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80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宁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最初他也向过河口,不过却包飞扬否定了。因为在包飞扬看来,河口乡只有一个内河码头,而且偏在内陆,没有什么发展潜力。陈港与河口码头相比,现在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可是陈港的潜力是河口码头不能比的,陈港现在的海湾能够建设五千吨级以内的近岸码头,而且外侧还拥有一条难得的深水航道,可以在沙洲上建设万吨级以上的深水码头。刘宁当时也觉得方夏陶瓷作为一家大企业,河口乡的码头肯定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或许陈港的前景能够打动他们,也就同意了包飞扬的意见。

  可是让刘宁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对陈港的简陋不满的张久一竟然真的会对河口感兴趣,要知道河口的码头条件比陈港更加简陋。单单就张久一现在表现出这样的姿态,就算最后没有选择望海,恐怕他和包飞扬也难辞其咎。
  刘宁真的是一肚子委屈都没地儿去诉苦,他很后悔当初他没有向包飞扬坚持自己的正确意见,也痛恨自己怎么就没有向张久一提一下河口呢,现在不要说功劳被焦梦德抢走了,他能不能保住屁股底下的位置也已经成为问题。
  “谢谢,谢谢周书记,也谢谢焦书记,事不宜迟,我想明天就去河口码头看一看,就请焦书记做个向导,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张久一没有去看刘宁的脸色,他倒是看了一眼包飞扬,包飞扬好像也有些吃惊。不过显然包飞扬也仅仅是吃惊,并没有什么慌乱的意思,清亮的眼神盯着张久一,让张久一没来由感到一阵心虚  。
  “没问题,我老家就是河口乡的,明天我请张总品尝正宗的冠河鲫鱼,来了望海不吃冠河鲫鱼,那可就是白来了。”不等其他人反对,焦梦德连忙一叠声地答应。

  周知凯看了看焦梦德,欲言又止,他刚刚确实想站出来亲自带张久一去河口考察的,没想到焦梦德反应太快了,还没有等他说话,就已经答应下来。张久一好像对焦梦德很有好感,又马上附和答应,让他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周知凯不由恼火地瞪了一眼包飞扬,当初他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包飞扬身上,希望他能够创造奇迹,没想到问题竟然就出在他这里,如果没有包飞扬,刚开始他就亲自出马的话,说不定事情早就谈成功了,哪有焦梦德表现的机会?
  看到焦梦德和张久一相谈甚欢,其他人心里又羡又妒,特别是一直跟焦梦德不对付的曹逊,气得差点骂娘,心里懊恼道:“真的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自己怎么会相信包飞扬这个废物,好好的事情办砸了,白白便宜了姓焦的那个混蛋。”
  曹逊异常恼火,焦梦德这次要是立功,以他的年龄,说不定还能够升一格骑到他头上,就算升不了,在县委的排名也可能越过他,跑到他的前面,这是曹逊无法接受的事情。

  县长杨承东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刘宁是他这条线上的人,他对刘宁也很信任,所以当初他将事情放手给包飞扬和刘宁去做,万一做成了,首先是县政府的功劳,失败了也追究不到他的责任。可是没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没有希望也就算了,可是本来能够成的事情,却被包飞扬和刘宁搞砸了。如果焦梦德真的将事情做成了,那么首先是县委的功劳,跟县政府没有关系,而且焦梦德真因为这件事升格的话,说不定顶的就是他县长的位置。

  杨承东也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直接出手操办这件事,他相信自己出面的话,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不过现在他们都没有办法,焦梦德和张久一一唱一和,已经将事情敲定了,他们就算想插手,也要担心张久一临时变卦,抢不到功劳不说,还要承担搞砸事情的责任,他们谁也不敢冒这个险,只能任由焦梦德将事情抢到手上。
  看到大局已定,焦梦德和张久一不由相视一笑,焦梦德这时候才想起包飞扬,得意地看了他一眼,结果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包飞扬没有丝毫失意和慌乱的模样,反而冲他微微一笑。焦梦德心中不由得暗道,包飞扬这王八蛋究竟是被气糊涂了,还是得了失心疯,眼看这个项目尘埃落定以后,他就要被追究责任,竟然还乐得出来?
  年轻人啊!还是太年轻啊!包飞扬你这个小王八蛋想和老子掰手腕斗心眼儿,真是自寻倒霉啊!
  包飞扬自嘲地笑了笑,事发突然,让他这个方夏陶瓷集团的幕后老板也感到十分惊愕。不过他并不想刘宁等人那样感到担心,因为在方夏陶瓷集团来说,他包飞扬才是最后说话做决定的人啊!所以他将焦梦德、张久一等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不禁起了疑心,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看起来天衣无缝,可是未免也太戏剧化了一点。还有河口的情况他很清楚,根本不适合方夏陶瓷集团未来发展的要求,难道张久一就看不出来?不可能啊!以包飞扬这几天和张久一交谈来看,张久一还是具有一定的专业水平的,至少在行业的平均水准之上吧?

  不过呢,包飞扬没有证据在手,也不想妄自去做什么恶意的揣测。他只能认为张久一还不了解河口的情况,所以才会觉得河口的条件更好,想必他明天看到以后,就不会这样觉得河口条件比陈港有什么优势了。倘若不是这样的话,那只有一个可能,恐怕张久一早就已经和焦梦德串通好了,眼下只是演一出双簧而已!RS
  第二天,焦梦德带着陈东阳等人陪同张久一和考察团前往河口,包飞扬和刘宁这两个人却有意无意地被安排了别的工作,等于是被排除在外。
  “包县长,听说焦书记和考察团去了河口……”杜金平借着进办公室倒茶的机会小心地看了包飞扬一眼。
  包飞扬正在看一份望海县的统计报告,闻言抬起头来:“嗯,我知道。”
  见杜金平欲言又止的模样,包飞扬不由得笑了起来:“金平你是不是有些担心?”
  杜金平勉强笑了笑,他自诩阅人无数,没想到会在包飞扬身上看走了眼。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包飞扬依然镇定如斯,之前杜金平产生认同、向包飞扬靠拢,也有这部分原因,没想到这家伙就是神经粗大,原以为他能够凭借方夏陶瓷的项目在县里奠定地位,没想到最后被人摘了桃子,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可是他想不明白,包飞扬这份镇定功夫是哪里来的,难道他就不知道已经是火烧眉毛了吗?
  包飞扬知道杜金平在想什么,他摆了摆手道:“好了,金平你对县里的情况很熟悉,河口乡的情况并不比陈港好,而且没有港口,从发展潜力来说,远远不如,就算张久一看上了,方夏陶瓷集团那边也不会同意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嗯,我也觉得陈港更合适。”杜金平无奈地说道,包飞扬到底还是年轻气盛,太过以自我为中心,总以为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张久一作为方夏陶瓷考察团的负责人,他的看法肯定会影响方夏陶瓷的决策,他们的看法再正确也没有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