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93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道:“厉害。就是保尔柯察金那个吗。”
  她说:“你看过吗。”
  我说:“听说过。以前读书的时候,老师们经常说。说是世界名著。不过让我看我估计看不下去,人名太难记了,更别说什么英文版,要了我命算了。”
  她笑了笑。
  我说道:“你以前读书的时候,是个校花吧。”
  格子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我问:“那有没有人说你是呢。”
  她说:“有啊。”
  我说道:“有情书吗。”
  她说道:“有情书,以前的时候有很多,后来没有。”
  我问:“为什么以前有,后来没有。”
  她说:“后来都是有手机了,没人写信了。”

  我笑了。
  我说道:“哈哈,这倒是啊。那你收到情书呢,一一回复吗。”
  她说道:“不回复也不好,回复也不好。就不看了。开始的时候好奇看,后来没看过了。”
  我说道:“好吧。小小年纪,就有很多情书,真厉害。”
  她说道:“那时候也什么事都不懂,除了害怕,就是害怕。一点也没有浪漫的感觉。”
  我问:“那现在如果有人给你写呢。”
  她说:“我就更不觉得浪漫了,就觉得害怕了。在监狱里,谁给我写啊。”
  我笑着说:“那只有我了。”

  她说道:“你呀,你会写情书吗。”
  我说道:“当然会。”
  我拿了桌上的纸和笔,直接写: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惊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我愣了一下,然后格子说道:“写呀。”
  我说道:“后面的忘了。”
  格子说道:“有意思呢你,还会写徐志摩的情诗。”
  我说道:“哦,被你看出来了。以前啊,追女朋友的时候,那种傻啊,恨不得每天都给她写啊写情书,傻到家了。后来还是被踹了。”
  格子说道:“很浪漫呀。”
  我说道:“浪漫个鬼啊,心里面其实患得患失的。算了,不说了,一把辛酸泪。”
  格子咯咯的笑了。
  我说道:“你笑什么。”
  格子说道:“看你每天嚣张跋扈的,原来还曾经痴情过。”
  我说道:“是的,以前曾经是个痴情的种子,后来被一场大雨淹没,然后这颗种子被淹死了。后来就变坏了,想当年大爷我也曾经纯情过。”
  格子说道:“好怀念校园的时光。”
  我说道:“是啊,刚才我一来这里,看到图书馆,看到你看书,还以为到了学校的大学图书馆,看到了校花看书了。”
  格子说道:“现在只想着能出去就好了。”
  我安慰她道:“你也别想那么多,放心吧,我会努力帮你的。”
  格子点了点头:“谢谢。”
  唉,我收了她的钱,却没帮到她,问心有愧啊。
  我说道:“你好好的在这里,不要想太多,每天该做好你做的事。其他的,我来努力吧。”
  她对我轻轻点了一下头。

  唉,她那苹果红的小脸蛋,我好想亲一口,把我的心都给融化了。
  没办法啊,看到绝世美女,心就收不住了。
  我咽了咽口水,她有些不好意思,眼神放回去到了书本上。
  我也不好意思笑笑:“那我先走了。”
  她点点头:“再见。”

  我说:“再见。”
  我又去找了黑熊,在操场上。
  她又是在放风。
  老大总是有很多特殊的优先待遇的。
  我坐在了黑熊的身旁,说道:“我查了一下那汪姐的资料。的确是贩毒进来的,但是她不是主谋。”

  黑熊说道:“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
  我说道:“我希望你能和我配合,合作,把这些害群之马,给弄掉。”
  黑熊说道:“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说道:“希望你能帮我的地方,会帮了我。”
  黑熊说道:“看着吧。那你先帮我一件事。”
  我说道:“什么。”
  黑熊说道:“把38号关进禁闭室,别让她出来。”

  我说道:“你们有什么那么重的不共戴天的事啊。”
  黑熊说道:“我们之间,很多事,包括各种利益,总之,在这个监区里,我们都想灭掉对方。”
  我说道:“为什么不能合作呢。”
  黑熊说道:“不可能的。她一直想干掉我,吞掉我的人,我也是这么想。”
  我说:“你们这样子,所以才被别人利用啊。如果你们团结起来,一起对付丁佩,就不会那么乱了。”
  黑熊说道:“没办法,我和她,无法共存。如果不是看在你面子上,上几次,我早就灭她。”
  我说道:“可是你们虽然是监区最大的一帮人,但是你们也是一下子灭不掉她们。”
  黑熊说道:“尽量吧。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只有关了38号,吞了她们的人,然后我们才能众心协力,一起对付丁佩的狗们。”
  我说道:“非要这样子?”
  黑熊说:“是的。”

  我说道:“那我只能说,我有些办不到。38号也没做什么太伤天害理的事。”
  黑熊说道:“那就随便你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我估计这两个家伙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和权利,为了做监区老大,所以打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
  何必呢。
  就在我们聊着天的时候,我看到远处的一个女囚,在玩着一块手帕。
  她用手帕遮住一只鞋子,把手帕一拉,然后鞋子不见了。
  一群女囚拍手鼓掌,然后让她再表演一个,那表演魔术的女囚,把手帕塞进衣袖中,接着一扯,手帕不见了,扯出来的却是那只鞋子,然后,让另外的一名女囚转身,从那名女囚后背上取出了刚才的那手帕。
  我说道:“可以啊那个女囚,有几下功夫啊。”
  黑熊说道:“她是专业玩魔术的。我们这些人出来放风无聊的时候,都逼着她表演魔术。”
  我突然想到,我不是让小凌一直查,格子当时所在的被人用刀割喉咙的那监室的杀手吗。
  那杀手,据那丨警丨察说,就是应该会使用障眼法魔术的人!

  而这个用手帕玩魔术的女囚,障眼法的使用也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
  因为她还在继续玩着,她不仅可以用手帕把鞋子变没了,还能用手帕把一个篮球变没了!
  我对她马上产生了兴趣。
  我问黑熊道:“她叫什么名字。”

  黑熊说道:“不知道。”
  日期:2016-09-2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