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758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紧接着,张文定又说了一些关于到了一定境界之后,行事要直指本心,武道修行会在无意中起愿,然后要依愿而行才能够避免走火入魔的话,但却没有提到武云的起愿就是去支教。
  有些话,不能够直接说,一说就会有反作用。
  不过,他还说了一种情况,那就是起愿是五花八门的,并非都跟练武有关,他又特别说了一个现象,说是最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练武的人到了武云现在这个境界,许多人起愿都是跟文化方面有关。
  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驰,许多人从小习武,到了这个境界之后,从别的方面都突破不了,只能从文化这方面入手,有人用一段时间读书,有人用一段时间练毛笔字等等。

  曾丽听到这里,不停地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张文定心想,他现在给人做思想工作也是很有一手了,看来最近还是有长进啊。
  武云很少插嘴,一脸的平静,既没有表现得不在乎,也没有表现得很生气。
  她这个表情,一方面是安曾丽的心,另一方面,也是让曾丽看不透她心里的想法。
  不过,等到张文定说完之后,她却又突然间直奔主题了:“妈,我还是想去支教。”
  曾丽摇摇头道:“你怎么老想着去去教呢?你想教书,我可以给你找个学校……”
  武云摇了摇头,又皱着眉头道:“不是单纯地想教书,而是就想去支教,最近这个感觉越来越强烈,都快要控制不住了。想打人……”

  曾丽脸色微变,问道:“你想去支教,这个,不会就是你的起愿吧?”
  张文定心想武云还是操之过急了,刚才才说到这个问题,马上就提到去支教,这目的性也太明显了一点。唉,云丫头啊云丫头,你这么一弄,搞得我里外不是人,你妈还以为我和你一起商量好了骗她呢。
  这种时候,张文定说任何话,都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猜忌,他也就懒得说了,只能干坐着。
  令张文定没有想到的是,武云的回答却很有技巧。

  她摇摇头,一脸苦闷道:“不知道。起愿的时候,只有恍惚的感觉,并不能真正确定是起的什么愿。只有到合愿之后,回过头来看,才知道当初起的是什么愿,又是怎么合的愿。”
  张文定刚才只讲了突破境界的时候会起愿,却没有讲起愿的时候自己是知道的。
  看来,武云也是刚才听的时候突然来了个灵感,然后才说这个话的。不过,这个话一说出来,那可信度就更高了,她都不用强调支教是她的起愿,相信曾丽要不了几天,就会自我催眠去边远山区支教就是武云的起愿了。
  他刚才跟曾丽所说的情况,基本上都是真的。
  因为他觉得,曾丽不可能只相信他的话,肯定还会通过一些别的渠道,找一些武道高手去证实,只有她找人一证实,才会相信他的话。
  所以,他根本就没必要骗她。
  “唉……”曾丽长长地叹了口气,眉头紧锁。这个女儿,她真是伤透了脑筋了。

  “要不这样。”张文定目光在曾丽和武云脸上扫了一次,沉吟道,“武玲现在有了身孕,呆在南鹏又不肯过来,我怕她事业心太重,一心扑在工作上影响休息。她身边的人恐怕是劝不了她的,云丫头帮我跑一趟,先在南鹏呆一段时间,控制好武玲的休息时间。你也可以趁这段时间好好静一静,说不定就有了突破的机缘呢?”
  武云点点头道:“我是没问题。”
  曾丽想了想,道:“我看行。这段日子天天呆在家里,恐怕她也是闷坏了,到南鹏换个环境试试。云丫头我跟你讲,一定要照顾好你小姑,她是高龄孕妇,你一定要强制她休息,还有,不管去哪儿,你都给我寸步不离地跟着,要打起十二分的小心。特别是上下楼梯和逛街,千万要注意。”
  曾丽一直都觉得,武云想去支教,那是在家里憋闷了才有的想法,现在放她到南鹏去,应该就能够打消她的想法了。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去南鹏,不担心她会乱跑,因为她是带着任务去的,要照顾、保护好她的小姑!
  曾丽对武云许多方面都头疼,唯独女儿那强烈的责任心这一点,她是很欣慰的!
  只要不是去支教,只是到南鹏去照顾武玲,张文定相信,曾丽答应了,武贤齐基本上不会有不同意见了。
  他看了武云一眼,不由得暗自感慨,这种在大家族里长大的人,哪里会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单纯?论起玩心计来,还真没有多少难度。
  这个事情解决了也好,张文定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要不然她总时不时地提一次要他帮忙说服她父母的话,那也是蛮恼火的。
  武贤齐回来得不算晚,九点半不到就进了门,也没做停留,直接把张文定叫到了书房。
  “今后的工作,有什么规划?”武贤齐问的第一句话,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张文定真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稍稍迟疑了一下,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明年还是想下区县。”
  武贤齐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道:“哦?说说。”
  张文定想了想,道:“在安青的时候,我太急躁、太莽撞了,还有许多工作,刚刚才有点头绪,很遗憾。在安青的那段时间,我感触很多,这段时间好好想了想,有太多东西还需要学习。好多东西,不在区县,就没有那么直观的感触,我还想在区县好好干几年。”
  武贤齐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道:“唔,想进丨党丨委还是政府?”

  张文定不清楚武贤齐是认可了他的话呢,还是只是用这个问题来试一试他。他没有多想,很快很肯定地回答道:“我想进丨党丨委。”
  这个回答,倒是真有点出乎武贤齐的预料。
  在他想来,张文定对于干实际工作还是有些经验的,党务方面,做得再好,也不容易出成绩,这小子应该不太愿意去的才对啊。
  武贤齐没有再谈跟工作有关的话题,而是关心了一下他的生活,问了几句等到武玲生产前后他有没有什么准备之类的话,然后,这谈话就结束了。

  张文定带着武云一起参加了党校同学的聚会,还把武云的身份对赵世豪以及另两个同学说明了一下,却并没有说他和武云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一下,赵世豪看张文定的目光就不一样了,不多时,几乎所有的同学都知道省长千金到来了,张文定便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武云也知道张文定打的什么主意,很配合地跟着他,还表现出一副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非常给他面子。
  聚会还没结束的时候,张文定就把武云送了回去,一路上对武云感谢了好几遍,武云直说他越来越势利了,想当初在随江的时候,帮他拉投资也没见他那么感谢的。
  对她这个话,张文定直接就无视了。
  时光如流水,不知不觉间,白漳已经下了第一场雪。
  武玲还是呆在南鹏,虽说南鹏没有暖气,但也不太冷,习惯了那边的温度与湿度,对于京城那糟糕的空气,确实是相当不爽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