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处长战斗的日子》
第41节

作者: 孤守Man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纪委的路上,刘立志想到了魏洪运,自己的老领导,要是自己开口了,他肯定会去纪委帮自己说话,可这口怎么开?本来在城管局人家就够照顾自己的了,现在离开了那里,再给他添麻烦,不连累他倒是好说,万一把他也给连累了,那岂不是没事找事么?
  排除了魏洪运,刘立志唯一能想起来的就是李朝阳了,但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妥,他说话肯定管用,可人家是堂堂一个常务副省长,会插手这等鸡毛蒜皮拿不上桌面的小事么?自己就算是脸皮再厚,也不能厚到不知道好歹吧?
  刘立志没了辙,他觉得这件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人为,要么天意,可不管哪种可能,去纪委喝茶是喝定了,他只能是暗暗祈祷,希望这茶水不要太烫嘴。
  刘立志去纪委的路上心惊胆战,姜宝山却在办公室艳阳高照的打着电话,他变脸的功力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而跟他通话的不是别人,正是王贵生。

  东刚考察团来海明以后,第二天王贵生就给姜宝山之间达成了一个见不得人的协议,而这个协议的主角,就是刘立志。
  这个协议正是王贵生所谓的“文火慢炖”前奏,来海明之前他还想过把刘立志一棍子打死,可思来想去觉得这样太便宜刘立志了,既然刘立志在官场混,王贵生便想到让他在官场混的生不如死,这样折磨他一辈子,可要比让他回家种地强得多。
  之所以拿姜宝山做垫板,一来他亲自操作有失自己身份,二来王贵生也看出了姜宝山的弱点,那就是他迫切想被提拔,却没人给他撑腰,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领导面前表现的跟孙子一样,王贵生也打听过姜宝山的底细,知道他从一个副县长到招商局局长的位子靠的是前任海明市市委书记,而这位书记已经退居二线,再也给他用不上力,所以姜宝山现在见到领导就想往前靠,更何况他这个年龄,如果再干上一届局长,估计就再也没机会上位了。

  王贵生主动给姜宝山打了那个电话,含沙射影的让他“照顾”一下刘立志,筹码就是可以帮他安排一个私人场合,到时候会让他跟一位省里的高官接触一下,姜宝山一听这个高官的名字,兴奋的差点从座位上掉下来,这可是个大人物,要是跟他扯上关系,那自己可就烧了高香了。
  不过姜宝山也算得上是一个老油条,他有点不相信王贵生年纪轻轻会有如此大的能量安排这么一个场合,然而,等王贵生主动把自己的后台提示性的跟他说了以后,姜宝山惊呆了,他甚至觉得即便王贵生不安排这个场,跟他本人搞好关系,也对得起自己这些年在领导面前当孙子的苦处了,就算是替王贵生做事,他觉得也值。
  姜宝山那是一百个乐意接受了王贵生的协议,他觉得,就刘立志一个虾兵蟹将,根本就不用动脑子就能把他搞定,这真是天上掉下一个大馅饼,不偏不正的砸在了自己头上啊。
  今天姜宝山给王贵生打电话,就是想在他面前邀一下功,虽说纪委把刘立志请去喝茶,理论依据不算太硬,但不管纪委给刘立志扣个什么处分,至少五年内提拔他的可能性没有了,况且他还给纪委的熟人秘密打过招呼,抓住刘立志的现行之后最好能从重发落,这也算得上是迈向成功之路的第一步了。
  王贵生在电话里没多说,只是让他常给自己联系,至于那个场合,他会在合适的时候安排。
  刚挂断电话,姜宝山的办公室门被人敲响,他意犹未尽的半躺在座椅上,嗓子里冒出一个清脆的“进”字。
  刘立志在纪委楼下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反正自己找不到什么靠山,也搭不上什么人情,爱咋地就咋地吧,开除就开除,回老家养猪也不错,跟自己同龄的人孩子都会打酱油了,自己还是光棍一条,虽然吃公家饭,面子上有光,却谁难受谁知道,回去以后开个养猪场,娶个媳妇踏踏实实过日子,总比整天守着这根鸡肋要好。

  然而,安排好了自己的后事,坦然的敲开纪委的门以后,昨天拿摄像机的高个子却明确的告诉他,昨晚上的事是一场误会,经过纪委的调查,饭局是一个私人场合,并不存在吃请的问题,两句话便把刘立志打发出了纪委。
  要说姜宝山正幻想着搭上王贵生这条线,自己就等于搭上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所以心情自然爽到了极点,听到有人敲门,他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看着手里的文件,荆海霞推门进来,他稍微抬了抬头,低声说:“先把门关了。”
  荆海霞关上门,径直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在她眼里,在局长办公室要比在她自己的办公室随意的多。
  “有事么?”姜宝山虽然对于荆海霞的霸气有些不爽,但他不想因小失大,抬起头,冷冷的问她道。
  荆海霞懒懒的说:“昨晚跟企业吃饭,被纪委抓住了,还录了像,你跟纪委打个招呼,看能不能把事情摆平。”
  姜宝山若有所思的说:“这事我还想找你呢,刘立志已经被纪委叫过去问话了,要不是我跟纪委说情,估计你现在也不可能坐在我这里。”
  “哦,原来你知道了啊!”荆海霞并不领情,起身打算离开。

  而姜宝山哪里肯错过这个卖人情的机会,现在荆海霞跟他的关系有些不对劲,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已经威胁到他的官位了,而姜宝山现在能做的却只有找个机会把荆海霞弄走,或者自己调走,可后者的难度要比前者大得多,不过不管是那种,姜宝山都觉得自己是被动的,甚至于看到荆海霞他就有些后悔当初,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荆海霞拿转正要挟他,这就是一个鱼死网破的信号,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大好前程葬送在一个女人身上。

  这次把刘立志搞臭,姜宝山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让荆海霞欠自己一个人情,虽然这样对缓和两人的关系作用不大,但也能撑上一段时间,现在荆海霞主动来找他了,他哪能这么容易就让她走,至少也得吓唬吓唬她,让他明白自己的地位吧。
  “等一下,我可把丑话说前头,我虽然跟纪委打了招呼,但我不敢保证他们不处理,不叫你去问话,也不代表不给你处分,你是临时工,你最好心里有个思想准备。”姜宝山把话说得很直接,甚至有点威胁她的味道了。
  荆海霞哪里吃他这一套,站在原地瞪着眼问姜宝山说:“你啥意思?难道说纪委把我开除了,你也不管?”
  “我不是不管,我是管不了,纪委万一较起真来,搞不好我也会被处分,你以为我是市委书记啊,对纪委指手画脚。”姜宝山说的头头是道,听起来也理由充分,无可挑剔,可荆海霞干了几年酒店服务员,什么人都见过,什么事也遇到过,见姜宝山有想撒手不管的嫌疑,她有点急了,从沙发边径直走到姜宝山办公桌前,瞪着眼对他说:“你少来这一套,你不就是想让我欠你个人情么?纪委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要是被开除了,你也别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