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39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后勤部队也被紧急动员起来,向巴丹运送尽可能多的粮草和弹药。大量的民用车辆被征用。刹那间,各种车辆从四面八方涌向巴丹。从马尼拉出城的三号公路上,挤满了满载弹药的卡车,拖着155毫米炮的牵引车,装载着海军用枪炮的卡车以及大小轿车,还有不少马车和牛车也夹杂在里边。
  抢运物资给养的工作进行得极不顺利,可以说简直是一团糟。越乱越出错,由于时间紧迫,麦克阿瑟在下令抢运物资时竟然忘记及时与奎松通气,这也与他一贯颐气指使的性格相符合。奎松水平不高脾气挺大,他对美军擅自往巴丹半岛运送物资大为不满,并立即发布了一项指令,不许美军从未被日军占领的地区征集食品和运走粮食,更不许美军擅自占用铁路。等双方再次沟通达成一致奎松重新下达新命令时,不少宝贵的时间又被浪费掉了。

  同时,由于远东司令部的参谋们将主要精力都用于对付日军的进攻,只是把向巴丹半岛抢运物资的命令简单地通知下去就算完事,并没有跟进的督促与检查。执行命令的部队根本没有理解此举的重大意义和紧迫性,所以各地抢运物资的工作拖拖拉拉,进展缓慢。更有甚者,有的部队在撤退时顾不上炸毁后勤仓库就落荒而逃,使得大部分弹药和粮食落入了日军之手。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北吕宋的指挥官温赖特少将身上。撤退成功与否的关键,就在于他如何组织迟滞日军的迅猛攻势。骑兵出身的温赖特是麦克阿瑟西点军校的学弟,老麦大四那一年小温才刚入学。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现在到了温赖特拿出真功夫的时候了。温赖特也的确不负众望,他奇迹般地将溃散的部队重新集合起来,并神奇地使他们重新焕发起战斗的勇气。仓促之间,温赖特在日军的前进道路上临时构筑了五条防线,每条防线之间相隔大约一天的路程。温赖特指挥北吕宋部队依托几条防线且战且退,同时命令工兵部队炸毁桥梁、设置路障、破坏道路,有效迟滞日军的推进速度。撤退途中,他们总共炸毁的桥梁有184座之多。在香港和马来亚,英军干出类似的事情也无数不少,很快就要轮到爪哇岛的荷兰守军了。将来如果在战俘营里搞一个桥梁爆破劳动竞赛,估计水平肯定不低!

  对日军来说,最让他们头疼的是美军那两个坦克营。那些“斯图亚特”轻型坦克如果拿到欧洲战场肯定打不上主力,但面对日本人却变成了克敌制胜的利器。日军的89式中型坦克及95式轻型坦克都难以与之抗衡。作为战略预备队,两个营的美军坦克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在战场上疲于奔命、四处救火。日军步兵缺乏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因而这些坦克的出击往往能收到预料不到的奇效。
  美菲军的抵抗异常顽强。在关键的阿格诺河防御作战中,温赖特率领一群几乎弹尽粮绝的部队硬是把已经过河的日军上岛支队给顶了回去。支队长上岛良雄大佐也在一片椰林中擦拭汗水时被美军流弹击毙。尽管如此,温赖特布下的每一条防线也仅仅只能守一天左右。到28日清晨,美菲军已经退守到离马尼拉只有97公里的第四道防线。1941年的最后一天,他们已经只能死守最后的第五条防线了。

  从登陆作战一开始,日第十四军参谋长前田中将就一直强调,绝对不能让美菲军撤退到巴丹半岛,他的意见得到了第四十八师团师团长土桥勇逸中将的赞同。但两人的意见并没有得到大本营和南方军的认可。对于盟军主动放弃马尼拉并大张旗鼓宣布其为不设防城市,有“儒将”之称的本间司令官可能书读得太多了,还误以为这是麦克阿瑟设下的“空城计”,试图引诱日军上钩。“谨慎为妙”使他不但放慢了进攻速度,也未能及时打破美军撤退至巴丹的战略企图。

