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6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负面影响很快见到了效果,市直单位的负责人,没有工作上的事情,基本上不到华子建的办公室了,以前,有些负责人见到华子建,隔着老远,就打招呼问候,现在,问候是照旧,不过,很快就匆匆离开了。
  因为这小小的一件事情,却让华子建背上了一个心狠手黑的坏名声,为几万元的事情,一次收拾10多个干部,这样的市长谁还敢靠近啊,想想都会毛骨悚然。
  华子建却无能为力,冀良青的这一手干的实在漂亮,华子建想要反击无从着手,事情从表面上看,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既然是**,纪检委就是应该查,就是应该处理,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副市长郁玉轩和华子建的关系不错,他想不通,华子建不是这样的人,所以,郁玉轩特意到了华子建的办公室,借着汇报工作的机会,转弯抹角问及这件事情。
  华子建很快就明白了郁玉轩的想法,说:“郁市长,你不要遮遮掩掩的,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这些干部的问题,我告诉你,处理这些干部,我不清楚,为什么会形成目前的局势,我更不清楚,其他的话,我没有说的,玉轩啊,我们的关系不同了,所以我要提醒一下你,今后一段时间,新屏市也许会发生一些事情,你要有思想准备。”
  郁玉轩凝神想了想,也就明白,这应该是冀良青的一记偷袭,他也只能感慨的说:“华市长啊,这个老冀最近也是连连得手,我看他有点过了。”
  华子建理解郁玉轩说的冀良青连连得手是什么意思,不错的,从华子建的停职,到建材市场开业时候对市委的宣传,在到干部会上冀良青三言两语就回绝了齐玉玲升为阻力的提议,再到齐玉玲的被贬调离,这无疑不再显示着冀良青对新屏市绝对的掌控能力。
  而这次冀良青再出奇招,让华子建背负上广大干部的嫉恨的抵触,可以说冀良青的权路霸气,咄咄逼人,相对而言,华子建就显得有点反击无力,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华子建却无法对郁玉轩解释很多事情,他只能苦涩的笑笑说:“没办法啊,谁让人家是新屏市的一哥呢?”
  郁玉轩摇摇头说:“华市长,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在这次复出之后,有点软弱了,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对他那样的人不,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起来。”
  华子建笑笑,他一点都没有感到冀良青胜自己了多少,这些小战役算不得什么,自己不会来计较这样一城一地的得失,笑到最后才算真笑。
  所以华子建说:“我也有很多苦衷的,不过郁市长,我只告诉你一句话,风物长宜放眼量,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郁市长似懂非懂的坐了一会,也是怏怏离开。
  但话是如此说,华子建还是要在这个件事情上有所动作,不能让新屏市的干部对自己产生太大的误解,自己还要在新屏市工作,绝不能成为一个让所有人担心的市长。
  检举信的事情不复杂,很单一,市纪委很快调查完毕,纪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决定了对12名干部的处理意见,其中有普通干部,有副科级以上的领导干部。
  华子建是市长,本来也是有权对纪委工作给予管理的,但多年来形成的一种分工和习惯,往往让身为市委副书记的市长很少去直接干预纪委办案的,不过,这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造纸厂的事情,华子建一反常态,直接给市纪委记蔡国章打电话,要求市纪委慎重处理,话语中,对市纪委如此大张旗鼓办理案件表示了强烈的不满。

  蔡国章不笨,他当然知道华子建会不高兴,也当然能听出了华子建话语中的意思,但身为冀良青派系中人,在很多事情上他也是身不由己,这个事情是冀良青亲自交代给自己认真督办的,冀良青没有明说,不过蔡国章也还是能体会冀良青这个借刀杀人的招式,现在既然华子建亲自打来了电话,最为老谋深算的蔡国章,他绝不会愿意成为华子建直接的对手,他自问,自己还不是华子建的对手,所以他采取了一个妥协的方式,暂时压下了普通干部的处分文件。

  过了两天,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了其他的工作之后,冀良青就示意蔡国章谈谈这个事情,蔡国章一看是躲不过去,就在会上汇报了造纸厂厂长贿赂干部案件的查处情况。会议室里面非常安静,只有蔡国章的声音,大家都发现,华子建的脸色很不好看。
  在蔡国章说道最后:“。。。。。纪委依照《公务员纪律处分条例》的相关规定,对这件案子进行了查处,对市委管理的干部提出了处分意见,请大家谈谈意见。”
  冀良青没等别人说话,就当仁不让的抢先发言了,他要主导今天会议的方向:“同志们,新屏市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情,12名干部受贿,我是有责任的,今后一定要强调党风廉政建设,加强思想教育,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我同意纪委的处理意见,建议这个副镇长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冀良青的话说完,会议室里面很安静,没有人言支持。
  华子建将茶杯轻轻放到了桌子上:“我来说几句。”
  他扫视了一下在座的人,继续说:“纪委依照《条例》的规定,处分干部,我是没有意见的,党员干部出现问题和错误,当然要处分,不过,对于如何处理干部,如何对待犯错误的干部,我有些不用的看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都会犯错误,有大错误,直至犯罪,有小错误,批评教育,**同志在1942年延安整风运动中曾经提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观点,新时期中央纪委对干部的处理也提出以教育为主、以处理为辅的方针,我觉得,我们处理干部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把人整死。这12名同志,收受贿赂,犯错误了,在普通百姓看来,似乎是了不起的大错误了,可是,在我们在座的同志看来,是不是十恶不赦了呢。”

  会议室里面鸦雀无声,谁都明白华子建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华子建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淡淡的说:“我们的同志犯错误了,要允许他改正错误,一棒子打死,不是我们**人的作风,所以,我建议,纪委按照教育从严、处理从轻的角度,重新考虑对12名同志的党纪政纪处分,我不同意将副镇长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没有人说话,没有谁会愿意明着和华子建作对,造纸厂事件的所有经过,大部分的常委都是知道的,何况华子建并不是孤身一人,在他说完,尉迟副书记也发表了和华子建很相似的意见,让今天的会议就变得有点针锋相对了。
  冀良青实际上也是没有多少把握在常委会上直接通过这件事情的,不过他大部分的战略意图已经达到了,今天能不能通过并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冀良青在权衡了一下目前的局面之后,就说:“咳,没有新的意见了,我来说两句,刚才华子建和尉迟松同志都发表了意见,我认为有一定的道理,纪委按照《纪律处分条例》的规定,处分干部,做的好,市委对纪委的工作是满意的,不过,在对干部的处理问题上,还是要教育从严、处理从轻的,纪委按照市委的这个意见,重新讨论,下次的常委会,再来研究这件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