不吃腥的猫,真的不多。
  在官场中混,能够独善其身,已经是相当难能可贵了。张文定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有着别人所不具备的优势,可他这个优势,却不能阻挡别人的财路。
  吴忠诚要捞钱,他张文定管不着。他到燃翼来,不是当圣人的,也不是搞纪检工作的,他只是希望能够尽他的本事,为燃翼作出一些贡献。
  这个工作是要讲策略的,如果过早地就和吴忠诚对着干,对他没好处。可现在这个情况,他不能继续再等下去了,只能选择硬碰硬,至于碰了之后会是什么结果,现在想那么多也没用,碰过才知道。
  在碰撞之前,他认真地考虑过,最后还是决定不先和任何县领导通气,包括一直被吴忠诚压得很惨的县长姜富强。

  燃翼县委常委会召开,所有县委常委都到了,除了固定列席的人之外,还有财政、国土、公丨安丨、城管、规划、城建这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列席。
  讨论一个老街改造的项目,这阵势起得还是相当大的。当然了,阵势越大,也就越表明县委对这个事情的重视。
  众人依次坐定,各自拿着手上的会议议题看着。
  其实早就看过了,但这时候却还是得继续看一下,要不然也不好干别的啊。
  “大家都到了,那就开始吧。”吴忠诚眼睛眯了眯,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细致调查,多方走访,本着了解群众呼声,解决群众实际困难的思路出发……劳动路那一片,还是要有一个新的规划、新的发展,才能够有新的家园,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新的工作生活环境。”
  说到这儿,吴忠诚顿了顿,看了姜富强一眼,继续说道:“这个事情,今天大家都议一议,看看劳动路那边搞个什么新思路。要有好的定义、超前的眼光、时尚的观念,这个发展才是科学的、才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也才会对得起人民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啊,为这个事情,我是头都想疼了,但还是拿不定主意……老话说得好,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大家一起想,比我一个人想要有效率、有效果得多。在坐的各位都是足智多谋胸有沟壑,大家一起开动脑筋,群策群力,相信一定会给劳动路带去新的活力,让这片燃翼的老经济变成新财源。”

  吴忠诚和一般的县委书记不一样,别人当了一把手都是惜字如金,他则喜欢说话,不管是开会还是单独谈工作,他张嘴就是一通大道理,洋洋洒洒说得很是兴奋,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证明他这个县委书记很有水平似的。
  省委党校的本科学历,一直是他的短板,他总是觉得不拿稿子也能够说上一大段话就是有水平的表现。
  至于他这一通话是真有水平还是会显得更没水平,别人肯定是不敢随便乱说的。
  就像刚才,他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自认诸葛亮把别人都当成臭皮匠的嫌疑的。
  当然了,他自己本来一直就认为县委这些常委们在认识和见识上,都是还没有达到他的高度和档次的。
  张文定听着他这个话,就觉得格外别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