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1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14 21:46:00
  ———————更新线———————
  牛升涂道:“说的有道理,对于这事儿,咱们不得不防。”
  我听得无名火起,暗暗啐了一口,心中骂道:“小人之心!我爹从来就没有提过这事儿!”
  那牛怀德道:“父亲,那咱们怎么处理他们兄弟俩?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佘所长,就说他们夜闯民宅,给抓走了事。”
  “先不忙。”牛升涂道:“麻衣陈家家大业大,也不是好惹的,而且,不知道他们兄弟两人来这里是不是陈汉生的主意,有没有什么后招,所以咱们不能轻举妄动。这天马上要亮了,且看明天,他们怎么表现。要是他们真来找事,也不能给他们只安个夜闯民宅的罪过,张罗就得张罗个大的,一次置他们于死地!让陈汉生也没话说。”
  “嗯!”牛怀德笑道:“还是父亲老成持重。”

  我听得浑身脊背发寒,这父子二人,论本事,即便是西医之术精湛,但是我要收拾他们,也易如反掌,可是若论心地,两面三刀,口蜜腹剑,委实令人生畏。
  只听牛升涂道:“去睡一会儿吧。我也眯一会儿。”
  牛怀德道:“父亲辛苦了。对了,姓石的那一家,应该是没得治了,还留吗?”
  牛升涂道:“怎么不留?虽然是不治之症,但是我看了,还能活三个月,咱们这里再留他一个半月,然后打发走人。咱们赚钱,让人死在别处去。”
  日期:2016-12-14 21:47:00

  牛怀德道:“是。嘶……我这手上怎么有点痒呢?”
  牛升涂道:“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手上有点痒,脸上也有点痒。可能是出皮疹了,最近咱们这边湿气有点大,去那些药膏来抹抹吧。”
  牛怀德道:“好,我去拿……”
  耳听得两人要走出来,我连忙闪身回去。
  如此一来,我就更加睡不着了。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世上怎么还有这种恶心的人,连快要死的人的钱,也要想方设法抠到最后。

  想的多了,连床都觉得污秽不堪,我索性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大亮,老二终于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看着我道:“哥,你走来走去干啥?还走那么重,‘踏踏’的响,害得我做噩梦。”
  我气愤愤的不说话。
  老二道:“你咋还气鼓鼓的跟个癞肚蛤蟆似的?”
  我把夜里偷听到牛氏父子的话给老二又说了一遍,老二又惊又呆,愣了片刻,怒发冲冠,光着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叉腰骂道:“老东西,怪不得老子发烧说胡话非要来找他呢,原来这糟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就下老鼠药想害死老子!哥,走,弄死这俩鳖孙!”
  日期:2016-12-14 21:51:00
  我道:“你先穿上衣服。”
  老二一怔,道:“都气糊涂了。”
  眼看着老二穿衣服,我道:“你身体怎么样?头还晕不晕?”
  老二道:“我现在一点事情也没有了啊,好了!”
  我道:“那你对小时候的事儿还有印象没有?”
  老二道:“那时候在地上爬着玩,说明我才一岁左右吧,哪儿还有印象。”
  我道:“这倒是奇怪了,为什么你摸了药罐子,发了烧,稀里糊涂的居然就把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给说出来了?”

  老二道:“谁知道。我还想知道当年我为啥没有吃那老鼠药呢。”
  我道:“估计是吃了,不过可能是假药,所以人没死,长残了。”
  老二笑骂道:“屁话,你跟着我就不说学好!”
  此时,外面脚步声临近,听得出是刘胜的,我便对老二说道:“先不忙发作,咱们看看那对父子能搞什么鬼。”

  老二道:“中!”
  敲门声起,我打开来,见刘胜站门口,笑道;“你们起来了啊,牛医生让我喊你们俩吃饭呢。”
  我道:“就去。”
  日期:2016-12-14 22:02:00

  去吃饭的时候,牛升涂和牛怀德都在,我看见他们两人脸上都起着一片斑斑点点的细小的暗红色小颗粒,手背上也是,想起来昨天夜里他们说是起了皮疹,看来是抹了药,还没好。
  我不禁有些好笑。
  老二已经开口问道:“哎哟,两位医生,这脸上是咋了?一晚上没见,变得跟蛤蟆皮似的?”
  牛升涂和牛怀德都尴尬的一笑。
  牛升涂道:“你还发烧吗?”

  老二道:“全好了!”
  牛升涂道:“那就好。我跟汉生是多年的朋友了,所以我看你们就像是看我儿子一样。在我这里,那是千万不能出事的。”
  “是啊。”牛怀德道:“我父亲昨晚一夜都没睡好呢,怕弘德弟弟又发烧。还特意嘱咐我,不要睡死了,要时刻照顾好你们。”
  我听得心中一阵恶寒,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牛伯父,有句话我还是想问问您,您当年有没有要下药毒死人?”
  牛升涂一怔,继而笑道:“这孩子,这话说的,我是做医生的,是救人的,下药毒死人干什么?”
  老二也忍不住了,道:“姓牛的,你别装了!有种发个毒誓,说自己没做过亏心事,没害过人,那我就信你。”
  日期:2016-12-14 22:05:00
  牛升涂变了脸色,看看我,又看看老二,冷笑道:“好啊,原来你们两兄弟是来找事的啊。亏我还好心留你们!”
  “少废话!”老二道:“就问你敢不敢发毒誓!?”

  “发毒誓?”牛升涂笑道:“那有什么难的,我这辈子发的毒誓多了去了。只是啊,从来没有应验过,可见都是些牙疼咒,磨磨嘴皮子而已。”
  老二道:“你不敢发毒誓,我替你发!你要是做了亏心事,害过人,叫你生病自己给自己治死!”
  “哈哈哈……”牛升涂笑道:“真是滑稽!”
  牛怀德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道:“牛医生,你究竟做没做亏心事,你自己心里最清楚。男子汉大丈夫,难道连一句实话也不敢说?”

  牛升涂还没有搭话,牛怀德便冷冷道:“陈弘道,你说话客气些!我父亲行医五十年,这一辈子不知道救活了多少人命,光‘妙手回春’、‘神医再世’的锦旗都堆了一屋子,你敢说他老人家做亏心事?我看是你弟弟自己做了亏心事,撞了鬼,所以才会发烧说胡话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