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不倒,冲锋不止。我以血卫国》
第910节

作者: 苇苇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龙小七沉默不语,他当然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对林婉儿说的什么话。现在倒好,这个妞儿拿这件事来恶心自己了。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林婉儿在奚落龙小七。不过奚落的方式倒别具一格,以开玩笑的方式来进行。打人在无形中进行,骂人在嬉笑中完成,这个妞儿很厉害啊。
  “嗨,你们这些小年轻,可真有意思啊。不过也还别说,伯父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跟人开玩笑,哈哈哈……”龙逸哲的胖脸上满是红光道:“想当年我跟你爸还年轻的时候,我也吓唬说要杀了他,哈哈哈……”
  对于这种恶心,龙逸哲非常不爽:妈个蛋的,就算恶心我们老龙家,也轮不到你这个小丫头骗子吧?呵呵,真TM当自己牛逼了?
  “老龙!”龙小七突然对龙逸哲叫道:“你不是说要包养林婉儿吗?你还说她的腰细腿长,奶大皮肤白,弄到炕上就像坐过山车。一看那柳眉细目就知道水大洞深,一听那声音就懂得舌柔活好,日天日地日鬼日龙不如日侄女。”
  突然冒出来的一番话让龙逸哲差点都从椅子上摔下来:妈个蛋的,孙子,老子什么时候说过要包养林婉儿呀?什么日侄女?老子抽死你丫的!
  林婉儿则慢慢收起笑容,死死盯着龙小七。
  “小七哥,这个玩笑有点过分了吧?”林婉儿的声音发冷。

  “哎呀,大侄女,这小七吧,一直都是口无遮……”
  “嗷呜!——”
  圆场的话还没说完,龙逸哲就听到龙小七发出野狼一样的嚎叫声。而他听到声音的那一瞬,肥胖的身体颤了一下:心态啊!心态!
  可他根本来不及提醒,人家龙小七就像一头狼一样冲到林婉儿面前,狠狠的将人家扑倒在地。
  “你要干嘛?你想干嘛?”被扑倒在地,林婉儿一点都不紧张,反而淡定的说道:“怎么,受不了了?呵呵,你可知道,你的这种行为是最愚蠢的。作为一个失败者,就该好好的接受失败的命运,就算你把我杀了,又能怎样,无非是给自己惹出更多的祸端罢了。”
  “老子今个非得弄了你!”龙小七怒吼道:“你哥把老子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我找不到他,但是你也一样!”
  “嗤!”

  龙小七凶狠的把林婉儿的裙子扯碎,目光凶悍无比,就像一头被逼到绝路穷凶极恶的野兽一般。他要用自己的方式惩戒这个女人,而一个男人惩戒一个女人的手段……
  “啊!——”
  被压.在下面的林婉儿发出惊叫声,拼死护自己的身体。
  可她就是一个弱女子,怎么也抵挡不了龙小七的野蛮行径。眨眼间,她的衣服被剥的干干净净。
  “哎呀,小七,给我住手,住手,你疯了吗?”龙逸哲嗷嗷的叫道。

  “我没疯!我要把属于我的给拿回来!”龙小七面目狰狞的狂叫道:“我什么都没有啦,我什么都没有啦!找不到林飞虎,我就拿他妹来偿还!我没有病,我没有神经病——我还是龙小七,最牛逼的那一个!”
  “我的个天那,快来人,快来人,给我把龙小七弄走关起来,发病啦!”龙逸哲叫道。
  很快,龙家来人把龙小七给拉开,找了衣服给林婉儿披上,将其送上车。
  人走了,龙小七也不疯了。
  “心态啊,心态!”龙逸哲气急败坏。
  “好看不?”龙小七点上一根香烟问道。

  “嘶……”龙逸哲倒吸一口冷气,摇头晃脑评点道:“纤而不瘦,肥而不腻,尤其那中间两点樱桃红,煞是喜人呀,嘿嘿。”
  龙逸哲笑的相当猥琐,那双被肥肉挤起来的小眼睛散发着精光。
  好看,的确好看,他一直都知道林婉儿有货,可没想到竟然这么有货。
  “你猜林婉儿现在是哭还是笑呢?”龙小七慢条斯理道:“我猜她在笑,因为她已经摸到了底,虽然受了点小委屈。哎……其实这对林婉儿来说都是小场面,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我当然有心态,神经病的心态!”
  龙逸哲怔了一下,继而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此时,坐在车里的林婉儿的确在笑:爸,龙小七的确废了,而且脑子也被刺激出了毛病……
  有一种心态叫以退为进,经过如此大起大落,龙小七已经深深懂得藏锋的道理。一时的失落算什么?人这一辈子长了,起起伏伏再正常不过。
  林婉儿?呵呵。

  龙小七根本不是吹牛,虽然这个林婉儿心机深沉,可他要耍对方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当然了,耍也得有个限度,得用不同的方式去耍。
  你来恶心我?成,我把你恶心之后还得让你开开心心的离去,心满意足的回家。
  大开眼界占了便宜的龙逸哲煞有介事的跟林宏宇通电话,不断的赔礼道歉。打电话的时候,这个货的眼前全都是林婉儿的两颗红樱桃。
  便宜占了,道歉算什么啊?这就好比把人打了之后赔礼道歉一样,全都不是事。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把人打了以后还高高在上的家伙,标准的欠抽。

  龙小七则美滋滋的抱着老婆睡的香甜无比,他感到很爽,虽然还只是小爽一下。
  第二天一早,一家三口就朝赵安国的老家赶去。
  赵安国的老家距离帝都并不远,退下来之后他没有选择继续住在部队的家属院,而是回到老家的老宅子。而这个老宅已经陈旧的散发着腐烂的味道。
  老宅位于帝都临近的一座城市郊区,独门独院,在现代的都市里也可以算的上别树一帜。老宅本来是要被拆迁的,可就是因为这是赵安国家的老宅,硬是被保留下来。
  苔藓、青砖、葡萄藤满、核桃树……占地足足三四百平方的老宅子充斥着破落的迹象,但破落当中又有种叫人惬意的感觉。

  退下来的赵安国一天都没有呆,脱下军装就回来,连送行酒都没喝。回来之后,他就开始打扫自家的老宅,扫落蜘蛛网,铲除苔藓,整理花草树木。
  “大老板,有啥能帮忙的?”杜小花双手插兜晃进来。
  看到杜小花,忙的一身汗水的赵安国也不客气,指着那片杂乱的花草地说道:“把那片给我整了。”
  “好嘞!”杜小花卷起袖子开干,利索无比。
  不多会,面色刚毅的莫卧虎走进来,看了赵安国一眼之后走进屋,开始进行洗刷。他轻车熟路的把玻璃、灶具等等东西都给收拾干净。
  “来来来,这盆花给我放在这,那个铁树给我放在那边!”雷萧的高嗓门响起。
  这个家伙弄来了一车花花草草,指挥人朝相应的位置放。

  看到这些家伙专门挑中秋节过来,赵安国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很是满足的笑容。
  他走了,最起码还有人没有忘记他。不管是桀骜不驯的雷萧,还是浪荡不羁的杜小花,或者沉稳有余的莫卧虎……他们都来了,虽然每个人都忙的一塌糊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