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8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很快的,华子建又有了一个很荒谬的想法,这样的一个女子,昨天却那样含情脉脉的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真心还是一种长居国外形成的玩世不恭的游戏心理,也不知道她在床上又会是一种什么养的风情?
  不过这个想法只是如白驹过隙般的一闪就消失了,华子建暗自呸了自己一口,龌蹉!
  他笑着迎接着转身而来的萧易雪,竖起了大拇指说:“好,不错,萧总很有大将风度,刚才这气势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萧易雪就一下又满眼的柔情益出,说:“华市长真这样认为吗?”
  华子建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这怎么又来了,到底那个才是真实的她啊。
  华子建掩饰着满心的疑惑,哈哈的笑着说:“真的啊,刚才很精彩,好吧,我们回去继续座谈。”

  萧易雪轻笑了一声,又是那风~情万千的样子,笑笑说:“算了,我也想赶到工地去看看,刚接手,事情会很多,还要到银行去处理资金问题,没时间在你这瞎晃悠。。。。。嘻嘻,我是不是说的有点太真实了。”
  华子建有点尴尬的说:“不错,事情确是如此,你快去吧。”
  其他的几个副市长都在暗自好笑,也只有萧家的人敢说这样的话啊。
  萧易雪带着手下,分乘了好几辆车离开了,华子建这面的接待会也算结束散伙了,本来华子建还安排的有一个招待宴会的,但现在看来也是用不上了,也罢,对华子建来说,这些繁文缛节,能减就减。
  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心情越来越好了,悄无声息的战车已经滚滚开来,第一个回合也告一段落,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待,华子建也相信,这样的等待不会太久。
  但也绝不是这样空空的等待,是的,自己绝不能等待,既然你们的招数已经出了,接下来就要看我的了,华子建冷静下来,他要好好的思考一下,自己的反击该从哪里开始,而反击之后呢?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这所有的问题和细节,都是需要仔细的谋划一下,不动则已,动就要一剑封喉。
  而在街道对面的市委办公楼里,冀良青缓缓的放下了电话,他眼中失神,呆呆的愣了好一会,在坐了下来,刚才的电话已经让冀良青明白了现在的局面了,虽然给他汇报的人只是说萧博瀚的妹妹来了,接管了影视城的项目,而且据说银行也会很快的给他们资金解冻。
  但冀良青之所以是冀良青,那就是他对局势有自己研判和分析的超乎常人的能力,他已经从这个表象中感到了更多的内容,窥一斑而知全豹,冀良青有了极大的惊恐,他陷入一个看不见敌人的恐怖而奇异的战场里了。
  是的,没有敌人,萧博瀚是没有对他发动攻势,他一直在受着自己的进攻,他根本都没有还手,但显然的,自己已经受到了攻击,这攻击其实就来源于自己的攻击反弹的力量,自己失算了,也许不仅仅是自己,是季副书记失算了,大家过于自信的认为萧博瀚不可能翻身,但萧博瀚现在已经翻身了,所以,围绕着他展开的所有阴谋都在霎那间曝光和失效,自己败了,真的败了。

  冀良青在想,实际上自己败的有点委屈,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但这次因为过多的贪婪让自己丧失了警惕和谨慎,自己在梦幻般的憧憬中不经意地忽略和淡忘了危险,更淡忘了华子建这头饿狼的存在,如今危机迫在眼前,怪只怪自己这个土皇帝当的时间长了,对一切都麻痹,都太理所当然了,而导致今天这个使人惋惜和遗憾的错局,所谓百密一疏,自己威风一世,得意半生,自己这个在这个弹丸小地也数得上是顶天立地、历经沉浮的老人了,本来自己应该在黑暗和龃龉、残酷与算计、欺骗和贪婪、争斗和虚伪的官场里度过我自己的一生的,可是仅仅就因为一时的大意,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唉,这个变化外人是看不出来的。

  冀良青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些人——季副书记,王书记,华子建等等......如果不是这些人,自己又何曾能够走到今天这步田地,不是冤家不聚头啊!人的一生是因果报应的一生,所有际遇果然都是天定,都隐藏着人自身永远无法预知的玄机的呢!到了此刻境遇,冀良青同志算是彻底地领教了、明白了,也彻底地折服于命运和造化的捉弄之潜能、之神奇、之永恒了。
  冀良青有点迟疑的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季书记,我冀良青啊。”
  电话的那头传来季副书记神清气爽的声音:“呵呵,良青同志啊,今天一起都还好吗?”
  冀良青黯然的说:“新屏市影视城正式复活了,萧博瀚的妹妹来接管和解冻了资金。”
  冀良青就听到了那面‘咣当’的一声,他猜想,季副书记应该是把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好一会,那面才传来了季副书记虚弱无力的话:“你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对方也是一个小时之前才出面,所以我们算错了。”
  季副书记有点难以置信的,喃喃自语:“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怎么可能这样呢?一切尽在掌握中啊,但怎么就会这样呢?”
  季副书记和冀良青一样的清楚,萧博瀚的事情一但出现转机,他们的所有计划都完蛋了,而且不止是这个问题,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分明就是有一个巨大的圈套在围绕着自己,有一条看不见的绳索就在自己眼前晃动,自己看不清,但它确实存在。

  相比而言,自己将要面临的危险比冀良青更多了,冀良青的级别不高,而且他没有给总理上那个意见稿,所以他就算受到打击,也只会是在第二波,而自己要首当其冲的遭遇到第一个打击,关键他是来之最高层的打击,自己接不住,也扛不住。
  他有点颤抖着嗓音说:“良青,你要好自为之,恐怕接下来我们会有麻烦了,特别是影视城工地罢工的事情,你更要处理好,不然会成为一个最大的麻烦。”
  冀良青叹口气,从电话中,他分明感受到了过去一直让自己仰望的,崇高的,绝对威严的季副书记已经倒了,这种精神的奔溃自己见过太多,自己现在何尝不是如此呢?但自己至少还没有倒下。
  “这到是小事,我就是给季书记汇报一下,请你自己有个准备,我这里放心,不管怎么也不会扯上你什么的。”
  “嗯,嗯,那就好,那就好。”

  冀良青第一次在对方没有说完的情况下挂断了电话,他不想再说什么了,接下来对方的打击将是严酷和残忍的,自己要做好全方位的防卫工作,能不能辛存下来,这就要看天命了。
  整个上午,冀良青办公室的电话分外的安静,他再也有了往日的繁忙,好像大家都明白了现在的局势,实际上这或许就是一种巧合吧,更多的人是无法从这表明的事态中看透其中深刻的结果的,除非智商奇高,或者参与其中的当事人。
  但冀良青现在的情绪是无限悲观的,他有了一种树倒猢狲散的感觉,他不抽烟,不喝茶,就那样坐了一个上午,面色惨白,心底低沉地哀号着——这个只求利益的世界,大家彼此就只是相互利用而已,哪里会有什么真情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