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6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冀良青呵呵一笑,说:“谈不上打扰,只是没有想到华市长你在百忙中也有这样的雅兴,你能够找到王老爷子这里喝茶,那是很不简单了。”
  华子建听出了冀良青的一种讽刺,好像自己现在应该焦头烂额一般,华子建淡然一笑,也不想反击他,就在窗口坐了下来,王老爷子早就换好了一壶新茶,给华子建端了上来,一面说:“华市长你是稀客,很久没过来了。”
  华子建客气的说:“早就想来,但一直是俗事缠身,怕来了影响你老人家的情绪。”
  王稼祥在旁边说话了:“哎哎,你们能不能不要客气啊,说出来的话都这么酸呢。”
  王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说:“你懂个屁,这叫礼数。”
  王稼祥不以为然的坐了下来,端起一杯茶,一口就喝了,喝的王老爷子那个心疼啊,这可最好的茶叶,你小子喝的时候也先闻一闻,品一下,感觉感觉啊。

  华子建到时没有让王老爷子失望,他端起茶杯,先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吸了一会,才睁开眼说:“真是好茶,不枉我们跑这一趟,来,来,冀书记,我们尝一杯。”
  冀良青也端起了茶水,淡淡的喝了一杯,放下茶杯之后,冀良青就决定对华子建发起试探了,刚才他已经有过一次动作,但没想到华子建很是沉稳,没有接自己的话,这次自己要说的深一点。
  “华市长,看看这一年又快结束了,不知道你对来到新屏市的这几年有何感慨啊?”
  华子建眉心一动,刚才他就有点感觉冀良青在故意的挑衅,但由于没有思想准备,所以华子建没说什么,从华子建心里来说,冀良青应该不是这样一种轻浮气躁的性格,他今天到底想做什么?现在在一听冀良青这话,华子建也有点预感了,恐怕这冀良青和自己一样,在大战前心里也是有点坎坷不安的,也迫切的想要了解一下对方的心态,那就刚好。
  华子建说:“有一种懂得叫珍惜,有一种浪漫叫平淡,有一种幸福叫简单,我对这几年在新屏市的工作,生活还是很满意的,因为我的愿望不多。”
  “呵呵,这可有点不像一个市长应该说的话,倒像是一个诗人,难道你不觉得新屏市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吗?”冀良青再一次的发起了一次攻击。

  华子建看了冀良青一眼,说:“世上许多事情是我们难以预料的,我们在这一生里总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但我很看得开,所以也就能把别人看似复杂的事情看的简单了。”
  “好好,难的华市长如此看的开事情啊,这样的勇气真的少有,要是换做其他的人,像你这样连续的受到打击,肯定都会怨天尤人,方寸大乱了,佩服啊佩服。”
  不管是王老爷子还是王稼祥,都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冀良青的咄咄逼人,他挑出了华子建最为难以接受的话题才对华子建展开打击,实在有点过分了,王稼祥眼光中显出了一点不愉的神情,但王老爷子冷冷的瞅了他一眼,意思让他稍安勿躁,对冀良青这个人,王老爷子还是很了解一点的,今天冀良青有点反常的表现,其实是冀良青故意装出来的,他是在激怒华子建,他需要华子建在愤怒中展开反击,他需要华子建说出一些他的心里话来,换句话说,冀良青正在使用激将法,迫使华子建反击。

  华子建的眼光也在流转着,他对冀良青的认识一点都不比王老爷子少多少,因为华子建的智商和心机让他弥补了和冀良青在相识时间上的不足,华子建就笑了笑,很恭敬的给冀良青发上了一只香烟,没等王稼祥动手,华子建亲自给冀良青点上,说:“冀书记以为我应该伤心是吗?”
  冀良青也是一笑:“难道最近的事情还不足以让一个宦海中人伤心?”
  “我到觉得不值得伤心,因为很多事情不是外人能看出来的,就拿最近的一些事例来说吧,谁又能懂得其中的奥妙呢?”
  华子建抛出了自己的噱头,他今天也决定了,要让冀良青受到一次真正的打击,要让冀良青对自己的惧怕更加深一点,要让他不得不乱了方寸,那么,或许就可以迫使冀良青和他背后的人提前动作,华子建不能在拖下去了,在拖下去,恐怕整件事情会化为泡影。
  这样的机会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省委的王书记等人,都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他需要冀良青他们启动陷阱的按钮,既然是脓包那就要挤去,一战之中,就完全可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继续等待,继续的防范下去,每天都胆战心惊的防范别人的偷袭其实也是很累的一件事情。
  所以华子建必须要让他们提前动手,至少是在影视城项目转入正常之前。
  冀良青带着嘲弄的表情,说:“还是华市长心胸宽广,这么多的打击都能接受,不错,不错。”
  华子建就展开了反击了,他表现出一种再也不能忍受挑衅的样子,说:“我到没觉得什么打击,也许是冀书记你误会了,打给比方说吧,你肯定以为齐玉玲的事情是我接二连三的在遭受打击,但我一点都没有认为我受到了打击,反而我高兴的很,呵呵呵。”
  冀良青一下就眯起了眼神,他突然的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愣了愣说:“我听不懂。”
  “你当然听不懂,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齐玉玲再也不能做对我不利的事情了,你真的以为我那么傻,会在这个时候提拔齐玉玲?”华子建说完,脸上的表情边的暧~昧起来了。
  王稼祥一下就反应了过来,是啊,当时自己就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华子建怎么会出那种招数啊,明明知道注定的是一次失败,他还坚持要做,现在所有的疑惑都变得清晰了,原来那也是华子建的一次反击。

  而冀良青就更明白事情的内涵了,他就有了一种被击倒,被抽去了骨髓的感觉,整个人一下空虚起来,他不由的生出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悲哀,自己这些天来一直以为那是自己很得意的一次妙作,自己干脆利索的在齐玉玲的事情上连续的对华子建展开了雷霆之怒,让华子建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但现在才知道,这不过是一种自以为是的想法,自己是中了华子建的一个圈套,帮了华子建一个忙,华子建在谈笑间斩断了自己安插在市政府的一个眼线。
  但为怎么自己当时就没有看出来,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反间计,就让自己像傻瓜一样的被利用,被耍弄,在自己得意地时候,华子建也一定是在开怀大笑吧。
  冀良青抬头就看到了华子建那不屑的眼神,冀良青的自尊心被彻彻底底的摧毁了,他用带点颤抖的语调说:“你,你华子建太狠了。”
  华子建不以为然的说:“我不过是在清理一下我身边的环境,因为我预感到会有人想要为难我,所以我肯定会反击,这个道理不用我多说吧。”
  说完,华子建就再也不去看冀良青一眼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已经对冀良青的心灵做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接下来,冀良青会痛苦,会气愤,最后会对自己展开更为严重的报复,不错,他一定会这样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