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8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他们不清楚方夏陶瓷的情况,他摆了摆手说道:“好了,老肖你的商务局不是就负责招商引资吗,到时候你去跟他们谈一下,尽快让项目落地,将上半年的税收转过来,也好让我完成对县里的承诺。”
  肖锦辉有些吃惊地问道:“包县长,你是说这一个项目上半年的税收就能达到一千万,一年有两千万?”
  包飞扬点了点头:“呵呵,应该没有问题。”
  杜金平也迫不及待地问道:“包、包县长,你的意思是这家企业真的可能落户我们望海县?”
  肖锦辉和杜金平原本以为包飞扬喊出的一千万也是通过“买税”这种方式,毕竟和“买税”相比,真的要招进来一个半年税收达到一千万的项目,无疑更是天方夜谭,望海县为什么这么落后,就是因为招商引资工作没有什么进展,只能够通过买税这种方式才能够完成上面下达的财税任务。
  包飞扬点了点头:“对,买税只是权宜之计,我们总不能够一直买下去,一旦上面查起来,别说不能再买税,还要承担违纪违规的责任,如果能够通过招商引资,让望海的经济发展起来,那不是一劳永逸?”RS
  肖锦辉和杜金平顿时面面相觑,他们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好处,县里面也没有放松这方面的工作,可是基本上没有什么成效,如果包飞扬真的能够将这件事做成,别说焦梦德了,就是县委书记周知凯、县长杨承东也压不住他的风头。
  他们感到兴奋、心跳加速的同时,又担心包飞扬不了解望海县的情况,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深吸了口气,肖锦辉申请紧张地打了个哈哈:“包县长,这件事要真的能够做成,那你可就是我们望海县的大功臣啊!”
  “是啊,不过我担心客商来了我们望海以后,会、会觉得我们这里的条件不符合他们的要求。”

  包飞扬端起酒杯,示意肖锦辉和杜金平不要着急,喝过酒以后,他才缓缓说道:“望海的条件和其他相比,确实有不足的地方,但也有自身的优势,你们放心,我已经跟客商那边沟通过,也介绍了我们望海的情况,他们表示这些硬件上的困难暂时可以克服,只要软件跟得上,他们还是很乐意将项目放在望海的。”
  “硬件、软件?”肖锦辉和杜金平有些疑惑,这个年代人已经或多或少知道计算机,但是真正能够接触的人很少,所以对什么是硬件、什么是软件这种概念,还不是很普及。包飞扬只好简单解释了一下。
  望海县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沿海省份,改革开放以后,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日新月异,但是你很难将望海县和沿海城市等同,在这里很难看到大海,县域东面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荒地是滩涂盐碱地,在外面就是浊浪滔滔的黄海  。
  望海县或者说整个江北省地处南面的大江和北面的淮水之间,大江和淮水分别是华夏第一大和第三大河流,淮水还曾经是黄河的一部分。这两大河流每年都从上游带来大量的泥沙入海,然后在近岸海床上沉积,靖城市拥有全国地级市当中最长的海岸线,而这条海岸线每年都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大海中延伸。
  由于泥沙沉积,使得包括靖城市在内的江北省沿海地区普遍缺乏良好的深水海港,目前仅仅只有南边的通州港、北边的海州港稍具规模,不过这两个港口都和靖城市没有关系。
  所以靖城市虽然地处沿海,却并没有优良海港,倒是有一些渔港,望海县的陈港以前就是一个渔港,现在也只有几个千吨级的码头,对经济的带动作用非常有限。
  另外靖城市在陆上位于大陆的东缘,江北省中部靠北,而江北省的经济中心是沿大江和淮水这两条南北水系,以及西侧的京申线分布的,江北省的省会也在大江和京申线交汇的省西南部。江北省的经济重心在南北两端,尤其是省会所在的南部沿江经济带。
  从这个地理位置上就可以看出整个靖城市就是江北省的经济塌陷区,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市内至今甚至连铁路都没有,加上水网纵横,公路交通也不是很方便。

  而望海县地处靖城市的最东面和最北面,北边和海州市接壤,而靖城市也着力向南发展,北三县相对比较落后,尤其是望海。
  所以肖锦辉和杜金平才会担心客商来了以后会放弃在望海投资的想法。
  肖锦辉和杜金平的担忧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包飞扬并不担心这个,方夏陶瓷就是他的企业,只要他做出的决定,方夏陶瓷就不会有任何人反对。
  当然,包飞扬也不会为了所谓的政绩就不管方夏陶瓷的死活,违背经济规律。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企业的生存和发展不仅受到硬件,还要受到软件的影响,方夏陶瓷这几年发展比较快,规模也大了,无论到哪里投资都很受欢迎,地方上也会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企业落户。
  不过,阎王好过、小鬼难缠,方夏陶瓷得到地方上的重视不假,但是每年为了疏通关系花掉的公关费也不少,有时候还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如果方夏陶瓷将项目放在望海县,在包飞扬的关注下,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少很多。综合考虑,只要项目合适,放在望海未必就不划算。
  这其中的一些关窍他也没有办法向肖锦辉和杜金平解释,只是一边喝酒,一边向两个人灌输了一番硬件和软件的概念,让他们茅塞顿开的同时,也多了一些信心。
  在交谈当中,包飞扬发现肖锦辉和杜金平在发展望海经济方面都有一些个人的想法,看得出来他们也是用了心的,只可惜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发挥的空间。
  “我觉得,咱们望海发展不起来,还是上面不够重视的原因,如果省里、市里支持,在陈港建成万吨级的深水码头,咱们望海就能够成为海港城市,以陈港到日韩港口的距离,进出口贸易肯定大增,发展必然一日千里。”肖锦辉确实很能喝,包飞扬带来的两瓶五十八度的老白**一个人就干掉了一瓶,借着酒兴,说话也比较直接。
  杜金平没怎么喝,不过他喝了酒以后容易脸红,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包飞扬一眼,发现包飞扬听得比较认真,也跟着说道:“单单建一个海港也不够,货物进不来、出不去也不行,你看全国的港口城市,哪一个不通铁路?没有铁路,港口建成了也没有足够的吞吐量  。”
  包飞扬点了点头,货物吞吐量对一个港口来说确实非常重要,没有强有力的经济腹地,就不可能建成一个大型的海港。
  “港口还能够争取一下,就算没有办法一下子建成万吨码头,也可以先建五千吨的码头。至于铁路就不用想了,那是铁路总局的事情。”包飞扬摇了摇头,在他的记忆当中,靖城市还要七八年后才有第一条铁路,不过这条铁路是南北向的,并不连通靖城市沿海的任何一个港口,而且一直没有办法过江,对当地的经济带动作用十分有限。
  肖锦辉嗤笑了一声说道:“铁路总局?铁总也要看地方上的意思,如果省里面真的重视中北部地区的发展,大力支持中北部修铁路,铁总肯定会考虑的。不过省里为了确保省城的核心地位,一直对东线铁路态度冷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