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6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话一出,刚才没回过味来的人,一下都回过味来了。一个个看看梁健,再看看脸上终于挂不住笑的大金牙,有憋笑的,有皱眉的,还有脸色难看像死了亲人的。这“死了亲人”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吐在市政府门口,后来被救护车拉去医院的魏爱国。出了那次事后,他心里不是没忐忑过,只不过梁健和娄江源都没找他说话,他也就松了心思。这次调研,他也在随行名单,这心里更是松了松。可他哪里想到,这梁健在这等着他呢。他这心里原本的那一点点羞愧也被周围人意味深长的目光给看成了愤怒。好你个梁健,既然你不仁,那以后就别怪他魏爱国也不给你面子!

  他魏爱国好歹也是个副市长,走到外面,虽说不是个个捧着他,但好歹也是会给他几分薄面的。这梁健倒好,当着这么多同事,还有好些娄山煤矿的人,其中不少人身份地位都不如他,直接就将他魏爱国的面子给一撸撸到了底。偏这魏爱国还是个极好面子的面子的人,否则那天也不会喝成那样。这一来,魏爱国可是将这梁健可恨到了骨头里。
  魏爱国的心思,梁健不在乎,也不想在乎。他今天就是要下点猛药,不然这些个表面看着都挺服帖心底里却各自装满了小九九的家伙还真当他梁健年轻好糊弄来着。梁健甚至都没回头去看魏爱国一眼,只是见陈杰憋着笑,却不动手打电话,便淡淡催了一句:“怎么还不打电话?发什么楞!”
  这下,陈杰也愣住了:梁书记难道真要这样做?
  梁健当然不是真要这么做,要不然不用多久,他这“辉煌”事迹估计就要被传遍西陵了。到时候,少不得要被省里训上一顿荒唐。
  梁健只是等着大金牙说话呢。果然,这大金牙也没让梁健说话,呵呵讪笑了一声说:“原来梁书记是在怪我上次让魏副市长喝醉酒呢!那次确实是胡某没掌握好分寸,一高兴就让魏副市长喝多了。在这里,我跟梁书记赔个不是,也跟魏副市长赔个不是。”
  见好就收,这是一个人为人处世想要成功必须懂得的道理,哪怕他再成功。梁健自然也明白这一点,目的已经达到,再多梁健也不奢求。这一口吃不成胖子,来日方长,梁健他不急。当即呵呵一笑,说:“胡董事长这么一说,倒显得我不够大气了。既然这事都说开了,那就算过了。走,去吃饭。”
  “那这酒?”大金牙问。对于大金牙来说,梁健这号人,可从来没放在心里过。梁健的名字他听过不少回,但见面却是头一回。之前梁健来上任的时候,那事情他不是不知道,甚至这其中还有他得功劳。之后,梁健毫无动静,直到前几天弄出个什么乱七八糟得方案,说穿了就是要钱。不过,他胡某人的钱,可是那么好拿的?省里面的那些人,还得看着他愿意给钱,他梁健算是哪根葱。可今天一见面,刚下车就给他上了个眼药,现在又给了他这么大一难堪,也不知是真狂妄还是假手段。一下子,大金牙也摸不清梁健的套路,他是个谨慎的人,哪怕梁健现在依然不在他眼里,但面上还是摆足了姿态。

  只是,梁健也没敢想,就这么一来,这赫赫有名的煤矿大老板就能对自己俯首帖耳了。听得他问,梁健笑答:“我身体不好,不能喝酒。”说完,转头去问后面随行的人:“你们有谁会喝酒,陪胡董喝点?”
  这些人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不自在。
  梁健见状,又看了一眼低着头的魏爱国,才回过头对大金牙说:“既然都没有酒量好的,那今天这酒就不喝了吧,免得耽误了下午的事。”
  “好。那就下回再喝。”大金牙笑道,笑容之热切,仿佛刚才的不快根本没发生过。
  梁健看在眼里,心里对这大金牙又多了一分警惕。果然不是易与之人啊!
  有过之前的那一幕,餐桌上,就显得规矩了许多。一众人,也都没了心情说笑,匆匆吃完后,梁健也不打算休息,准备直接赶去下一个点。

  大金牙带着人送到门口,梁健看了一眼外面那条黑乎乎的路,笑问大金牙:“胡董之前这里说的话算数不算数?”
  大金牙自然清楚梁健指的什么,呵呵一笑,说:“梁书记放心,我胡某人说话做事最是讲诚信,说出去的话从来不耍赖。何况,这路也是给我自己修的嘛!”
  “胡董能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就等着开工的好消息了。”梁健笑道。
  “好!”大金牙笑得璀璨,那颗大金牙又开始闪光。
  一天跑三个煤矿,光是路上时间就要不少,等行程结束,已经天黑。梁健让所有人自行散去后,和娄江源,陈杰三人回到了市政府。
  办公室内,刚坐定,就听得娄江源叹了一声,说:“今天娄山煤矿那里,是不是有些不妥?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今天这脸打得有点重!虽然痛快,但也是后患很多,魏爱国同志心里恐怕是意见不少。”
  梁健一边接过陈杰泡的茶,一边回答:“他魏爱国和那个大金牙往我脸上打的时候可也没留手!”
  “大金牙?”娄江源愣了一下后,立即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看向陈杰,问:“这是你想出来的绰号吧!”
  陈杰嘿嘿一笑,算作是默认了。梁健笑着替他说了句话:“这绰号挺符合实际,好记!”
  见梁健替他说话,陈杰更加开心。娄江源无奈的笑了一会后,又将话题转了回去:“魏爱国那边,要不我找他谈谈?”
  梁健看他,问:“谈什么?”
  谈什么?自然是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最好是能抹平魏爱国心里那点对梁健对他们这个政府得不满。可是,娄江源听出来梁健这句话的意思,似乎并不希望自己去找魏爱国谈。娄江源没说话,看着梁健等后续。
  梁健笑了一下,说:“魏爱国心里有疙瘩就有吧,我倒是觉得他心里有疙瘩挺好的,起码他以后做事会过过脑子。”
  娄江源沉默,这次魏爱国的事情确实做得难看,尤其是在市政府门口吐了,这可是上班时间,像什么样子。太和政府在百姓口中已是风评不好,这样一来,怕是又多了一桩可以被嘲讽怒骂的事情了。

  “哎!”娄江源叹了一声,这件事归根究底还是在魏爱国自己身上,或者往更深一点说,是在太和这个大环境的根源上。
  娄江源这一叹,房间里情绪顿时沉重了一些,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梁健正准备开口打破沉默,却被一个声音抢了先。是他的手机。梁健拿出来一看,是沈连清的电话,他心里一动,看来是要来了。
  接起来,果然沈连清说,机票已经买好,大概明天下午到。具体信息已经发到梁健手机上。梁健挂了电话后,立即就将短信转发给了陈杰,然后吩咐:“明天你和小五一起去接一下他,然后安顿一下。暂时就安排在太和宾馆吧。等过段时间,要么在外面租个房子。租金的话,就从我的工资里扣。”
  陈杰一听这话,忙说:“租什么房子,就让他住太和宾馆好了,也方便照应。”
  日期:2016-02-2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