  事实上,如果日军不是转向马尼拉,而是继续向北吕宋的温赖特部队施压,全力拿下美菲军队撤退的必经之路——卡隆比特河上的两座桥梁,那么北吕宋的第七十一师、第九十一师以及南吕宋主力撤往巴丹的通道将被彻底切断,围歼美菲军主力于马尼拉平原地区的战略意图就有可能变成现实。就在本间举棋不定的几天里,正在溃退的美菲军与成群结队逃难的老百姓夺路而逃,各种车辆和行人在这两座桥梁上拥挤不堪,军队一度被远远地堵在后边。有些车辆不得不掉头返回马尼拉,正好与从那里驶出的车辆迎头顶上,进一步加剧了交通的拥堵。

  道路上简直乱成了一锅稀饭。美军第十七军械连马茨�6�1奥斯维尔中士这样形容道,“我们一路向南撤退,撤退很快变成了溃退。可笑的是,我们只有溃退的精神状态,却没有溃退的速度。道路被堵得水泄不通,整个公路上一片嘈杂,英语的叫骂声、菲律宾语的叫喊声,女人和小孩的哭叫声此起彼伏,维持秩序的宪兵也束手无策。我们很担心遭到日军的空袭,当时我们的战斗机已经不见了踪影。日军战斗机或者轰炸机俯冲下来,就能把挤在公路上的车辆炸成碎片。幸运的是,我们并没有遭到日军的空袭。”

  中岛中佐根据进一步的情报确认,美菲军主力正一窝蜂地向巴丹半岛撤退。得到这一确切消息的本间才发现了自己的致命失误,拼命想切断那两座至关重要的桥梁。但为时已晚。麦克阿瑟投入了他最后一支坦克预备队,以高昂的代价成功地阻止了日军的企图。早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本间中将满脑子都是马尼拉,——那可是日军南方作战攻下的第一个首都。对于一个军事将领来说,攻占敌国的首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他全然忘记了自己中掌握着制空权,炸断那两座桥易如反掌,只需派出为数不多的轰炸机去扔几颗丨炸丨弹就行了。

  现在炸毁桥梁的主动权到了温赖特手中。1942年新年元旦凌晨,温赖特少将已经可以遥遥望见美军背后尾随而至日军先头部队的模糊身影了。当最后一批美军断后部队连滚带爬地通过桥梁时,温赖特断然下令“炸掉它”!6:15,随着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卡隆比特河上的两座大桥瞬间坠入河中。那些几乎就要冲上桥面的日军无奈止步了。
  美国人以空间换时间的顽强战斗取得了显著成效。本间的重大失误帮助美菲军成功实现了“远东敦刻尔克大撤退”。在整个行动中美菲军损失甚微,共有9个师约80000人撤到了巴丹半岛,此外进入半岛的还有难民26000人。后来就连日军也承认,美军的成功撤退是一次“伟大的战略行动”。但胜利并不是通过撤退来获得的,这个所谓的“伟大”行动,并未能挽救美菲军队最终覆灭的命运,只是将灭亡向后推迟几个月而已。

  先期进入巴丹的南吕宋部队已经配合原来的驻防人员在构筑半岛的防御工事。由于此处防御体系构筑之前已经进行了多年,因此当日军尾随而至时,半岛的防御体系已初步形成。
  如果将马尼拉湾形容成一只瓶子,那么从地形上看科雷希多岛无疑就是瓶塞。屁股刚刚坐稳的麦克阿瑟又开始吹上了:“日本人也许找到了瓶子,但是我掌握着瓶塞。”他同时宣称,向巴丹半岛撤退的决定是他在菲律宾防御战中所做出的最英明和最关键的决策,全然忘了当初做出这一决定时他是多么的不情愿。
  相比其他战场的糟糕状况而言,只有麦克阿瑟据守的菲律宾堪称亮点。不是因为他做得很好,而是别人做得更差。这里的美菲军坚持抗战了近五个月之久,成为盟军远东“最后的堡垒”。麦克阿瑟晚年在《回忆录》中写道:“巴丹半岛和科雷希多岛成了全球的抗日象征,也是一种精神鼓舞。”
  对此日本人深表赞同。他们同样认为,“巴丹半岛的抗战产生了一种影响力,一种精神上的巨大影响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