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5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厉羽看到华子建有点傻傻的目光,脸一红说:“我们的大市长,你就不请我坐啊?”
  华子建一怔,感觉自己有点失态,这也不是他有什么邪念,只是突然的在这单调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个天仙一样的清纯美女,谁都会有点神迷,华子建说:“坐坐,美女记者怎么来新屏市呢?这次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呢?”
  苏厉羽一面坐下,一面说:“这次我受报社派遣,跟踪报道你们的影视城项目的,而且还要专访您,上次您可让我很没面子,要个专访你都推掉了,美女的面子都不给,嘿嘿,你自己想想后果吧。”
  华子建说:“别啊,苏记者,你直接去采访工地第一线的同志吧,为什么要采访我呢?我没有什么好采访的,如果你想弄到最新的信息,就跟着小赵去,让他带你到工地一线看看。”
  “这次你不是那么容易打发我的,给你一样东西看看。”苏厉羽说完,递给华子建一张公文纸条。只见纸条上写着“配合好苏记者的工作,落款是李云中”。
  华子建现感觉奇怪,虽然苏厉羽和李云中很熟悉,但以李云中的严谨,怎么会给她写这个条子你,不过很快的,华子建也就明白了,看来李云中省长已经准备有所动作了,他需要一次对自己的大力宣传来刺激一下隐藏在深处的对手,让他们无法忍耐,提前动手。
  华子建虽然理解了李云中的思路,不过在面对苏厉羽的时候,还是不想正儿八经的接受采访:“放心,苏记者,我会很好配合你的工作的,我这里的确有很多你需要的东西。”
  华子建在桌子上找了一些材料交给苏厉羽后说:“我提议你就看看这些材料,随便写写得了。”
  “那可不行的,你在糊弄人,现在你胆子越来越大的,连省长的批示你也敢应付,看我回去不告诉李省长。”
  这话还是起到了作用,华子建是相信苏厉羽一定有胆量给李云中编排自己的,他只好叹口气,做出了让步,接受了苏厉羽的简短采访,主要内容就是这次重启影视城项目的一些情况和安排,在一个表述了一下新屏市政府对这个项目的决心。
  等这一通忙完,也就到了吃饭的时间了,苏厉羽说:“华市长。我还没有吃饭耶,请我吃饭怎么样?”

  华子建自然是不能拒绝的,不谈工作的话,自己和苏厉羽也算是朋友,朋友来了招待还是必不可少,华子建说:“成,我今天请你好好吃一顿,想吃什么。”
  苏厉羽一笑,说:“既然说好好请我吃一顿,那当然就是吃好的,不要用快餐,街边小店来打发我。”
  华子建就调侃的说:“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客人,自己还要求吃好的,我那就是个客气话,你也当真。”
  苏厉羽就嗲嗲的说:“妹妹我老实,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
  这一说,华子建就有点紧张了,这大小姐真不是随便谁都能调侃的,一会给你自己来电了,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对付了,他赶忙什么都不在扯了,带着苏厉羽离开了办公室。
  在政府不远的地方,有一家高档海鲜店,华子建就选择了一个偏僻的雅间,一是为了安静,二是为了不让人认出自己。
  但是,当服务员关门出去后苏厉羽却坏坏的笑道:“你没有安好心,把我带到这么安静的地方?”
  “冤枉啊,我的大记者,”华子建显得很冤枉,解释道,“主要是为了安全和安静嘛,现在我不得不考虑一下嘛。并且,这里安静,我不想太多的人打扰。万一,别人看见了,传出绯闻,头条就是‘市长幽会美女记者’,那就对你很不敬了。”说完,哈哈大笑。
  苏厉羽莞尔一笑,没有说什么,眼神放出能杀死男人的电花,像是在说“哼谁怕谁”。

  服务员再次进来,苏厉羽开始点菜,她也不客气,点的都是她最爱吃的,并且还要了瓶茅台。
  菜上来后,服务员都退出去了,华子建感到奇怪:“苏大记者你还喜欢喝白酒?”
  “不行吗?”苏厉羽呵呵一乐:“知道你酒量不错,今天一醉方休。”
  “我可不敢一醉方休!”
  因为华子建知道,酒总是令男人想女人。酒是不是能令女人想男人?是的。惟一不同的是,男人喝了酒后,会想到各式各样的女人,很多不同的女人;女人喝了酒后,她往往只会想到一个男人——大多数时候她想到的是一个她喜欢、爱恋但确实不能在一起的男人。
  苏厉羽说:“因为我是个能喝酒的女人,酒精所有的好处与坏处我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我知道酒精怎样使我快乐,我知道喝到什么时候该停杯。想让我醉,容易,只要你真诚的陪我共饮,想看我醉,比较难,你要先醉给我看看。我想喝酒的时候,我不需要别人为我斟酒,我不想喝酒的时候,我就装的今天真是不舒服,不能喝酒。”
  华子建思索着苏厉羽这番酒桌上的言论,的确如此,喝酒的女人能够在酒精作用中把握自己,体现一种让男人惊悸的韧性,一种不求别人勇于抗争的傲气。喝酒的女人,多一点特别,也多一份生活的品味。喝酒的女人有些特别,喝酒透露着女人的性情。俗语云:酒后露真情。所以有人说:从酒桌上看女人往往比平时更准确,更清楚!

  华子建端起了酒杯:“来,第一杯是道歉酒,几次你采访我都没有同意,你也许不知道,我这个人不爱在电视或报纸上露脸!”华子建说完,一饮而尽。
  苏厉羽看着华子建喝了,也一干而尽。
  “苏大记者好酒量!”华子建举起了大拇指。
  苏厉羽却死死盯着华子建的那张英俊的脸,有种想亲他的冲动,但还是被她克制了,欲~望的冲动如果不加以克制,将一发不可收拾。
  华子建被苏厉羽看得发麻,为了避开这个尴尬,他开始倒酒,两人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服务员最后又上了二瓶。
  这时候,华子建和苏厉羽都有点醉意了。
  “你还说你不坏,你就想我把我灌醉,你想干嘛,放马过来,谁怕谁啊?”苏厉羽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华子建就扣住了酒杯,说:“成了,今天就喝到这里,我说不拿第二瓶,你非要,剩下的不喝了。”
  “谁说不喝了,咱们还没有喝交杯酒呢?喝。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我就把我人交给你了,我喜欢你,第一眼看到就喜欢你!”苏厉羽吐露着酒后真言,“虽然你拒绝了我,但我已经彻底被你征服啊,我不管,我赖上你了!”说完,苏厉羽就晃晃悠悠走过来,坐到华子建的怀里,用发烫的嘴唇吻着华子建。
  华子建在酒精的作用下也有了冲动,但他酒量比苏厉羽要好的多,所以直到现在,依然能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和激动,他回避着。

  苏厉羽才不在乎华子建的躲闪,她蛮横的一下子就吻住了华子建的嘴唇,香舌也缠了上去,娇躯像蛇一样在华子建的怀里扭动着,嘴里发出让任何男人都要投降的呀呀声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