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8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如果在东线修一条铁路,从通州过江,直达申城,成为京申线的东路大通道,势必要弱化经过省城的西线的地位,影响省城的区域地位,以省城的政治影响力,省里面怎么会同意呢?”杜金平也附和说道:“现在通州的经济已经超过省城了,省里面更加要扼杀其他负面影响。”
  “好了,有些事情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还是要从现实出发,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出一些改变。”包飞扬的脑海中浮现出江北省的区域地图,知道事情虽然没有肖锦辉和杜金平说得那样简单,至少现阶段来说,京申线西路的价值要远远超过东路,当然东路一旦建成,其潜力可能也非常大。
  哪怕包飞扬再有野心,也知道修建铁路这样的事情不是他现在能够完成的,海港和铁路都是大资本,大产业集聚,轻易做不起来。相对来说,高等级的公路或者高速公路要更容易一些。实际上望海北面的海州市就有港口和铁路,不过望海与海州之间隔着一条冠河,要绕到西面的冠南才有大桥连通。
  十几年后,国家实施沿海大开发战略,陆续修建了沿海高速公路、沿海高等级公路,到包飞扬穿越的时候,还在规划修建沿海铁路,彻底打通大陆东缘的交通瓶颈,带动了靖城市沿海地区的快速发展。不过那个时候,国内的产业布局已经定型,错过了最初机会的靖城市与其他沿海城市的差距已经彻底拉开,如果现在就能够打通沿海大动脉,望海县和靖城市必然会拥有更好的发展。
  沿海高速公路和沿海高等级公路是国家战略,也不是包飞扬现在能够影响,但是依托现有的公路体系,打通关键点,还是有可能的。
  从望海县的位置来看,东边是大海,西边有大湖,南边距离经济中心的距离十分遥远,只有向北,越过冠河就能到达海州,借助海州的港口、铁路和公路的交通优势,为经济发展迎来新的机遇。
  望海县境内通向北方的公路主要是一条海防公路,位于县境东部,一条省道支线,直达望海渡口,位于县境中部,另外西部还有一条三极公路,通往临河乡。但是这几条公路都没有桥通往对岸,其实只要修建一座大桥,就能联通海州市的路网,找到向北的通路。
  不过冠河虽然不是什么大江大河,但是在即将入海的望海段,水面也比较开阔,修桥并不容易。何况冠河大桥连通靖城、海州两市,涉及到两个市之间的协调,望海县的级别不够,很难使上力气。
  就像江北省的重心在南部一样,靖城市的发展重点也是南部区市,望海县几乎就是被遗忘的角落,市里面不愿意花大力气推动冠河大桥项目,这个项目对海州来说也是鸡肋,所以望海市提了很多年,也没有见到什么动静。
  包飞扬却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一个机会。RS
  第二天上午,包飞扬早早来到办公室,却发现门外已经等着三四个人。见包飞扬过来,几个人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热情地问候道:“包县长,您来啦!”

  包飞扬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嗯,你们都是哪个单位的?”
  “包县长,我是砖瓦厂的杨华军,我有工作要向您汇报。”
  “我是县五金厂的刘光华……”
  几个人争先恐后地报出自己的名字,不出所料,都是县属国企的负责人,其中杨华军、刘光华等人都曾经在昨天的会议上提前退场,昨天也并没有要来见包飞扬。他们刚开始都觉得包飞扬的承诺不一定能够当真,后来听说包飞扬在常委会上说出了同样的话,甚至还追加了三百万任务,就知道包飞扬如果不是疯子,那就肯定有一定的把握,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全来了。
  与他们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少,他们觉得包飞扬可以在大会上许一个空头支票,但是绝对不敢在常委会上这样做。因为常委会可以追究他的责任,如果他承诺了又不能做到,常委会就算不能够将他直接捋掉,但是剥夺他的权力,给一个处分还是能够做到的,那他的政坛生涯基本上就结束了,包飞扬不至于无知到这种程度。
  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也有人认为包飞扬年轻气盛,冲动的时候完全不顾后果,乱说一通也是可能的,年轻人要面子,说出去的话,当着常委们的面,当然不可能收回去,于是一错再错。
  这种说法也有一定的市场,毕竟包飞扬还不到二十五岁,很多人二十五的时候刚刚大学毕业,或者没有读大学参加了几年工作,还在工厂里混日子,顶天也就是个办事员,跑跑腿,做些杂事,不明白工作的难度也是可能的。
  “好了好了,大家不用急,都在外面等着,等包县长有空了,大家再一个一个进来汇报工作。”杜金平恰好赶到,连忙上前拦住热情过了头的众人,维持秩序,让包飞扬脱身  。
  包飞扬低头看了一下手表,正在考虑是一个一个地接见,还是一起接见,他也不想在这些人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县里的情况杜金平和肖锦辉昨天都已经跟他介绍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只见县长杨承东的秘书夏增明走了过来:“包县长,县长请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有事情找你商量。”
  “好的,我这就过去。”包飞扬连忙答应,然后对杜金平说道:“杜主任,你将他们安排到会议室,等会我从县长那里回来,跟他们统一谈一下。”

  随着公务员制度的逐渐完善,现在县乡两级基层党政机关都已经开始推行地域回避制度,望海县的两位党政一把手都不是本地人。县委书记周知凯是两年前来的,县长杨承东到望海的时间稍长,前后已经有五年时间,先做了三年农业副县长、常务副县长,两年前换届担任县长。
  当然,和周知凯从省里下来,是徐城市的人不一样,杨承东就是靖城市人,不过不是望海县的,同样符合地域回避政策。
  由于地域回避主要对县乡两级党政机关的正职,以及纪检系统、组织系统、公检法系统的一把手适用,所以县里面的大部分干部都是望海县本地人,有的人名义上是外地人,其实在望海县任职的时间比较长,也几乎可以算是望海人。
  虽然杨承东也是靖城市人,但是在望海,他依然被本县的干部看成是外来者,望海官场上的本土派习惯抱团,对外来者比较排斥,他们总认为市里面对北三县、尤其是望海不重视,所以杨承东这个南部人自然不是什么好人。
  杨承东今年刚刚四十出头,虽然不能跟包飞扬这个二十四岁的副县长比,但也算年富力强,还有政治上的野心和追求。他想要晋升,就必须在望海县做出成绩,可是望海县的现实情况又让他感到有力使不出,在望海这几年的情况让他非常不满,非常迫切地想要做出改变。
  “飞扬啊,你刚来,咱们还没有时间好好聊聊,怎么样,工作生活上都还适应吧?”杨承东扯了扯嘴角,和周知凯整天笑眯眯的不同,杨承东很少笑,被人称为冷面县长,不过望海县很多人都不卖他这张冷脸的面子。

  包飞扬也感觉杨承东这样跟自己说话有些别扭,他笑了笑道:“谢谢县长关心,都还好,初来乍到,大家都挺照顾的。”
  杨承东点了点头:“那就好,你先不着急做事,尽快熟悉情况,然后再考虑怎么做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