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79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接近,我的手摸向了乾坤囊。
  破败王者之剑。
  拔剑斩。
  在拔出长剑的那一刻,我将一剑斩的法门运行到了巅峰,猛然一剑划出。
  一剑斩!
  长剑斩去,于双刀之上,随后迸发出了巨大的炸响来,Ben仔光站立不住,直接摔进了人群之中去,而我拖着长剑,冲入了人群之中。
  能够在这个时候赶到Ben仔光身边的人,都是忠心耿耿之辈,每一个都是悍勇无双,有的拔出了长刀,有的亮出了火器。

  而这个时候的我,亮出的,是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
  长剑而往,不管前面有多少人。
  我只知道谁敢挡我,就是一斩。
  一剑而上。
  唰、唰、唰……
  我在人群之中挥舞长剑,不断与周遭之人拼斗,然而目标却直指Ben仔光,那家伙瞧见我如同疯狗一般的势不可挡,终于死了再奔逃的心思,而是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与我对撞起来。
  而双方这一拼,我立刻感觉到了Ben仔光之所以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来,并非浪得虚名。

  不愧是秦魔的得意高足。
  他的双刀灌注了劲气之后,刀身灼热,散发出微微红芒,一刀一刀地劈砍而来,气势惊人,所过之处,一片灼热。
  喝……
  Ben仔光战得痛快,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炸裂开去,露出了满是刀疤的上半身来。
  宛如精钢一般结实的肌肉上面,贯穿了无数的刀疤,有的只是细痕,有的则是如同蜈蚣一般的针脚弥漫,而在他的胸口处,则纹得有一头惟妙惟肖的饿虎,黛青色的调色将其冷酷暴戾的一面勾勒无疑,仿佛随时都要呼之欲出一般。

  而翻转过去的时候,我却瞧见Ben仔光的左臂之上,竟然还有一位身材曼妙的敦煌飞天。
  双方一阵砍杀,而就在此时,突然间有重物从天而降。
  砰!
  一声巨震,炁场鼓荡,众人站立不住,有的直接跌倒在了地下去,随后有一个黑影子在人群之中奔走,拳风腿影,拳拳到肉,不断有人飞起。
  当我与Ben仔光双双砸落到了墙上之后,他身边已经没有一个能够站起来的人了。
  屈胖三料理杂鱼的手段,远比我刚猛剧烈。
  而这个时候,Ben仔光也已经明白了自己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口中一阵念叨,胸口之中的那头饿虎猛然跃下,化作了一团黑雾凝结而成的猛虎,朝着我扑来,而左臂之上的飞天,却是化作了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挺着汹涌波涛,朝着我掩杀而来。
  他也没有趁机再逃,而是手持双刀,与我正面一战。
  啊……
  他怒声吼着,将所有的愤怒和情绪,都集中在了这垂死一击之上来。
  事实上,对方的猛虎,又或者飞天,对于寻常人来说,都是一种未知惊诧的恐怖手段,但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
  这是阴灵之物,不管是什么原理,它都有着恐惧的东西。

  而最恐惧的,只怕是至刚至阳的雷电。
  道门降妖除魔,首选雷法,正是因为这个生生相克的道理。
  而我的破败王者之剑,经过极品雷击木剑鞘的温养,从来都不缺此物,更何况身怀大雷泽强身术的我,对于此道,也是个中翘楚。
  所以当对方发动全力冲来的时候,我也猛然捏住了手中的剑柄,灌注全力。
  当蓝紫色的电芒从破败王者之剑之上弥漫而出的时候,Ben仔光就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机会,随后我长剑挥舞,无论是凶猛的饿虎,还是身材曼妙、让人欲血膨胀的飞天,都带着一声凄惨尖厉的叫声,化作了虚无。

  而随后我再次斩出了三剑,三剑过后,Ben仔光手中双刀应声而断。
  他手中的双刀应该是有来头的,要不然也撑不到现在。
  不过再有来头,又能如何?
  然而最终让Ben仔光臣服的,并不是我的长剑,而是屈胖三的招牌菜断子绝孙腿。
  一脚踢过去,堂堂和记大佬,Ben仔光直接跪倒在地。
  他痛苦地捂住了裆部。
  我所能够做的,只有上前过去,一把抓住了Ben仔光的脖子,然后一阵噼里啪啦地拍打,将他的修为给禁锢住,再使用遁地术,逃离了现场。
  十分钟之后,我们出现在了一处无人的海堤角落里。
  望着不断拍打岸边的海水,我把从Ben仔光身上撕下来塞进他嘴里的破布,又给扯了出来。
  Ben仔光一得解脱,立刻张嘴大骂,然而半句话都没有出口,我的长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过来,平静地问道:“许鸣在哪里?”

  事情闹得这么大,我们不可能杀光所有人,所以不管大佬庄是否逃离,我们抵临港岛的消息,应该都已经散发出去了。
  许鸣应该是早有准备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也并没有改变初衷,那就是这个无耻败类,必须死掉。
  Ben仔光很硬气,咬着牙不说话。
  他不肯说,这是骨气,我叹了一口气,看向了旁边的屈胖三。

  屈胖三也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抓向了对方的胯下。
  Ben仔光叹了一口气,然后大叫了起来。
  我捂住了对方的嘴。
  几秒钟之后,他使劲儿眨眼睛,显然是有话要说。
  我放开了手,原本刚强坚毅的Ben仔光一下子就流出了悲伤的眼泪来,说都是场面上混的人,能不能给一个痛快?
  我说你想死?

  Ben仔光哭了,说对,给我一个痛快吧。
  我愣了一下,说许鸣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好,你竟然愿意为了他付出生命?你们之间,有基情?
  Ben仔光呸了我一口,说许鸣算什么东西,我是为了我师父。
  我说这更奇怪了,兰德公司的人告诉我,说你师父本来是扶持许鸣的,结果后来那家伙抱到了大腿之后,回头就开始排挤你师父了,把你师父送到了马来西亚去,这明摆着是要边缘化你师父啊,怎么你还说为了你师父?
  听到我的话语,Ben仔光猛然一震,看着我说道:“兰德公司?你们是兰德公司的人?”
  我摇头,说不是,只是有合作而已。

  Ben仔光把握到了什么,说你的意思,是兰德公司已经对许鸣不满了,对吧?
  我笑了笑,说像许鸣这样朝三暮四、忘恩负义的二五仔,你觉得兰德公司会放心他?想想小佛爷的遭遇,想想你师父的遭遇,你觉得你跟着他,真的有前途?
  Ben仔光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没有再说话。
  一时之间,大家陷入了沉默之中。
  屈胖三似乎有点儿不太适应这样的气氛,于是再一次伸出了魔手。
  啊……
  Ben仔光叫了起来,苦笑着说道:“别、别再来了,再来一次,我真的就废了。”
  屈胖三毫不在乎,说没所谓,能不能活过今晚还两说呢。
  Ben仔光说别啊,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我看着他,说别啊,我都还没有开始用刑的,你怎么就招了?不给劲啊……
  Ben仔光哭着说道:“他老是对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动手,谁受得了啊?再说了,我师父去了马来西亚,三个多月都没有消息了,我还一直怀疑呢,现在听了你的话,我还能为他卖命?”
  日期:2016-07-14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