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8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就往那面走了过去,张光明赶忙抢在前面带路,到了车边,打开了车门,弓着腰请华子建先坐了上去,他才从另一面坐进了驾驶舱。
  华子建说:“到飞燕湖去。”
  “奥,好的。”

  张光明心里是坎坷不安的,他不知道为了什么华子建要到找上自己,更不知道华子建为什么要到飞燕湖去,但他不敢问,他已经丧失了和华子建公平相处的胆量,他有了一种并不太好的感觉,这感觉来源于他对华子建一直都有的惧怕,也来源于他对很多事情与生俱来的那种预知。
  车在宽阔的道路上奔驰,华子建在这段时间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一直是一种忧思重重的表情,这样的氛围一直延续到车停在了飞燕湖的旁边,现在已经天凉了,深秋的气息笼罩着整个飞燕湖,远处烟雾蒙蒙中几只小鸟在展翅飞翔,给原本死气沉沉的环境带来了一种生机。
  华子建下车,旁若无人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张开上臂,深深的呼吸了几口飞燕湖冷冽而清新的空气,然后看看走到近前的张光明说:“带的有烟吗?”
  “有,有。”张光明掏出了烟,颤抖着手帮华子建点上。
  华子建抽了几口烟,才开口说话了:“光明啊,我想告诉你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华市长你请说,请说。”
  “你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这错误来之于你的判断,但显然的,你的判断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偏差,所以你完了,你毁掉了你本来还大有前途的未来。”华子建说的很慢,也很痛心。
  这些话听到了张光明的耳朵里,让他更多了一份惶恐和不安,他就算是疏远和背叛了华子建,但他还是从来都不敢小视华子建,他知道不管是权势,还是手段,他和华子建都不再一个级别,这一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但他还是不能完全明白华子建的话是什么意思:“华市长,此话从何而来,我没有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啊。”
  “你当然不会觉得,谁会认为自己是在做错事呢?要是都知道了,那这个世界也不会有失误和后悔了。”
  “那就请华市长指点一下。”张光明尽力的让自己稳定和平静下来,华子建在今天带给他了太大的困惑,华子建刻意制造出来的这个氛围让他很不舒服。

  华子建抬手弹飞了手中的烟蒂,看着那带着火苗的烟蒂成一个抛物线的弧形远远的跌落在了好几米的地方,说:“我叫你来这里,当然是要给你指出的,其一,你不该自作聪明的对我的未来做出判断,你在我停职后就自以为是的认为我再也无法翻身,对不对,这一点你错了,你对我的了解太少。”
  张光明一下怔住了,不错,当时自己是那么想的,因为自己看多了官场上的起起落落,在那样的情况下,华子建本来是应该永远沉寂下去了,所以张光明没有辩解和反驳,他觉得没有必要,他和华子建都是同一类的人,彼此看问题都不会有多少出入,如果一定要说有差别,那就只是一个看问题的深度和广度问题。
  华子建没有看张光明,继续看着远处雾气沉沉的湖面,说:“本来这也可以理解,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你最多也就是停止不前,终老在县委书记的这个位置上,我不会提拔你,但也不至于打压你,问题在于,你又犯了第二个错误。”
  华子建的笃定很泰然,让张光明的心就慢慢的收缩在了一起,他被华子建这种平平淡淡,充满了落寞的遇到完全震撼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华子建的话。
  华子建又说:“第二个错误就是你不该帮助季大公子去担保借款,这样你就让大宇县陷入到了一种潜在的危险中,这一条才是你会受到惩罚的真正原因。”
  张光明心胆俱寒,他没有想到华子建连这都知道了,他在恐惧中,突然的就有了一种爆发,这完全就是一种不再顾忌,破罐子破摔的撕破脸皮的精神反弹,他用依然在颤抖的嗓音冷笑了几声,说:“但问题是谁来给我惩罚?是你吗?你以为你能一直在新屏市掌控乾坤,不要忘了,现在新屏市还是冀良青在做书记,而以后的市长会是谁,现在也很难说。”
  华子建也漠然的转过了头,用冷冽的目光看着张光明,说:“这就是你第三个错误,你的判断误导了你的选择,你以为形式的发展真的会那样走吗?你错了,错的离谱,为什么我带你来飞燕湖,就是让你看到那远处的工地正在施工,他们为什么能恢复施工?我和冀良青争斗的焦点是什么?你好好的反省一下,在联想一下刚才冀良青的表情,你就会想到你错的有那么的厉害了。”

  张光明长大了嘴,几次想要反驳,但却越来越觉得华子建说的没错了,华子建将要垮台的真正起因就是影视城的萧博瀚,但现在影视城恢复开工了,这其实也就说明萧博瀚没事情了,既然当事人都没有事情了,华子建又怎么会有事情?
  华子建看着张光明变化不定的神色,继续着自己的打击:“你以为冀良青有省委的季副书记撑腰就万事大吉,那么我还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盘棋已经下完了,很不幸,不管是冀良青,还是季副书记,他们都是输家,包括他们用影视城项目做诱因,搞出的游行示威,这些最后都会成为他们的败笔,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最终的棋局是什么结果。”
  张光明一面后退两步,一面摇着头说:“不,不,你在危言耸听,你在吓唬我,你想利用我,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你肯定在吓唬我。”
  华子建有点怜悯的看着张光明,轻轻的摇下头说:“你真可怜,到现在还执迷不悟,那么随便你吧,我们拭目以待。”
  华子建返身就上了小车,留下张光明一个人在那里苦苦的思索和颤栗,其实张光明一点都不苯的,要是一个蠢货,他也不可能从基层摸爬滚打换到一个县委书记的位置,因为一个县委书记的比例将是几十万比一的极小概率,那绝不是能随随便便靠混就坐上来的。
  华子建刚才的话,张光明从心理上是希望那是假话,但从理智上看,那又真真实实的具有很大的可能性,这一点在影视城一恢复接管,影视城的资金一解冻的时候,张光明就已经有了这个预感了,不过作为任何一个人,都总是希望事情会出现偶然和意外,张光明也是一样,他把自己的希望和寄托都放在了冀良青和季副书记的身上。
  而华子建刚才却轻轻巧巧的就打破了他的这种幻觉,让他不得不正视和面对现实,不得不认真的思考一下,万一一切都按华子建说的这样发生了,自己该怎么办?
  同时,华子建的笃定和泰然自若也加深了这种趋势的可能性,张光明有点迷失自己了。
  他最后还是冷静了下来,不管事情会不会发生到华子建说的那样,但张光明觉得,自己在帮助季大公子多借款担保的这件事情肯定会成为一个定时丨炸丨弹,退一步说,就算最后冀良青胜了,华子建被赶出了新屏市,但可以肯定的说,只要华子建或者华子建身后的人在反击中拿出这件事情作为一个破绽来攻击一下,自己都难逃厄运,自己也许会成为这场博弈中的一个殉葬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