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64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话题谈完,大部分人认为今天的会议就要结束了,可是王封蕴话题一转,却滑倒了新屏市的工作上面,说到了新屏市的工作不能停顿,同时王封蕴还说:“对于新屏市的问题我看不能按常规的方式来处理,特别是新屏市的市长华子建同志,我认为鉴于目前新屏市的工作情况,提议恢复华子建同志的市长工作,今天就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这个提议却迎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很多人没有想到王封蕴说出了这个事情,连秋紫云都有点意外的,因为上次她和华子建也谈到了这个问题,华子建也说时机不是很成熟,贸然的给她恢复工作恐怕会带来不利的状况出现,但现在王封蕴却主动的提了出来,秋紫云就有点犹豫。
  也不是他一个人有犹豫,其他不管是隶属于谁的常委,他们都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但李云中却没有给大家太多的考虑时间,他说:“我也同意封蕴同志的这个建议,不管怎么说,萧博瀚的事情到今天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就让一个市长整天无所事事,我支持这个提议。”
  本来季副书记还在担心,会不会这次王封蕴到北京听到了什么关于萧博瀚的情况,现在见李云中如此说,季副书记就明白了,王封蕴还是没有听到什么,那么他应该是忍不住了,活着不是他忍不住,是华子建忍不住了,据说前段时间华子建到过一次省城,特意的见了王封蕴一面,现在看来,华子建是来抱怨的,是来请求恢复工作的。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当然要反对了。
  季副书记在李云中的话一说完,就接上了发言,说:“书记,省长啊,我理解你们两人的好意,你们也吃出于对同志的关心,但是我人为,在萧博瀚的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华子建同志的工作还是以维持目前状态为好,不管怎么说,华子建同志还是有些问题的。”
  王封蕴刚要说话,李云中就反驳了一句:“那要是萧博瀚三两年都没有搞清楚,新屏市就这样三两年没市长?这说不过去吧?”
  “怎么会没有市长?还有很多的副职都在,冀良青同志也可以代管,也或者我们现在可以委派一个市长下去。”季副书记并不太在乎李云中,所以说话的口气一点都不软。
  李云中正要说话,王封蕴却摆摆手说:“嗯,季书记的话也有道理,但我想啊,不管用何种方式来处理,都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华子建到底有什么问题,如果这个事情没有说清楚,我们这样做就不妥,总不能莫名其妙的就把一个市长免掉吧。”
  由于李云中的发言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所以几个跟他走的近一点的常委就也表明了赞同王书记和李省长的态度,秋紫云看着这个局面,虽然她也记得华子建前些天给她说过的话,但现在自己总不能和王书记,李省长唱反调吧,人家都是为了华子建,自己在怎么说也只能赞同了。
  所以秋紫云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目前恢复华子建同志的工作是恰当的,既然我们暂时拿不出他违法乱纪的证据,那就只能先恢复工作,如果有一天查明了他确实有问题,我们还是可以按组织的程序免去他的职务,现在这样做只是个临时性的处理,不能长久如此。”
  从整个常委的分布情况来看,王书记和李云中肯定是具有绝对的实力,而谢部长作为季副书记的中坚力量,但在华子建的这个问题上,他却显得很摇摆,他也很为难,一面是季副书记这个多年的老搭档,一面是乐世祥这个女婿华子建,所以他只好沉默了。
  在如此次实力明显差异下,季副书记也很快做出了撤退,他最后笑着说:“好吧,好吧,我少数服从多数,但我还是要声明一下,我保留自己的意见。”
  其实作为季副书记来言,他的反对本来也是无力的,他也需要一次这样无力的反对以彰显他的观点,但仅仅如此,他并没有真的想要阻止这个决议,为什么要阻止呢?现在王封蕴和李云中正在往自己最希望发展的方向在移动,那自己当然是愿意的。
  不过这事情能不能成,季副书记还需要做最后的一个考证,那就是开完会之后,一定要和黄副部长联系一下,从他哪里打听打听萧博瀚的事情,要是萧博瀚确定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自己所有的想法也只能就此打住,这是一个前提,也是一个关键点。
  所以在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基本上确定了恢复华子建的市长职务的决定,王封蕴就对纪检委的书记说:“明天请通知新屏市,让华子建尽快到岗展开工作。”
  纪检委的书记连连点头,当初华子建的工作是常委会决定暂停的,但却是以纪检委的名誉发出的决定,自己解铃还需系铃人,恢复工作也就由他们来执行了。
  下午6点多才结束会议,王封蕴匆匆到楼下机关食堂要了一碗热汤面,面还没有下好,王封蕴就低头走进了机关食堂的小餐厅,却发现秋紫云也在小餐厅坐着,准备吃饭,王封蕴很奇怪的说:“你也不回家了,怎么在这吃饭。”
  秋紫云一面站起来客气的招呼,一面说:“我晚上还有一个事情要处理,所以就凑合着在这先吃点,书记也不回家?”
  王封蕴摇摇头说:“我和你一样啊,孤家寡人一个,回去也是冰锅冷灶的。”
  秋紫云就说:“那书记怎么不把嫂子接过来一起住?”
  王封蕴一愣,神情黯然了下来,缓缓的说:“她走了几年了。”
  秋紫云也一下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她呆呆的愣了一会,才说:“不好意思啊书记,我不知道这事。”

  王封蕴苦笑了一下说:“这没什么的,我也习惯了,不过你要给我保密啊,当初她走的时候,北江省谁我都没有告诉,你是第一个知道情况的。”
  秋紫云有点震惊,原来王书记的爱人是在他北江省书记的任上去世的,他都没有惊动一个人,连办公厅都不知道,这需要何等的坚强啊。
  “不过现在也习惯了,真的,当时我都觉得我会缓不过来的,但人啊,有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发生的时候想的太多,真正到了那一刻,挺一挺,也就挺过来了。”
  秋紫云也是有很深的体会的,

  丈夫刚走的时候,秋紫云陷入无尽的悲伤,无法自拔,悲伤把她掩埋,她知道这样是不行的,生活还得继续,为了孩子,为了自己,为了工作,她都应该尽快坚强起来,可实际情况是,秋紫云每天都无法停止对他的想念。生活里的点点滴滴都会触动她对他的回忆,她越想压抑自己的念头,越是感到痛苦。
  那段时间里,秋紫云失去了对生活的所有兴致,不想说话、无心工作、常常有想哭的冲动,总是走神。
  虽然现在王书记说的轻描淡写的,但实际上,他一定饱受了巨大的伤痛,这种感觉是外人无法体会,也不可能想象的,秋紫云歉疚似看看王书记,说:“我理解,我也有个这样的经历。”
  王封蕴看着眼圈红红的秋紫云,似乎是在琢磨她脸部神情的每一点细微变化,好一会才说:“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算了,不说这些了。”
  这时候秋紫云的面已经来了,但秋紫云说什么也不吃,一定要王封蕴先吃,王封蕴深深的看了秋紫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很快的把一碗面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他没有离开,又等着自己的面来了,看着秋紫云优雅的吃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