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88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是吗?听说这个人才是你招聘来的?”男人在说话时,眼睛微咪着。
  王文祥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全是。是省商务厅陆处给推荐过来,我牵头负责初审后圈定的。当然最后经过了领导班子评审。”
  “不必谦虚。看来,能招聘到这个人才,全有赖于你王大主任的功劳了?”男人说着,眉毛挑了几挑,“听你所言,这是一个天大的人才了?”
  王文祥又点点头:“是,是人才,真正的人才。”然后又谦虚着说,“是大家共同的功劳。”
  “咣当”一声,里屋屋门打开,一个女人冲了出来,手指王文祥,怒声道:“王文祥,你知道他是谁吗?他……”
  男人瞪了女人一眼,大声道:“你说什么?”
  女人一怔,收住话头,楞在当地。

  “啪”,男人一掌拍在沙发扶手上,咬牙道:“王文祥,你干的好事。”
  “我,我怎么啦?”王文祥心头一颤,茫然不解。
  男人手指王文祥:“你少装糊涂,你能不知?难道你还能被姓楚的耍了?我看你是和他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也罢,反正你王文祥现在也用不着我了,马上咱们就是平级,你又抱上粗大*腿了。说不准你很快就会成为王县长、王书记。你回吧。”男人说完,挥了挥手。
  今天这是怎么了?王文祥很无解,但他看的出,领导在气头上。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很无辜,也想和对方掰扯掰扯,毕竟自己曾经救过对方,是对对方有恩的。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念头,那样不是更让领导认为自己眼中没有他了吗?这样想着,王文祥说道:“领导,您可能对我有误解。但我王文祥在此表态,我永远都不会背叛您,我还是那句话,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先走了,改天再来。”说完,向外走去。

  王文祥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屋门也关上了。
  女人走到沙发旁,坐到了男人身边,叹了口气:“哎,怎么就把他弄回来了?”
  男人长嘘一口气:“那还用说?肯定是姓楚那小子搞的鬼。”
  “我一直说姓楚的不是省油灯,不能放松警惕,可你却天真的想和平相处。现在你看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吧?”女人说着,在男人手背上拍了拍。
  男人不说话,但又长长嘘了口气。
  “我知道,你也想息事宁人,可姓楚的根本就是狼性难改。”女人看着男人,狠狠的说,“我们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男人没有接茬,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对王文祥怎么看?”
  女人思虑着说道:“依我看,他是被那小子蒙蔽了。”

  男人叹了口气:“观察观察吧,人心难测。”
  “姓楚那小子呢,怎么办?”女人追回。
  “从长计议吧。”说着,男人在女人腿上拍了拍,“那可不是省油灯,要做到万无一失。”
  女人没有犟嘴,而是点点头,长嘘了一口气,显然他也认可“不是省油灯”这句话。

  两人都不说话,屋子里陷入一片寂静。
  主任办公室里,楚天齐和石重生还在对视着。
  虽然五天前已经见过面,但当时只注意做面试事宜,并没有细看,今天楚天齐要仔细观察一番。
  面前的年轻人,和自己年龄相仿,长方脸、板寸头,肤色偏黑,个头估计有一米八零左右。他的脸上始终带着自信的笑容,眼神中充满真诚、友好。

  看着看着,楚天齐嘴角也微微翘*起,说道:“你应该还有一个名字吧?”
  “是的。”石重生点点头,“现在这个名字,是后改的,大约用了四年多了。”
  “哦,那现在这个名字肯定有什么喻意吧?”楚天齐问道,“能说出来吗?”
  石重生一笑:“跟别人不能说,跟你可以。其实也没有特别的意思,就是取‘重生’二字的本意,意即死而复生。”

  楚天齐感叹道:“有点太壮烈了吧,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多大点事儿,有这个必要吗?要是我的话,绝不会这么做。”
  “有,当然有了,当时我很痛苦,更多的是无奈、悲哀。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逃离了原来的生活,逃离了原来的环境,并改成了现在的名字。”石重生陷入回忆之中,“我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几乎断绝了和以前的一切联系,就连家里也不知道我去了那里,这一去就是三年多。后来,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可能同是天涯沦落人吧,我们互相关心,互相扶持,我也走出了过去的阴影。”

  “你完全没必要那么痛苦的,因为你并没有错,只是阴差阳错的遭人算计而已。你当时选择逃避,反而会让人觉得你心里有鬼。”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假设现在在遇到类似的事,你还会选择逃避,甚至改换名字吗?”
  石重生摇摇头:“不会了。我为什么要逃避?错的又不是我。”
  “嗯,你变了,可能是因为你遇到的那个人吧?”楚天齐笑了笑,“她是个女孩吧?”
  “她是女孩。你怎么知道?”石重生有些奇怪。

  楚天齐回答了三个字:“我猜的。”他并不是敷衍对方,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书上也是这么说的,想也应该是这么回事。
  “你猜的真准。”石重生平静的说,“那么我再让你猜个人,不知你能不能猜出来”
  “怎么猜不出来?”楚天齐自信的说,“你本名叫石磊,原青牛峪乡农业办主任,对不对?”
  “对,不错,我就是石磊。”石重生神秘一笑,“不过我让你猜的另有其人,就是我遇到的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对于石重生的身份,楚天齐在看到对方写的字时,已经破译了。再通过对话,已经确认无疑,对方就是石磊。刚才再次说出对方以前的名字,不过就是让对方自己承认一下而已。石重生承认自己就是石磊,但同时又提出问题:那个她是谁?

  从对方提出的这个问题,楚天齐推断,石重生遇到的那个人,自己肯定认识,否则对方不会请自己回答。自己认识的人虽然不多,但现在没有任何提示,还真不好猜。他只得继续回味着对方刚才的话,希望从中找到答案。
  忽然,“同是天涯沦落人”这句话,引起了楚天齐的注意。他所认识的女孩中,虽然好多人都很普通,家庭也一般,但能和“天涯沦落”联系到一块的,似乎只有一个人。这个人父亲病重,母亲带着弟弟离家出去,后来父亲去世,她和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爷爷患有严重哮喘,奶奶身体不好,小小年纪的她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外出打工。打工期间也是多有坎坷,行踪不定。因此,她很符合“同是天涯沦落人”这个说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