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78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起成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如果包飞扬搞砸了,他并没有什么损失,还能得到焦梦德进一步的信任;如果包飞扬真的搞成了,拉来了税款,他刘起成也不会吃亏,甚至还能够从中获利。
  当然,从内心来讲,刘起成并不希望包飞扬真的能拉过来税款完成任务,毕竟他刘起成在望海县最大的依仗是他便宜妹夫焦梦德,只有焦梦德赢了才能够给他刘起成带来更多好处。
  **************************
  望海县县委大院是全县的权力中心,也是全县干部群众关注的焦点,县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县委大院里面传得特别快。

  包飞扬上任的第一天,就因为在干部大会和常委会上抛出了两枚重磅丨炸丨弹而迅速成为大院里人们议论的焦点。
  实际上昨天包飞扬来望海任职的消息刚刚传出,就已经是大家议论的焦点,毕竟一个二十五岁还不到的副县长在望海县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甚至根据望海县民间组织部的考证,刨除特殊年代,望海县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县长也有二十八岁,足足比包飞扬大了三岁半,那还是建国初期发生的事情。
  虽然说近几年来,中央一直强调干部队伍的年轻化、知识化和专业化,但是县里的县长副县长最年轻也过了三十五岁了,下面的局长主任连副职都算上,也没有小于三十岁的。
  那时候大家就纷纷猜测包飞扬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有来头,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包副县长正式上任的第一天就揽下上千万的“买税”任务,并且跟副书记焦梦德打起擂台,一时间有关包飞扬来头很大,很有背景的说法甚嚣尘上。
  不过,县委大院里很快又冒出一种说法,认为包飞扬是从西北省省会西京市到望海县这个穷乡僻壤来工作,不是犯了什么错误,就是不开眼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才被一脚给踢出西北省,弄到江北省望海县这个贫困县的。倘若包飞扬真有来头的话,也就不会要到望海县这种地方来吃苦了。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出发,都认为家里条件好的话,肯定会为子女创造最好的条件,而不是让他们去吃苦,所以包飞扬既然被发配到望海来了,那么不管他以前是不是很风光,现在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这样的人纵使二十五岁不到就当上副县级,只是因为他之前狗屎运好而已,未必真的就有什么背景。

  流言纷纷扰扰,很多人都瞪大了眼睛,要看看包飞扬的具体表现,他们扳着手指头算着天数,算算距离六月底还有多少时间,盘算着到时候看热闹。反正不是包飞扬闹笑话,就是焦梦德吃瘪,总有一个副县级领导要倒霉呢!
  ***************
  包飞扬却并不操心县委大院里有什么流言蜚语。在常委会上做过正式表态之后,包飞扬就没有继续列席会议,毕竟后面的会议议题与他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离开县委会议室,回到县府大院在他的办公室门外,外面还有一些人等着向他“汇报工作”,大多是县属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其中好几个都是之前开会时紧随焦梦德离场的几家单位一把手  。
  这些人都是猴精猴精的,听说包飞扬手上有五六百万“买税”份额,为了完成上半年的“买税”任务,纷纷改旗易帜,希望通过在包飞扬面前表现好一点,从中分一杯羹。

  听说包飞扬被叫去参加常委会,大家都在猜测原因,有人说可能是包飞扬刚来,昨天的领导见面会上时间太仓促,今天常委会上常委们想多了解一下,但是反对的人认为包飞扬在既然昨天已经开过新任领导见面会了,今天就没有必要再到常委会上了解什么。
  也有人认为可能是常委们有什么事情要询问,或者有事情涉及到包飞扬分管的工作,有人猜测可能与包飞扬刚刚抛出的那五六百万“招商引资”有关,不但他们巴巴地想要分一点,常委们似乎也眼热了。
  等到包飞扬开完会回来,他们连忙一个个站起来,恭敬地打招呼,同时小心翼翼地打量包飞扬的脸色,看到包飞扬脸色平静,面带微笑,都猜想不是什么坏事。
  包飞扬一一接待了这些人,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做出什么承诺,而是对这些单位的负责人说:只要你们能够将本职工作做好了,那么那些招商引资任务,他就可以帮他们完成,以减轻他们的负担,将更多精力投入到本职工作当中去。如果谁的表现不好,那就对不起了,他也不会帮忙。
  谈话的人心领神会,表现好不好,能不能做好本职工作是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却是在对待包飞扬的态度上、工作配合上的表现好不好,他们立刻拍着胸脯表态:今后一定跟着包县长走。
  对于这些人的表态,包飞扬当然不会全部相信,他告诉他们,要听其言、观其行,近期也会到下面调研,谁的工作做得好,谁的工作没有做好,都要看调研的结果。

  在谈话的过程当中,包飞扬也在注意观察这些单位的负责人,结果让他非常担忧。作为县属国企的负责人,这些人的年龄普遍偏大,四十岁以下的只有一个,有一半人的年龄超过了五十岁。同时他们的学历都不高,甚至还有小学都没有毕业的。虽然学历和能力并不能够划等号,但是根据他的观察,这些人普遍缺乏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经济理论水平也几乎没有,视野基本上局限在本乡本县,思想意识也比较保守,完全是靠最原始的方式管理着他们的企业。

  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团队,想要指望这些人带领望海的工商贸企业实现振兴,恐怕并不现实。
  一直到下班,包飞扬前后共接待了七个人,其中六个人都是企业方面的负责人,只有商业局局长肖锦辉属于他分管的部门负责人,至于其他几个部门,比如工业局、外贸局的人并没有出现。
  “包县长,下班时间到了,您看还有几个人是不是让他们明天再来。”杜金平走进办公室,有些敬畏地看了包飞扬一眼。他已经听说了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凭借同样的办法,包飞扬已经争取到不少常委的支持,如果他真的能够兑现承诺,可以说他将迅速打开在望海的局面。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杜金平心中隐隐有些担忧,生怕包飞扬没有能力完成他的承诺,那后果将会十分严重。
  “嗯,也好,那就让他们明天再来,另外杜主任你帮我安排一下,咱们尽快去这些企业进行情况调研。”包飞扬低头看了看时间,他准备快刀斩乱麻,抓住这个机会,尽快找到打开工作局面的突破口。
  在他看来,真正的打开局面并不是说建立权威,而是做出工作成绩,所以他准备尽快去企业进行调研,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RS
  “好的,我尽快安排。”杜金平点了点头,却没有马上离开,他看了看包飞扬的脸色,沉吟了一下说道:“包县长,您刚来望海,不知道晚上有没有地方吃饭?要不就去我家吃顿便饭?”
  包飞扬抬头看了杜金平一眼,他能够感觉到杜金平的刻意示好,杜金平作为县政府办副主任,如果能够得到他的支持,无疑会带来很大的方便。
  包飞扬略一沉吟,很快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叨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