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61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次,他也是从他一个堂弟那儿听到张文定和武省长的女儿关系不错,他那个堂弟刚好是张文定的党校同学。
  要说这官场里,有些关系,真的不是秘密,裘万龙根本就没费多少工夫,就弄清楚了张文定和武贤齐到底是什么关系,然后他就开动脑筋了。
  他觉得这是一个报答武省长的好时机,当然,更是一个再次和武省长走近的好时机,所以,他不顾别人怎么看他,毅然决定,亲自从张文定去燃翼上任。
  有了这个因果,而且张文定姿态放得很低,裘万龙心里很是舒服,便直接出言指点了:“燃翼的吴书记老成持重,干工作很稳当,嗯,很有主见,在燃翼威信相当高。”

  张文定听得心里一沉,看来燃翼的县委书记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而且县长恐怕被县书记压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在刚知道要到燃翼做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张文定就已经做过功课了,虽说还不至于把燃翼县委常委班子成员都做一个深入的了解,但对于常委班子成员的姓名和照片,那也是用心去记了的。至于县委书记吴忠诚和县长姜富强,他更是花了心思,把他们的简历都记住了,只差动用关系去查他们的底细了。
  不过,虽然没有查底细,但张文定对吴忠诚和姜富强也稍稍作过一些侧面的了解。
  去年张文定在白漳工作,各路关系跑了不少,很有些人脉,只想了解些表面的情况,难度还是不大的。

  吴忠诚是白漳人,今年四十五岁,在燃翼工作了整整十五个年头。干过县委副书记,又干过县长,前年才上的县委书记。
  可以说,吴忠诚在燃翼县绝对是枝繁叶茂的。像他这样的任职情况,是不多见的。
  燃翼县的县长姜富强,比吴忠诚还大两岁,是去年从望柏市市政府副秘书长的职务上下去的。然而,姜富强下到燃翼县之后,原本是想好好干出一番成绩,改变燃翼县那贫穷的面貌,怎奈,有吴忠诚在燃翼县坐着,他怎么着都施展不开手脚。
  虽说县里的党政一把手都是由省里说了算的,但县长这个位置,其实省里基本上都会尊重市里的推荐意见。
  所以,姜富强能够当上这个县长,其实跟省里关系不大,而是望柏市里有人力挺他,把他的名字报到省里的。
  吴忠诚到底有多强势,姜富强的日子到底有多难受,张文定现在是不可能知道的。

  不过,就连裘万龙这个省里的人都说了吴忠诚很强势,想必,那肯定就不是一般的强势了。
  “哦,燃翼有这么一个好班长,相信我今后的工作强度不会太大啊。”张文定点点头,平静中带着一丝微笑。
  工作强度不大,这个话的意思可谓是相当多,只看听的人怎么去理解了。
  裘万龙一看他这个反应,就觉得果然不愧是省长的妹夫,沉得住气。不管这位张书记能力如何,至少这份养气的功夫,还是不错的。

  不过,吴忠诚治下的燃翼发展不起来,而省里却没有让吴忠诚这个县委书记让贤,这个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现在,张文定这个省长的妹夫去当县委副书记,又能不能把吴忠诚的铁桶江山撬开一条缝呢?
  现行的行政体系中,县这一级,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县下面管着乡镇,上面有市,以前县里的领导班子基本都是由市里定的,但后来省管县一步步地推行,县里的党政正职就由省里决定了,市里最多也就一个推荐权。而且,省管县之后,县的财政,也是直接和省财政对接的,跳过了市这一级。
  由此,县里的情况就很复杂了。
  党政正职由省里来定,班子其他成员,则由市里决定,这中间可供说道的就多了;县里在财政上直接和省里对接,但其他部门的工作,却又是接受市里各对口上级部门的领导。
  这里面的种种复杂关系,不身在其中,真的无从体会。
  不过,有一点,倒是大家都共认的,那就是市里对县里的管理力度,已经大不如前了。县里的党政正职都是省里管的,对市里的敬畏之心自然就没有以前那种重了。

  当然了,如果县里胆敢挑战市里的威严,那市里一发难,省里肯定会支持市里。这里面的关系,着实相当微妙。
  除了这些之外,县这一级还有一个市里和省里甚少出现的情况,那就是一把手的权力特别集中。
  如果县委书记足够强势的话,县委常委会上完全就可以成为书记的一言堂,至于插手政府工作,那简直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这一点,也是有原因的,因为许多区县的干部都是从乡镇上去的,也都是本地人,弯七拐八的关系一说开,官场中人太多亲戚朋友的关系了,大多数人遇到事情了,往往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因为这种关系,如果县委书记在县里经营太久,新来个县长基本上就只能靠边站了。县里毕业不同于市里,市里的领导,既分阵营也分政治理念,而县里的领导,谈不上政治理念,就只是以阵营而分,是谁的人就听谁的话。
  省里市里的领导,因为有政治理念这个因素的存在,所以基本上不可能出现一言堂的情况,而县里,却是可能出现一言堂的。
  裘万龙并不是特别看好张文定,也正是基于这一点。
  别看张文定有个省长妹夫的身份,在这种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县里,这身份没有什么用。穷地方的人内斗得厉害,但再内斗,一旦遇到外力了,那马上就会抱起团来一致对外。

  如果张文定的手段不厉害,他这个县委副书记,在县里也是没啥地位的。
  一般来讲,县委副书记都会首先用本地人,因为县委书记和县长原则上要用外地人,得有个本地人来处理一些本地的关系,副书记这个位置再合适不过了。现在,张文定把原本属于燃翼县本地人的副书记位置给抢了,那些燃翼本地的干部心里能平衡?
  二人各自想着心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不知不觉便到了望柏市市委。
  张文定下燃翼是任职,不是挂职,所以今后他就是望柏市的干部了,总要先到市委报道才行。
  望柏市委组织部部长陈荣亲自见了张文定,当然了,这主要还是看在干部二处处长裘万龙的面子上,也许,他隐约听到了一些张文定的背景也说不定。
  裘万龙在市委这边没有多呆,但也吃了个中饭,然后才奔向燃翼。

  反正这种从省里往县里送干部的活儿,一般都是第一去第二天回的,倒是不着急赶路。
  由于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亲自出动了,望柏市委组织部就不能不表达重视,组织部长陈荣不可能亲自下去送一下副处级干部上任,那么,又要表现出对裘处长的尊重,也就只能出动常务副部长宁秋莹了。
  有了裘万龙和宁秋莹这两尊大神,燃翼县里就第一次出现了一个很反常的情况,迎接一个副处级干部上任,竟然四套班子一起动了起来。
  市委书记下区县,区县四套班子一起迎接很正常。但县委副书记上任,四套班子一起动,那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